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台歌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她的故事
    餐桌旁的气氛越来越不和谐,方天诚和安阿姨充当和事佬将夏雨霏和夏母分开。方天诚陪着夏母和夏晁然站在院里,他一头雾水的询问起原因。

    从夏晁然嘴里说出的自然都是关于二姐不孝的往事。

    “咳咳···”夏母生硬的咳嗽打断儿子一边倒的指责。

    “其实雨霏这孩子就是从小被她姐惯坏了,我们当父母的话都不愿意听。”

    “原来她还有这么多家人,认识她有段时间从来没听她提起。”方天诚喃喃的说着。

    “她不可能说,她巴不得永远看不见我们。”夏晁然踮着脚露出一副不屑的姿态。

    “方总,我看你年轻有为不是一般人,雨霏跟着你将来肯定还能红,你可得多帮帮她。”夏母拉住方天诚的手满脸堆笑的说道。

    “一定一定,我和霏霏是很好的朋友。”

    方天诚聪慧的双眼转动两圈,心里有了对夏雨霏更多了解的办法,她不是不愿意说格格的身世吗?母亲弟弟总该知道。

    “伯母,我看今晚她心情不太好,可能是因为工作中的事,你和小弟别介意,晚饭没吃好,我请两位出去吃,怎么样。”

    “那怎么好意思让方总破费。”夏母嘴上说的和身体截然相反,就差没拉着方天诚走出院门。

    夏晁然跟在后面完全不懂母亲的意思。

    “妈!我们不跟二姐谈还款的事情了吗?”

    “闭嘴!有方总在还怕你姐没钱赚呐。”夏母阻止脑瓜不灵光的儿子继续说下去。

    方天诚听出点意思,但他没追问,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载着母子来到高档酒楼专开一间包房。

    他点的菜品自然都是寻常百姓吃不到的珍品,夏母和夏晁然盯着满桌子的菜快要流口水。

    “方总真是太大方了,这一桌子怎么也得三千五千吧。”夏母犹豫着不敢下筷子,站在门口的服务生微笑着介绍说:“您面前的澳洲龙虾价值六千八元。”

    夏母一听筷子没拿稳从指间滑落磕在碗碟上放出清脆的声音。

    “那么贵啊~~我可得尝尝。”夏晁然站起身直接到盛放龙虾的盘子里掰下一段肉。

    夏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落在方天诚眼中只换来淡淡笑容。

    “伯母您也吃,和我千万别客气。”

    “哎哎,谢谢方总。”

    方天诚并不讨厌这对母子,在他看来,他们实在是过于简单,一点蝇头小利就能换来想要的信息,如果人人都像方韩俊,怕是自己有再多钱都没有用武之地。

    “伯母,你知道霏霏现在遇到的困难吗?”方天诚试探性的询问道。

    提起这件事夏母充满担忧,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棵摇钱树,怎么就突然要被砍了呢。

    “知道,雨霏是得罪同行了吧,这丫头从小天生一副好嗓子,什么假唱她不会做。”

    “或许吧,不过娱乐圈水很深,公司想挽救她的形象,可惜一直找不到切入点。”方天诚没有把解约的事情说出来,夏母对他信任才能如实相告。

    “方总,你说这些我们哪懂啊,你就说让我们做什么才能保住雨霏的工作。”

    方天诚看着脸色焦急的夏母,又看了看只顾着吃的夏晁然,开口说道:“网上一直有人在黑霏霏,公司隐瞒着夏一格和她的关系,对外声称是姐妹,不过有曾经认识她的人,知道她是未婚生子,这对她未来发展十分不利,我这么说你们明白吗?”

    夏母突然将手中的筷子拍在桌面上,气愤难挡的说道:“夏家有一个扫把星就够了,现在又多了个小扫把,我早就说小野种不能留,送到孤儿院不就好了,现在连累她了吧。”

    “呃···”方天诚很抵触有人如此说格格,但为了套出更多内幕,他只好压下火继续问:“不能把格格送回到她爸爸那里吗?”

    “我们怎么知道她是谁的种,要是让我知道非让他们家拿出一百万抚养费。”

    “难道不是霏霏的高中同学?”

    夏母一听无奈的摆摆手,说道:“雨霏这孩子是倔强,但她可没胆子找野男人。有了!!”夏母突然一拍大腿惊呼着说道:“我把格格送回老家不就好了,以后网上不会再有人说她和孩子的事。”

    这种答案可不是方天诚想听到的,他赶紧劝阻说:“不行,如果现在送走反而会引起人们怀疑,对夏雨霏来说不是好事。”

    “也对也对。”

    “我听伯母的意思,格格不是霏霏的亲生女儿对吗?”

    夏母停顿住不知如何回答,她要分析真相说出来会不会对夏雨霏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方天诚见她半晌不开口,放松情绪的继续说道:“您不必担心,我和霏霏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她好公司才会好,公司好她才有钱赚,您说是不是?”

    “对···对,但是方总您知道也就知道了,千万别对孩子说,如果让雨霏知道我们把格格的身世告诉外人,她不会放过我们。”

    “我也不想格格伤心,所以不会说出来。”

    夏母点了点头,说道:“孩子是她姐姐的,但是她姐五年前因为一场意外死了,孩子的生父我们都没来得及知道,你说说,这孩子的命得多硬。”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一直没把事实告诉我。”方天诚喃喃自语的说着。

    夏雨霏···一个为姐姐养孩子的女人,她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了一个只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孩子身上,就算是姐妹,真的需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他和方韩俊还是兄弟,到头来总是互相伤害,打得头破血流。

    亲情的意义对每个人都不同,夏雨霏实在是难得的好女人。

    “伯母,你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保护霏霏,让她和孩子都有好的生活,在金钱这方面您更不用担心。”

    “哎呀~~方总,我···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您可真是雨霏和格格的贵人。”夏母又拉住方天诚的手,恨不得一辈子都别松开。

    三人吃过丰盛的晚餐,方天诚送母子回到市郊的快捷酒店,他准备再去找表哥谈判,一切的源头都在方韩俊身上,只有解决他夏雨霏和格格才能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