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子彦 > 章节目录 第26章 归来
    不多久,彦青云等人返回了红袖坊。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彦青云唉声叹气,坐在广场一角偏僻的的露天石桌的石椅上,独自借酒消愁。

    几日前,彦青云急急匆匆赶去的螺岛海域时,却听到噩耗,说是突遇台风,拒不登陆的亡宋张世杰将军早已经坠海溺亡。

    “老相好的,你已经尽力了,张将军为了气节,本就是一心求死.....”媚娘亲自下厨,抄好了几个下酒的小菜,这就给彦青云端来了,见他惆怅,方才安慰的说道。

    “若我早点去找张将军.....也许就不会这样了,罢了罢了,人都没有,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御剑派的人已经走了,你是不是,也要离开了。”

    “那是自然,韬儿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七八岁了,一点武功都没有,一刻都是拖延不得了,我得带他回天柱山仙人洞去,好生的教他练武,我苦心钻研的开创的《浪子剑法》,刚好也好趁机传授了给他,虽然我来红袖坊时小心谨慎,没有被外人看见,御剑派的谢五弟也请口和我承诺了不会在江湖上告发我的行踪,但是终究夜长梦多,我在这里耽搁的时间越久,越是容易暴露踪迹,将江湖上的不轨之徒,引向红袖坊,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那巨石奇观的天柱山,乃世外桃源之处,高山流水,修身养性,是个隐居的绝佳场所,我早年有个忘年交,道名叫妙灵子,仙龄有九十有余,是个不折不扣的仙风道骨,修行极高,我自离开御剑派后,就是躲到了他的仙人洞去了,这才一直免受了外人的打扰。”

    “你的浪子剑法,也是在那里悟出来的吧,老娘也见过你出手,那浪子剑法的招数,有点神似御剑派的风云剑法,却又有所不同。”

    “我本就是御剑派的弟子,自创的剑法有些神似御剑派的剑法,也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不过,也仅仅是神似而已,我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与人对打比试过的剑法不下数百种,看的真切,各有千秋,这才让我突然地灵感突然爆发,取些精髓妙之处,糅合贯通,修改创新,自成一宗,创造出了浪子剑法,那妙灵子是个专注炼丹的道家大师,虽是一点不会武功,但是炼丹术却已是一代大师了,仙人洞其实就是他的洞府,他也总以仙人自居,故此,我总唤他妙仙人,住在他那里时,闲着没事就能和他下棋对弈一场,或是对月饮酒谈笑风声,相得甚欢,我修炼功法时,总能得到他的药物丹药辅助,不仅功力大增,进步极快,还从来没有过走火入魔的情况发生,妙仙人的丹药毫不夸张的说,简直就是仙丹,除了长生不老做不到外,延年益寿保养身体,确实是没问题的。”

    “你这些年来,了无音讯了这么久,原来是躲到那里研究浪子剑法去了,你知不知道,老娘有多想你?若不是半月前托人捎给老娘一封书信,让老娘去广州城与你相约,老娘当真是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媚娘说笑了,你可是我的相好的,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呢?”

    “还说姘头!”媚娘脸色一沉,气不打一处来,“老娘追了你多少年了,你一直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名分,你答应过我的,要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邀请好多好多的人,热热闹闹的和我拜堂成亲,莫不是,你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没有没有!”彦青云苦笑的说道,“媚娘的话,我都是记在心坎的,哪里敢忘记了呢?前些年是一心钻研剑法去了,没有顾及其他,而现在,又卷入了君王剑的风波,抽身不得,子韬已经这么大了,我必须尽心尽力的教导他,他才能早日成了一个大侠,至于我们两的事,这么多年来,虽是没有昭告天下,但是江湖上哪个不知道你媚娘是我彦青云的相好的?婚礼只是个形式,还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等到一切风平浪静了,我们的婚礼,一定补办的!”

    “此话当真?”

    “驷马难追!”

    “行,那老娘就再信你一回,你可记住了,我就是要死了,也要和你办**!你这辈子,永远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甩是甩掉我了!”媚娘含情脉脉的盯着彦青云的眼睛道。

    “你是我的妻,此生此世,唯你一人。”彦青云接着微醉的酒劲儿,方才说出了心中之言。

    媚娘噗嗤一笑,好不欢喜,“得君此言,媚娘甚喜。彦青云,老娘啥也不稀罕,就图你这个人,仅此而已。”

    “我知道。”彦青云第一次主动抱住了媚娘,款款深情道,“我在江湖上打打杀杀,混出了个剑圣的称号,其实,有没有这个称号我并不在意,我只是对于剑法太过痴迷,一直在实战中积累总结,想要探究出更高超的剑法,称呼我剑圣真是抬举我了,反而剑痴更适合更贴切于我,江湖汉子,对于情感一直难以启齿,羞涩难堪,外人都说是你媚娘在追的剑圣彦青云,其实,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早就钟情于你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那么……你今天怎么有胆子说出来了?”这彦青云难得一见的表白场景,让媚娘心花怒放,“老娘看上的人,怎么的也得让他喜欢上自己呀,你是不是我的菜,我还不知道么?”

    “今日喝了些酒,怕是醉了胡言乱语罢,不过,这不重要,我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有个藏在暗中的人在布局,一个神秘蒙面黑衣人,我和他在非常重要的场合中有过一面之缘,按理说,那个时候是不会出现闲杂人等的,他的出现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事后想来,也是蹊跷的很,我手里有君王剑的事,从目前看,除了他没有人知道,我在江湖上也是突然之间,就成了武林公敌,这个神秘人不简单,很可能他就是这一切突发事件的幕后黑手,而我对他一无所知,我莫名的有些害怕,我怕自己会栽在了他的手里,所以,我必须和你说清楚我的心意,不然,我怕我哪天突然死了,就连个机会也没有了。”彦青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神秘蒙面黑衣人?老相好的切莫自己吓唬自己,你一生正直,江湖上人人皆知,定然长命百岁,福寿连绵的,哪里会有什么祸端!呸呸,休要胡言了。”

    “媚娘有所不知,那个神秘蒙面黑衣人是在崖山海战中遇见的,当时那种战况,任何江湖人士都不可能出现在那里,只有可能是相关的人才会出现,我得到了君王剑,那个蒙面黑衣人就目标明确的针对我而来....”

    媚娘玉手一把捂住了彦青云的嘴,不让他继续言语,“崖山之事,不可乱说,恐隔墙有耳,走露了风声,听你所言,这人确实不简单,只是调查起来,根本无所头绪,他若是真有大本事让你在江湖上担惊受怕,必然会有出手时刻,百密一疏,总有机会抓到他的小尾巴,当下切记不可心急,冷静为好,步步为营,这事儿除了你我,还有谁人知道?”

    “韬儿知道,他不是外人,我都告诉他了,包括君王剑的秘密,虽然没有江湖上那么以讹传讹的邪乎,但是君王剑确实是有故事的,媚娘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只不过知道了是福是祸尚未可知。”

    “那就算了,不要说了,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老相好的,你此去天柱山,又不知多久才能再见,可否听老娘一言,明日一早再走?今晚,我想好好陪陪我的心上郎君,许久未见,甚是想念。”

    “那好吧,我明日再走,本就有许多话,想在你耳边斯磨,今晚亲耳都说与你听。”彦青云亲着媚娘的脸颊说道。

    “没想到剑圣也有这般轻薄的时候。”

    “媚娘你自己不就是这样么?对别人是冷酷高傲,唯独对我彦青云,那是主动地投怀送抱,毫无拘束,我也是如此,和你亲昵,那不过是夫妻恩爱罢了。”

    “好吧好吧,我说不过你,你说的那个天柱山仙人洞,能否有时间带我前去看看,你和韬儿都在那儿,我也不能不去探望探望啊。”

    “有空我肯定会带你去的,你刚回红袖坊,要处理的事情不少,你先忙,过个几天半个月的,我来红袖坊接你过去,以前是为了研究浪子剑法太投入了,都把时间都给忘记忽略了,恍恍惚就过了好几年,而现在浪子剑法已经有了十式,虽然招数不多,但是厉害的很,在江湖只论剑术而言,数一数二的存在,至少比御剑派的风云剑法更胜一筹,本想再多创出来一些,却总感觉刻意添加出来的有种画蛇添足,累赘无奇,毫无新意,倒不如不要,就给舍弃了,总而言之,这浪子剑法十式,是浓缩的精华中的精华,是我彦青云的毕生心血。”

    “说的这么厉害,有机会老娘都想讨教几招了,哈哈哈....”

    “这个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彦青云和媚娘吃着小菜,喝着小酒,很是幸福快乐,在这个偏僻角落里享受着独处的时光。这两个人儿虽然情投意合,但是真正相处的时间屈指可数。

    彦青云剑痴一个,一旦有了剑法上的感悟,便是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也要弄明白个透彻,而媚娘管理着偌大的红袖坊,虽说有七个得力的帮手帮他分担,但是关键的事务,还是需要她亲自过问并通过才行,尤其是财务方面,红袖坊的流水非常大,开销也是惊人,官家朝廷要打点,江湖道上也得打点,还要行侠仗义救苦救难,根本谈不上容易二字。

    这次难得把彦青云留在了红袖坊,不多寒暄几句,好好的掏心窝子聊聊,还真是说不过去了,彦青云和媚娘心里都明白,他们两个现在摊上的事,都不简单,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随时都可能丢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