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登唐入仕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牡丹亭
    “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看着房玄龄快要消失的背影,卢氏大声的问道,只是心累的房玄龄却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卢氏很生气,不过在自家儿子儿媳面前,她还是想要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现在,人人都说她卢氏是个妒妇,名声已经很不好听了,她可不想再被人闲话,说她还是个河东狮。

    唉,所以说,做女人难啊!

    卢氏摇摇头,为他们父子,她是操了多少心啊。怎么就不知道感激呢?

    “娘,既然皇上在关注二弟的婚事,是不是说,二弟将来也要娶个公主回来?”

    房遗直喝完碗中的粥,看着卢氏依然再思考父亲之前留下的话,不由的点醒道。

    “应该没错,就是这样!”

    卢氏眼中精光闪烁,“咱们房家,可不比长孙家,程家杜家唐家差,他们家能尚个公主回家,咱们房家为何不能,再说老爷一直简在帝心,可不是他们能比的。”

    想到这里,卢氏就一阵振奋,其实,身为千年世家范阳卢氏的嫡枝小姐,原本是看不上皇族的公主的,毕竟,百年王朝,千年世家,积累千年的世家,其底蕴之深厚,就算是掌控天下的皇室,都是难以比拟的,王朝太容易覆灭了,但是世家,却总是能够屹立不倒。

    然而,即使是出身尊贵的卢氏,也终究为了自己的儿子以后能够生活的更好而向皇室低了头,是的,之子莫若母,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子,她很清楚,用不学无术来形容他,都算是极为客气的,卢氏不得不为了他以后的生活筹谋,若是遗爱能娶了皇家的公主,那么至少这一生,他都会享尽荣华富贵,这样,对于卢氏来说,已经很满意了。

    “不过,到底会是哪个公主呢?”

    卢氏没有半点头绪,只能期望那个公主能够像长乐公主和豫章公主一样,温良谦让,这样,他们房家,以后才不会鸡飞狗跳、

    “娘,现在是不是要将二弟找回来,刚刚爹爹的话是不是说,皇上正在考察二弟呢?”

    杜氏踌躇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若是能趁着这个机会将她那个小叔子好好的管教好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就他那个性子,杜氏真担心他哪天在外面给房家招来大祸,现在公爹在世有着皇上的眷顾一切都还好说,但是,若是公爹不再了呢?

    所以,即使将来可能有了个公主妯娌处处压着她,杜氏也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总要未雨绸缪才是。

    “嗯,没错!”

    卢氏点头,难得赞赏的看了杜氏一眼,看来,她这个儿媳,还真的会为房家着想呢,以前,还真是错怪了她。

    “旺财,去将你们二少爷赶快找回来。”

    卢氏一声吩咐,就派人出去寻找了。

    旺财领命之后,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朝着平康坊那处走去。

    对于自家二少爷,旺财很了解,所谓的应酬,就是在平康坊里寻欢作乐罢了。

    只是,当旺财跑到平康坊最大最火的春满楼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自家少爷的身影,难道自己猜错了?少爷如今改了性?旺财有些郁闷,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啊,以往老爷夫人让他寻找少爷的时候,他一准儿就能在这里将少爷找回去,如今这是怎么了?

    不过,细心的旺财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异常,就是这一直以来人满为患的春满楼,此时已经入夜,正是男人们出来把酒言欢的时间段,竟然有些空旷!

    人,都到哪里去了?

    身为一个合格的仆人,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技能,旺财已经注意到了,三三两两的客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一个名字始终能在他们口中出现。

    大唐歌剧院!

    旺财不知道这个地方有什么奇异的地方,但是他知道,以少爷那爱玩闹的性子,十有八九会去凑这个热闹。

    大唐歌剧院,如今,已经取代了春满楼,成为整个平康坊最吸引人气的地方。每一天,来这里观看节目放松心情陶冶情操的人,不计其数,房青云,也终于实现了自己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的伟大理想。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牡丹亭的开场,让人惊艳,这种全新的表演形式,直接让人疯狂了。

    每个晚上都要来一段,就像是播放连续剧一般,杜丽娘与柳梦梅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让底下的观众们更是牵肠挂肚,每天一到时间,一准儿来这里刷新剧情。

    房青云很骄傲,他终于在千年之前的唐朝,也让这个时代的人体会到了一把追剧的酸甜苦辣,每当底下的人大声吼着再来一场的时候,房青云都果断拒绝,哼,更新的频率一百年都不会动摇!

    “没想到这厮还有这样的才华。”

    二楼雅间,杜荷手中把玩着酒杯,看着舞台上正在表演的节目,那种新鲜的唱词,让人耳目一亮,真不知道他一个小小的乡巴佬,到底是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的。

    “哼,才华有个鸟用!”

    房遗爱猛喝了一口酒,说道,“某一只拳头就能将他给锤死!”说完,看着楼下咿咿呀呀的唱词表演,伸手指着她们,猥琐的笑着说道,“比起听她们叽叽喳喳的不知唱的什么东西,本少爷更喜欢剥了她们的衣服,让她们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唱给我听!嘿嘿嘿!”

    杜荷和牛锋对视一眼,不由的摇摇头,不知道房相那样儒雅如竹君子的人,是怎么能生出这样粗鄙的儿子的,京城官场上曾经传言,这家伙不是老房家的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今日,他们三人来到这里,当然不是为了给房青云捧场,给他创造营收,实则是探听到了这里的东家就是这个该死的家伙,所以,三人决定来看看,这家伙到底在搞些什么鬼!

    这也算是提前做准备了,毕竟,按照牛锋说的那样,这个家伙鬼的很,他们还是谨慎一点才是,这样,才能一下子将他给锤死,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