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夜月生欢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要个说法
    流兰苑外,叶居荣急得团团转,想想自己好好的一闺女,不就是进了趟宫,家还没来得及回就遇到刺客,那刺客竟将她伤得如此之重!想到这,叶局荣看慕容君泽的眼神就带了点埋怨。

    而被埋怨了的慕容君泽背对着众人,所有人只看见了他的背影,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有多冷漠。

    他现在在想,娶叶烬欢为后就竟是对还是错。

    起初他只听说叶局荣有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就单纯天真,整日除了习武练舞就是跟其他几个官家小姐饮酒作乐,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反而像极了地主家的败家儿子。

    按道理来说这种人应该是极为安全的。

    可现在却渐渐的感觉她好像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正思考着,一个御林军侍卫走了过来,“皇上,您还有许多政务,实在不宜在外迟迟逗留。”

    侍卫一番话,无疑是在告诉叶家人,皇上在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寻叶家小姐,还亲自将人送了回来,甚至在叶家小姐昏迷时还陪同在外,叶家人应该对皇上感恩戴德,而不是留着皇上不让走。

    被他这么一说,慕容君泽抬头看了看天,从昨夜开始折腾到天亮,如今天又黑了下来,月光倾泻而下,照得整个流兰苑外院的植物都泛着银白的光。看着叶烬欢粗枝大条的样子,竟也能将院子打理得这般好,想来万氏也没少替这女儿操心。

    “镇国公。”慕容君泽忽然开口,打破了寂静。

    被点到名的叶居荣先是一愣,抬头看向慕容君泽,却发现他并没有转过来,那一声叫的又有点轻飘飘的,让叶居荣不免有些不安。

    不等他回答,慕容君泽就再次开口,“国公认为,朕该如何让处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问的究竟是叶家的问题还是叶烬欢的问题,用了听起来十分随意的语气直接问了出来。

    叶居荣鬼知道他在想什么,还以为只是问了叶烬欢受伤的事情,便马上开口道,“老臣一生为国,好不容易有了一个闺女,如今她遭遇刺客身受重伤躺在床上,老臣恳请皇上替小女讨回公道,替叶家讨回公道!”

    叶家的公道吗?慕容君泽在心里冷笑。

    “绑走叶小姐的人是恭亲王府的安颜郡主,朕去到时安颜郡主已被叶小姐打成重伤,看着没个一年半载怕也是下不了床的,这个公道怎么还?”慕容君泽转过身,看着叶居荣的眼睛道。

    闻言,叶居荣先是一愣,嘴巴张了又合,将皇家郡主打成重伤,这件事情非同小可,闹不好叶烬欢可能还要遭殃,可是想了一下自己女儿现在还躺在床上,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给女儿报仇,毕竟那人身后时整个慕容姓的皇家。

    叶初鹤一直在一旁不说话,此时却开了口,“依皇上之见,此事应当如何处理?”

    慕容君泽抬眸看了叶初鹤一眼,眼里满是探究,却还是开了口,“安颜郡主派人行刺,挑起事端,禁足恭亲王府一年,叶小姐防卫过当导致郡主重伤,念在也有伤在身,勒令不究。”

    对于这个结果,叶家人无疑是愤怒的,就连叶初鹤都握紧了双拳,指尖泛白,关节‘咯咯’作响。叶居荣更是气得脸都绿了,明明自己女儿才是受害者,一句勒令不究就给随意打发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结果对于叶烬欢来说无疑也是值得庆幸的,把郡主打成那样,皇上没下令重罚已是开恩,他还有什么理由再去要什么公道,反正公道自在人心。叶居荣心里这么想着。

    “凭什么?”

    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入众人耳朵里,所有人的目光这下都看向了扶门而立的少女。

    叶烬欢身着单薄的浅紫色底衣,一张惨白的鹅蛋脸毫无血色,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她身子单薄的像一张随时会飘走的薄纸,只能依靠门来支撑住自己。

    她眼睛盯着慕容君泽,艰难地开口道,“皇上,凭什么?”

    慕容君泽站在楼梯下,目光与叶烬欢的齐平,他看着叶烬欢这副摸样心里很是不舒服,他看不惯一个女子要强的样子,这样他总会联想到他的母后。

    那是一个内心强大,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女人,可惜下场却是惨死在后宫。

    思至此,慕容君泽的目光变得格外冰冷,连带着语气也冰冷刺骨,“就凭,你是朕精挑细选的皇后。”

    精挑细选的皇后。

    叶烬欢垂眸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淡淡地笑了出来,原来她真的是他为了控制叶家的一粒棋子,一个经过他精挑细选后的棋子。

    叶烬欢看向慕容君泽,扶着门走向他,在他的面前直直跪下,夜里风凉,叶烬欢衣着轻飘,跪在地上显得十分羸弱不堪。

    慕容君泽见状,不由向后退了一步,剑眉紧蹙,冷冷开口道,“叶烬欢,你作甚。”

    她这一举动,可吓坏叶家的人,叶居荣和叶初鹤同时向前一步,刚想要扶起她却被她拦下。

    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叶烬欢对着慕容君泽重重的磕了个头,“谢皇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就算她早有准备,在听到他那句话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难过,也几乎是在那一刻,她也想通了。

    既然成为圣旨已下,那么她除了死,成为皇后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在事情无法逆转的情况下,她还是乖乖想着以后叶家的路该怎么走吧。

    慕容君泽见她跪下时,嘴角的讥讽让叶烬欢感觉十分刺眼,她看着慕容君泽重重的甩了袖子,冷哼了一声便离开了流兰苑。

    从他踏出流兰苑那一刻,叶烬欢几乎是马上瘫坐在地上的,腰间也隐隐约约开始泛红,万氏刚醒来就赶忙在下人的搀扶下来到流兰苑,看见的却是刚刚那一幕,她想着看见女儿瘫坐在地上,夫君儿子愤愤的看着皇上离去的背影,怎么她都感觉痛心。

    万氏抱着叶烬欢在地上哭道,“欢儿没事的,以后的路会好走的,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叶烬欢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边笑边说,“母亲,以后的路,怎会好走?”

    听到她这么说,万氏疼得心都感觉揪在了一块,眼泪就跟控制不住似的往外流,就连一边的叶居荣也没忍住红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