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子彦 > 章节目录 第27章 妙仙人
    《题天柱峰》白居易(唐)

    太微星斗拱琼宫,圣祖琳宫镇九垓。

    天柱一峰擎日月,洞门千仞锁云雷。

    玉光白橘相争秀,金翠佳莲蕊鬬开。

    时访左慈高隐处,紫清仙鹤认巢来。

    千峰竞奇,万壑藏幽,巍峨峥嵘,不可名状,主峰天柱峰,突兀群峰之上,高耸云表,嶙峋峭绝,瑰伟秀丽,卓尔不凡,周围诸峰,千姿百态,形状各异,起伏环拱,势如揖拜。其间遍布悬崖奇石,幽谷灵泉,苍松翠柏,名花异草。身临其境,如在蓬莱。

    次日,彦青云带着彦子韬离开了红袖坊,日夜兼程赶了数日,才来到了天柱山脚下,面对这巍峨之状,甚是惊喜。

    “这就是天柱山么?”彦子韬举目震惊道,“感觉就像是说书先生提到过的孙猴子的如意金箍棒一样,定海神针,擎天入海,好甚厉害!”

    “对,这就是天柱山,那山上山腰处还有一湖,名为炼丹湖,炼丹湖北面有一崖,岩石峥嵘,横卧如麒麟,崖旁有一洞,洞前置一八卦石台,相传是东汉末年左慈炼丹之处,左慈,道号乌角先生,著名道教方士,少居天柱山,研习炼丹之术,终年活了一百三十岁,而我们现在要去投奔的妙灵子,道号妙仙人,乃左慈的第一十五代传人,他住在炼丹湖旁一崖石洞府,取名仙人洞,这里与世隔绝,除了些道僧隐士,打猎山夫,鲜有人来往,是个闭关修炼的绝佳场所,韬儿,以后我们就住在那里了,我会教你浪子剑法,等你成年以后,武功有所成就了,我就放你下山去完成你的人生使命。”彦青云停住了骏马,望着那个炼丹湖的方向,徐徐的说道。

    “是,韬儿明白了。”骑在马上,抱着彦青云衣衫的彦子韬答道。

    “驾!”彦青云随之快马加鞭,山脚距离山腰,还有不少的一段路要走,正是这种远离人烟的偏僻,才使的不被外人所打搅。

    走过曲折蜿蜒的山间小路,半个时辰很快都过去了,终于,一池清澈透底的平湖映入眼帘,似一幅大自然即兴的神来之笔,简单挥袖几笔,就勾勒出来惟妙惟肖的水墨山水画卷,白云飘忽,奇石怪峰,青葱古树,悠然自得,偶然飞鸟点破湖面,涟漪荡漾,方才梦中惊醒,恍若隔世,如梦初醒。

    彦青云二人中陶醉美景之中,只见不远处炊烟袅袅,似乎有人在烧着柴火。

    “妙仙人!”彦青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方向,想是那妙灵子又在左慈的八卦石台炼制长生不老药了。

    蹑手蹑脚的匆匆赶来,确实有一个白须长长,满头苍发花白的老翁正在盘膝而坐,呼噜声轻轻的,好像是睡着了。

    “这个老翁就是妙仙人吗?他在干吗?他炉子里烧的是饭菜?闻着这味道,都应该是烧糊了,他居然还在睡大觉。”彦子韬还并不知道这是在炼丹。

    “韬儿,休要无理!妙仙人是在炼制长生不老药,寿龄都已经有九十多岁了,全靠他自己炼制的丹药保养。”彦青云制止了彦子韬不礼貌的言辞。

    老翁并没有及时反馈话语,倒是真的睡着了,他的面前,是刻着八卦图案的石台,石台上有一座很高大的青铜炼丹炉,炉子下有烈火熊熊,炉子里冒着青烟,随风飘散,仔细一闻,明显的感觉到彦子韬所言不假,当真是什么东西烧糊了。

    彦青云眼看炉子里的东西真的是要糊了,知道妙仙人爱丹如命,便也顾不得打扰休息,上前去,就是要把妙仙人给摇醒,一边摇,一边喊道,“仙人,仙人!你的丹药快糊啦!”

    妙仙人被彦青云拉扯着,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耷拉着懵松睡眼,吱应道,“什么?....什么?.....本仙的丹药怎么了?”

    看的清楚了,竟然是老友彦青云回来了,一阵嘻嘻笑,“哈哈,彦老友一别数日,本仙都感觉无聊了,山野老林,荒无人烟,连和说话的人都没有!彦老友说我的丹药怎么了?糊了?”

    “是啊,仙人,你的丹药焦糊味都出来了。”彦青云饶有礼貌的施了一礼。

    “哈哈,彦老友有所不知,本仙这丹药并不是糊了,而是本仙有意而为之,这可不是炼的什么长生不老药,乃是治伤活血的灵丹妙药,名唤为“起死回生”丹,虽是丹名取得夸浮了些,并不能把死物真的救活了,但是作用的功效确实很强,重伤流血者,往往都能一丹挽回性命的,刚才不久时,有一山野精灵的神物麋鹿被什么豺狼野兽所伤,侥幸被打猎的猎夫所救,送来了本仙此处,本仙素来与山脚散落的几户农家交情甚好,若是有所疾病伤残,都是交予本仙医治,而这头神物麋鹿,更是被奉为了吉祥如意的山林精灵,神出鬼没,难得一见,一旦遇见则是祥瑞之兆,寓意幸福安康,说是神物也不为过,猎夫们断然是不会伤其丝毫的,而那个神物麋鹿此时就在本仙的仙人洞里,已经外敷了药草,服了些内丹,生命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待本仙的此丹药再给它吃了,就算是真正的脱离生命危险了,只需几日时光,它就能痊愈了。”妙仙人站立起来,闻了闻炼丹炉散发的味道,甚是欢喜,就是这个味道。

    妙仙人小心翼翼的取出炉子了炉子里的丹药,黑溜溜的丹丸共有两颗,还散发着臭臭焦焦的气味,很是让人联想不到这是能起死回生的神药。

    “这么臭的药丸,真的能救命?”彦子韬狐疑的很。

    “哈哈哈,看这个小孩子,说话竟是很是直爽,看起来就不像是普通人,倒是富贵相十足,怕是将来,要扰的江湖鸡犬不宁了。实话来说,本仙并没有撒谎,这确实是难得的神药,本仙恐怕是只能炼制出这两颗了,它的药引子,有天山雪峰上的冰莲花,赤焰火山上的火灵草,东海蓬莱仙岛上的紫色无花果,最后是精灵神物麋鹿的鹿角粉末,本仙九十多岁,早年游历江湖,四海为家,才辛苦的才凑足了三味药,至于这最后一味药,自己送上来了,难道不是天意么?你们大可不必担心,那神物麋鹿本仙只是刮了些许鹿角粉屑,并无大碍,这丹药虽然是其貌不扬,但是药效可不简单!彦老兄,你与本仙有缘,又是忘年之交,本仙的这一颗多余的灵丹,就送与你了,若是将来有什么危险之处,很可能能保你一命不死。”妙仙人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葫芦,把其中的一颗起死回生丹的丹药塞了进去,并递给了彦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