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台歌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真相的残酷
    宁静的夜晚空荡的区域,立方大厦的零星灯光与白天的忙碌喧嚣形成反差。

    五十九层总裁办公室依旧亮着灯,方韩俊坐在自己的座椅里闭着眼睛听萧易汇报公司情况。

    “方总,调查结果是这样的,总裁区内的宋芸,行政管理部门的罗艳以及财务部的张程都是由董事长签字聘用,所以他们很大可能就是直属于方董的内部人员。”

    “嗯,你觉得夏雨霏的事情叔叔知道了吗?”

    萧易想了想回答道:“我觉得上次你去见他时,他或许真的不知道,但隔了这么久恐怕瞒不住了。”

    “没关系,知道就知道吧,反正夏雨霏已经被我踢出公司,后续她的磨难也正是叔叔想看见的。”

    “我担心的是那个孩子。”萧易略带忧心喃喃说着。

    “新公司的事办得怎么样了?”方韩俊已经为自己铺好后路,立方也不是他大展拳脚的地方。

    “年初就可以投入使用,联系的一些可靠艺人也都表示愿意跟随,资金方面还是眼前最大的问题。”

    “知道了。”

    萧易转身准备离开办公室,拉开门正看见一张阴沉的脸,方天诚不知来了多久,听到多少,真是让人不安的一幕。

    “方···方副总,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表哥聊聊新公司的事。”

    方韩俊无奈长叹一声,说道:“萧易你回去吧,我和他谈。”

    萧易很自责,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方天诚在门外,但是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是无用,接下来就靠韩俊自己解决了。

    方天诚走进总裁办公室回手关上房门,他该和眼前的男人开诚布公的聊一聊。

    “翅膀硬了,终于要飞了对吗?”

    “叔叔很快就回来,我已经做好我该做的,接下来就是你们父子自己的问题。”

    方天诚站在宽大的桌子旁突然双手拍在上面,呵斥着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哦~~你没钱没地位的我爸拉你一把,现在有钱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到最后只会留下个忘恩负义的骂名。”

    “天诚,你觉得我在乎过别人的看法吗?”

    “不在乎吗?那你为什么要回国,你留在韩国不是更好。”

    方天诚的话怼在方韩俊心口,让他也变得激动起来,猛的推开桌面上的所有物品,他站起身大声喊道:“你以为我想回到方家吗?”

    “那你也不该离开的这么突然,起码先跟我爸打声招呼。”

    面对表哥的怒火,天诚泄了底气,他心里清楚,六年来如果没有表哥为他扛,公司的担子会把自己压垮,他放纵、自由了六年,到了该正视问题的时候。

    “我会和叔叔说,本来想等他回来以后,没想到让你听见了。”

    “准备带哪些人离开?”方天诚毫不避讳的问道。

    “你放心,老牌一线艺人我都没有联系,都是些新入公司的没有太多流量和名气的。”

    “宫海呢?”

    方韩俊深吸了口气,犹豫片刻才回答:“只有他我觉得是对立方有所亏欠,因为宫海明确表示愿意加入新公司,但我现在还拿不出他的违约金。”

    “开山立派本来就不容易,宫海是你签进立方的,违约金不用你出。”

    “天诚···”

    “行了,别说什么肉麻的话,你不欠我们家,刚才我说的也都是气话。”

    兄弟之间的恩怨似乎在这一刻化解,方韩俊看着天诚的脸,动了恻隐之心。

    “天诚,到现在你能接受那个女人永远离开的事实了吗?”

    “谁?骆洛?”

    方韩俊点了点继续说道:“其实,我和叔叔这么多年都不敢告诉你的真相很残忍,叔叔怕你冲动做傻事,所以我们千方百计不让你得到她的消息。”

    方天诚深邃的眼眸充满恐惧,他好像已经知道表哥接下来要说的话。

    “不··你别说了,我不想听,你告诉我骆洛生了重病,但还能治愈对不对?”

    “事实上,她在五年前已经过世了,这也是她无法回来找你的原因。”

    “不!!你骗我!!你又骗我,我都答应你和别的女人订婚了,你为什么还骗我?!”

    方韩俊从桌子后面走出来,站到惊慌失措的方天诚面前,双手搭着他的肩膀,真诚的注视他。

    “我们的路都不属于自己,这次算表哥良心发现做一次好人,订不订婚在你接管公司以后,自己就会明白。我和叔叔能为做的都做了。”

    “骆洛怎么死的,你告诉我她怎么死的?”

    方韩俊苦笑着回答:“她是被人害死的,你放心,我会报复,你知道表哥从来都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谁会害她?是我爸吗?”方天诚不相信有人会对付骆洛。

    “当然不是,是在她回到家乡后遇到了不好的人,我得到消息时她已经冰冷的躺在殡仪馆。”方韩俊说着眼眶湿润起来,方天诚更是哭的视线模糊。

    这打击对他来说太沉重,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别再浑浑噩噩的活着,她虽然走了也不希望看见你变成现在的样子。”

    “啊~~~骆洛~~~对不起~~~”方天诚靠在韩俊的肩膀上哭得像个孩子。

    天亮了,当东方第一缕曙光照射到落地窗时,坐在皮沙发上的男人微微睁开眼睛。

    方韩俊低头看了看枕在腿上的英俊面孔,微红的眼圈像是特意涂抹的彩妆。

    夏雨洛的死对天诚而言的确需要很久才能接受,好在时间可以治愈,如果他得知夏一格就是他们的孩子,应该会高兴吧。

    不过他没准备现在告诉他,因为夏雨霏还没得到最终的惩罚。

    方天诚醒来后一直缠着表哥追问事情的经过,他也想为骆洛报仇,但方韩俊是如何都不会说出来。

    来时的目的是什么?

    他早已忘记,要是他能将雨洛的死和雨霏面对的困难联系在一起去想,一切都会清楚起来。

    可惜他根本没往那个方面考虑,谁能想到间接害死姐姐的妹妹会再次出现在他的身边。

    是缘,是怨,是恨,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