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林间谷雨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虽然说用处很广泛,但相对于价格来说有些昂贵了,所以说大家相对的会去匹配,正好对口的,只留实在是找不到的时候,再用这一味,相对来说用途也是不怎么广泛,知道的也会少一点。

    林谷雨听到这话,心里面略微的安稳了一些,可还是防患于未然,多问了一句:“会不会产生什么冲突,比如说原本是没什么事儿的,但是和这一味一吃,反都出了问题?”

    她心里面实在是有一点担忧,在这个时候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自己多那么一份心思,相对来讲也不会有多麻烦,可是终究还是有些用处的不是。

    像这样的故事,自己看的实在是太多了一点,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是但凡有这样的事情之中,肯定会有这样的。

    就像在影视剧里面但凡争抢的东西,最后一定会消失一个道理。

    故事就这么转折过来的。

    大夫对于这样的问话,有略微的经验,不过随后又是收拾出了自己的表情说道:“您可就是放心吧,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的,有时换做其他的,也算是有这种可能,但是这一味,用价极高,用料极好,也是当代的名医黑翠一精心制作而成,他老人家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可就是放心吧。”

    他对于这样的事件,可是非常的有信心,毕竟做这个行业这么多年了,自己经历的可是不少。

    就是前两天,还遇到这么一回事儿呢,幸好自己及时出手才是知己,知足了,虽然说不清楚,为什么哪家表情,都是冷冰冰的,可是自己也真当是做了一件好事。

    林谷雨听着大夫这样的回话,自己才算是放心,赶紧请着在如何去熬药。

    这个时间还是不要耽搁的好,能尽快解决就尽快解决,多拖上那么一分钟就多一个事儿了。

    老大夫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推辞的,自己拿着两个木块儿,便是走到了熬药的地界儿,他微微的再次闻了一下,就是皱了眉头。

    味道好像有什么地方,有那么略微的一些不对。

    有一点不确定的,又来回的确认了一下,拿着其中的一块儿,自己眼神之中也有些忧虑,“这个……为什么这个反倒是差了一个点?”

    说完这句话,他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心里面大约有了一个想法,大夫急忙将那一块儿收到了袖子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并不打算趟上这么一趟的浑水。

    他将那没有问题的放在锅里熬,自己心思略有些忧愁,不过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毕竟做大夫做了这么多年,有一些事情也是能够明白的过来,虽然反应是有点慢了,但怎么也能想清楚不是。

    他并不想参与到这其中,只是摇了摇头,要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做这一个行业,有的时候就应该少言寡语。

    林谷雨自己靠在门口望着天空,在这个时候李怡然那边,向来已经乱的闹翻了天了,只不过自己却并没有太多的想法,甚至自己也并不打算过去看,只不过是靠在这边,静静的等待着。

    兰月在那边忙前忙后的,也不清楚在忙什么,只是来来回回的,走动也不少了,下十次了。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种苦涩的味道,那样药草的气味实在是有一些刺鼻,林谷雨实在是欣赏不来,这样苦苦的味道,自己转身向旁边走了两步,尽力的躲开了。

    只不过那样的味道实在是有些难闻,甚至都觉得自己皮肤都要被,味道给苦到了。

    看着兰月端着那一碗药,快速的跑了过来,转个头送到了屋子里面去,拉动作干脆利落,行云流水,根本没有一点的拖拉,甚至说就像一道风一样,从面前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林谷雨自己护着鼻子躲在了一边,等着那边传来惊喜的声音,她才是勉强的,走到了门口打了声招呼,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了,苦涩的味道蔓延的厉害,是怎么在园子里面都能闻得一清二楚,实在是有些讨厌。

    甚至闻着都觉得头脑有一点发晕,实在是难闻的不得了,只想要赶紧的离开这边,打个招呼就走,绝对不多了。

    “姐姐。”林谷花眼泪汪汪的看了过来,全然都是感激,三步两步的跑了过来,握着她的手,“多亏了你!之前我实在太过苦恼,多亏了你呀!”

    林谷雨保持着一种尴尬,而不是礼貌的微笑,默默的把手抽了回来,连着向后跑了五六步,才是对她说:“我觉得你待了这么长的时间,应该好好的清洗一下,咱们开始再聊,你的谢,我已经守在了心里,不用太客气了,快走吧。”

    她这边说的也都算是含蓄了,对方身上浓重的苦涩味道实在是刺鼻不,甚至说眼睛都被辣了,有些疼。

    怎么形容那样的呢?

    这个人冲自己走过了,眼泪一段时间流了下来,就像是瀑布一般,根本没办法控制,真的是用自己全部的方向,来抵抗这个味道。

    感觉自己以后的生活,都受到了威胁后,像是陷入到了某种无法逃脱的境地,在这种时候连呼吸,都是困难的,甚至说感觉自己脸上的皮肤,都已经受到了一种刺痛。

    感觉在外面的都是火辣辣的,也不清楚另外的两个人究竟是怎么能够忍耐的下来,甚至感觉跟个没事的人一样,实在太过于惊奇了一点。

    难道说只有自己是这个样子,我不应该也看着他们两个人微微泛红的眼圈,向来也不是什么感动,只是单纯的,被这种味道拉倒了,难道说她们两个人,就闻不着吗?

    林谷雨连忙向后的跑着,而林谷花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非要把自己的感情给表达出来,接连着向前走着,她们这边一边走一边追,只有兰月,捧着一个茶碗在那里微微的笑着。

    两个人绕着这边跑了一圈儿又一圈儿,保持着距离一直相等。

    林谷雨感觉自己的腿都有断了,却没有丝毫的停歇,听不清楚身后的人,哪来的这么多的体力,自己如同马儿一样的往前跑,根本不敢停下来,只要稍微慢了一点,便是感觉自己后脑勺都疼。

    林谷花一直在后面紧追不舍。

    她在闹,她在笑,好一个恬静优雅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