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核平一班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旧铁道日志(5)【求收藏求推荐】
    走在阳光下,此时午后的光线应该最亮,杨墨却感觉在这里澄澈的空中有什么,他望向身后的天地,那些豆芽菜依然在辛苦种菜,所有色彩隐约可见又透明得若有若失,这里没有高山大河,没有明艳的绿树红花,最高处的山顶也不陡峭,上面坐落着暗色红巾环绕的庙宇,然而那里也依旧是褪色的。

    空中的声音滑过杨墨耳边。

    “不要离开!”“请别走开!回来!”

    杨墨左右看看,却没有任何东西,那声音似乎只存在在风里,像是他的错觉一样。

    顺着豆芽菜给他指的方向,翻过山坡杨墨就找到了帮人犁地的毛肚,毛肚身边站了三只穿着裙子的怪物,它们看着毛肚犁地——那个子矮的少年虽然身量娇小,但是一旦行动起来,浑身的肌肉暴起,周围田地犁地穿着裙子怪物们,都为毛肚的一身肌肉叫好,吹口哨。

    毛肚没有失忆认得杨墨,看见杨墨他两眼泪汪汪,挥手招呼着。杨墨欢腾地跑下坡,旁边还站着三个穿裙子的怪物,杨墨只能站在田埂上,一边看着田里不敢松懈的毛肚,一边和他聊。外面的世界还是一片灰蒙蒙的样子,毛肚也是白天干活,晚上休息,害怕被晚上爽太多的怪物们盯上吃掉。

    穿裙子的怪物:“原来这就是黑刀大人的夫人啊,听武道馆里的小打杂说,黑刀夫人干活特别快呢。”另外两只怪物听,好奇争先看杨墨的稀奇,嘴里喊着这么好啊?

    “没有,别提那些我会不好意思的。”杨墨赶紧掩饰过去。

    毛肚还在面前,虽然杨墨解释不清楚黑刀夫人的称呼,但杨墨心里有个不好的猜测,他怎么也不想毛肚追问。杨墨也没有办法,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但是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午后遇见豆芽菜的时候,现在想澄清也晚了,看着三姐妹也知道叫“黑刀夫人”的样子,杨墨估计,这里所有的怪物都听说了吧。

    “请问,三位姐姐知道哪里有吃人的怪物吗?”

    其中一只上前:“你说的那个啊?庙里惩罚它了,因为它直接吃活人,在我们这里吃活人是不可以的。你不用担心,没有遵纪守法的怪物会吃掉你,你是我们的家人不能被吃的,‘毛肚’夫君!”

    毛肚一脸枯了。杨墨看着他,有点不好意思笑他,那三只穿着裙子的怪物原来都是妹子呀!

    “小姐姐们,那不遵纪守法的家伙呢?”杨墨问她们。

    “庙宇处决它们了。”裙子里的怪物羞涩地冲着毛肚笑,“毛肚夫君别怕,还有我们保护你呢!只要你和我们姐妹几个生孩子,我们就永远保护你,今晚就和我们生小孩吧?”

    毛肚一身恶寒,僵硬得被那只穿着裙子的怪物舔了脸。

    另一只更宽容地笑了笑,没凑上去舔毛肚,然而杨墨脑袋里不知道为何冒出,大房纵容丈夫被二房服侍的模样。杨墨甩甩头,赶紧从脑袋里赶走这种可怕的想法,他还和毛肚他们一起回学校,不可能看到以后毛肚和这些怪物结婚生子的,这画面感实在可怕。

    三姐妹中,那只大房类似的姐妹:“杨墨墨,在庙宇的背后就是当年处罚那食|人|魔的地方。虽然它被处决了,但是为了警示所有人,它被处决的画面,还在每天重复播放呢!很可怕的,你实在是对历史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参观,但是要收门票费的……可惜你已经和黑刀大人在一起,不然,我其实也很喜欢你的呢~”

    那姐妹抛了个媚|眼,杨墨僵硬着鞠躬道谢,借那个名头推说已有家室恕不能再婚。

    然而一天的时间差不多就快到了,没有多余的时间犹豫,黑夜与白天的三八线正在这片土地上横扫,远处山沟里的太阳也在逐渐下沉。杨墨看向还在耕地的毛肚,那三姐妹也簇拥着毛肚,要回家了,杨墨没查清楚,也就没能带走毛肚。

    回到武道馆,再次从后门低矮的门进去,段之章站在那里,像是再等他一样。杨墨这时心情晴空万里,问清楚了线索、找到了毛肚、他也好去找人。虽然被喊成了什么黑刀夫人,只要其他也住在仆从房里的家伙不出现在眼前,杨墨也不会在乎一个虚名。

    白天遇见的奇异生物很少,但它们的描述种,杨墨想了半天大概知道,传闻就是武道馆里的仆从嘴里传出去的,但这种事情都是谣传,两人是同学的关系而已杨墨心里很清楚没出什么事。

    一只黑色瘦小的小猴子,从门缝后面探出头,在段之章背后的门框上倒掉露出个头,杨墨突然看见它,它的嘴就张开了,隐约的声音传来:“黑刀夫人好。”

    杨墨吓得鸡皮疙瘩起,这话不得了,不能给段之章听到。以前不知道为何,段之章就不待见自己,现在再出点儿这种事,不知道段之章会不会又对自己再讨厌一成。

    这么想着,杨墨锁着脖子看段之章。

    段之章没生气。

    他像没听到,应该是没听到。杨墨猜测着,如果听到了,以前在西境驻地的时候避而不及,如果段之章记得自己肯定这时候脸色大变,而且,段之章现在也没有皱哪怕一下眉头,肯定就是没听着了。

    晚上睡下的时候,段之章今天按时回到单人间,现在是双人间了。杨墨给他汇报了今天一天的收获:“也许,你可以去见一见毛肚,他就能让你想起点什么?”

    段之章整个人仍然置身事外似的冷静,他的声音异常清醒:“为什么?那个叫‘毛肚’的人就能让我想起来?”

    “他跟你才是最好的朋友,他能让你想起来,是理所当然的吧?”

    段之章在床上,看着睡在地上被卷儿里的杨墨。对于这个答案,似乎不太满意的样子。

    黑夜彻底降下帷幕,外面的集市传来叫卖喧闹。安静的房间里,杨墨闭上了眼,想想,也许还要去那个山顶上的庙宇,只有那里才能找到是不是有东方雨和雷挺,希望那个怪物没有吃人。

    黑暗中段之章开口:“你的那本书,我看过了。”

    “嗯?”杨墨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疲倦地窝在被卷儿里听。

    “那个怪物,是写书的人最后遭遇的事件。他说,那个怪物只会吃没经过恋爱的女孩儿,那个怪物最喜欢干净的小女孩。”

    “是吗?”杨墨嘴上答。

    疲惫的脑袋慢慢调动起来,回想起昨晚才看过的旧日志,那上面写的内容他记不太清楚,最后那个怪物的描述,杨墨却记得非常清楚,那是一个喜欢把人类女孩撕碎了,当布娃娃拼起来玩,玩腻了才吃下去的家伙。不过,那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他进了学校以后,从来没有听任何人提起这种恐怖的存在,杨墨想大概,那个怪物已经被处理掉了。

    “段哥没错,你说的没错……今天田里有人告诉我,那个吃人的怪物被处理掉了,在寺庙后面接受惩罚。”

    “所以,你的东方雨和雷挺,不会被塞进怪物嘴里的。不合胃口。”

    不合胃口?

    杨墨在地上差点翻个身想去看段之章,看他是什么表情说出这种变态话的,看着人是个什么心态。但睁开眼睛,面前又是一片黑暗。

    黑暗里,床上段之章又说:“书写的。不是我。”

    杨墨眨眨眼,表情难以言喻,自己的想法被看穿了吗?

    他想了想还是算了,转身睡觉重要,反正晚上夜里不能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