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登唐入仕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才子路线
    可是,到底该如何快速提升自己的名气呢?

    房青云暂时还没有头绪。

    “公子为何不学学那些大儒呢?”

    石榴姐姐歪着头看着房青云,“在长安的这些日子里,我可是听说了当今皇上对待那些名师大儒很敬重呢。若公子也成了大儒,名声在外,那些坏蛋肯定会收手的。”  ”

    “你以为大儒是大白菜啊!那些大儒,哪个不是学问深厚,有大智慧的人物?”

    房青云白了一眼石榴姐姐,这丫头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大儒那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称呼?

    “那才子怎么样?”石榴姐姐见一计不成,又生了一计,“那些才子们,就算是在大儒面前,也能说得上话呢!”

    说到这里,石榴姐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兴奋了起来,“公子记不记得魏县令的千金,魏静姝小姐,她就是临淄县有名的才女,之前丽春院生意还很红火时,那些才子们在那聚会的时候,还总是提到她呢!公子若是有了她那样的名气,也能震慑宵小啊!”

    房青云眼睛一亮,没错就是这个道理,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走进人们的视线中,若是能够吸引那些权贵人们的兴趣,那就更好了,这样,就能够达到目的了,想必到了那个时候,牛锋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分了。

    “唉,可是这太难了!”石榴姐姐怜悯的看了一眼房青云,然后摇头叹息,“想做到魏小姐那样的程度,真的不可能啊,她那个才女,可是名副其实的呢。”

    “你这是看不起谁呢!”

    房青云不愿意了,原本他还很是石榴姐姐又是摇头又是叹息的,还左一句太难了,右一句不可能,难道在她心里,她家公子不是十项全能,干啥啥行吗?

    怎么才几天时间,就改变了对本公子的看法了?那个用着崇拜星星眼看着自己的姑娘哪儿去了?房青云表示很受伤。

    “难道本公子没有才华?你怕是忘了如今备受追捧的牡丹亭吧!”

    “可是公子,你之前不是说,那些都是一位白胡子的老爷爷告诉你的吗?”

    房青云有些傻眼,之前为了低调,于是,一位在风雨交加的晚上,晕倒在他家门口的白胡子老爷爷应运而生,自己好心救了他,然后,他为了感激,将自己多年感悟写下来的文字交给了他。可是现在,房青云发现,这完全就是在砸自己的脚啊。

    当时,只是为了不引人怀疑,毕竟,他到底有多少水准,别人不清楚,自家爹娘难道还不知道吗?以前那么平庸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像开了窍一般文采斐然,这太让人怀疑了。

    “唉,傻丫头,那白胡子老爷爷既然那么有才华,那么,受到他指点的本少爷,难道就不能学习一些皮毛吗?不过,就算是皮毛,本少爷的才华也足够了!”

    “真的吗?”

    石榴姐姐表示怀疑。

    “当然!”

    在房青云的再三肯定之下,石榴姐姐勉强相信了他,毕竟,在她的印象中,公子虽然有的时候很不靠谱,但是,却是一个很有本事的男人!

    房青云松了口气,总算是将这个慌言给圆了回来。

    确定了,以后,他就要走才子路线了!

    房府,房遗爱风风火火的冲进屋内,就见到卢氏正坐在上首位置,而大哥嫂嫂,则坐在一旁。

    “娘,您找孩儿何事啊!”

    卢氏站了起来,拿起手帕擦拭房遗爱额头上的汗水,嗔怪的说道,“你这孩子,还是这么跳脱,啥时候能学学你哥哥的沉稳劲儿。”

    “嘿嘿,娘,孩儿还小呢!”

    房遗爱享受着卢氏的服务,脸上露出贼笑,“学**哥有什么好,孩儿可不想变成个无趣的呆瓜。”

    一旁无辜躺枪的房遗直满脸黑线。杜氏更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他这个小叔子,是脑子不好使还是对他哥有什么意见?

    “都十三岁了还小?”

    卢氏一把拍在房遗爱的额头,“哪有说自己哥哥是个呆瓜的!”

    “哎哟!”

    房遗爱夸张的叫着,仿佛卢氏那一下子让他受了重伤一般。

    看着他那浮夸的演技,卢氏很是无语,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

    还好她记得自己让他回来是为了什么,赶紧说道,“你今年都已经十三了,马上都可以成亲的年纪了!”

    成亲?

    听到这个词,房遗爱一阵激动!

    每天坚持练武,让他的身体棒棒哒,孔武有力,早就已经发育成熟了,每天早上,旗杆都能高高挂起,火气旺盛啊!然而,环顾整个房府,所有的奴婢侍女,都是不堪入目之人,房遗爱知道,这是老妈为了防止老爹兔子吃了窝边草所采取的政策,只是这样一来,也苦了他啊!

    可怜他房遗爱,纵然气血旺盛到翻滚,也只能强自憋着,他脸上不时出现的痘痘,就是明证啊!都要憋出了毛病了!

    虽然他可以去青楼这样的地方,但是,那终究是在外面,而他,则每天晚上都必须要回家,这是来自爹娘如山的命令,让他不敢违抗,这也导致了在家里的时候,房遗爱的满腔热情,完全没有途径发泄出去!

    现在,娘亲竟然对他提到了成亲!

    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从此,在家里的时候,他就不用劳烦自己的双手了么?

    房遗爱看了看自己双手上厚厚的茧子,一时之间,很是感慨。这种生活,终于要结束了么?

    “娘!”

    房遗爱软糯的声音撒娇的喊着,这声音,不仅是卢氏,就连一旁的房遗直和杜氏,都有一种吃了屎的感觉,想吐。

    “好好说话!”

    卢氏打了个寒战,这小子,莫不是生了病,还病的不轻?

    房遗爱的忧伤逆流成河,男人撒个娇怎么了?哼,再说,他还是个孩子呢。

    “娘,孩儿要跟谁家姑娘成亲啊?我认识她么?她长得好看么?”

    看着房遗爱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嘴中还不断提出问题,卢氏不禁感叹的说道,“遗爱真是长大了!”

    “娘可不知道是哪个姑娘,你这婚事啊,皇上会亲自做主的,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房遗爱呆滞的点点头。

    他当然知道!

    因为,杜荷那厮,就是皇上做主的,过几年,就会跟城阳公主成亲!

    这么说,他也要娶回一个公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