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云七杀楼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走出七杀坡
    龙武右手按着泥鳅的天灵盖,汗水如黄豆滚落般大颗大颗的流着,过了好半天,泥鳅才微微睁开双眼。

    还是夜里,还在院里,桌上的菜还是没动,山里夜晚的风很凉,轻轻一吹,泥鳅不经打了个冷颤,也算是清醒过来了。

    龙武收起右手,重重的坐到椅子上,汗水早已湿了衣襟,还好有夜风,不然得热上好一会儿。

    “哎!这封神**看来我是控制不住了,泥鳅,你要早些启程,去找掌门才行,不然......”龙武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道。

    此时月离稍微好了了一些,没有刚才那么闹腾了,但是脸上两条深深的泪痕,却还在那里,没有抹去。此刻正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谢谢师父,我要怎么找掌门呢?”泥鳅看着月离没有再闹了,想来是刚才昏迷之际,龙武跟她讲了什么,算是基本说通了。

    “你把月离带上,她知道怎么找掌门,事不宜迟,今晚就动身吧!”龙武还很虚弱,说话都没啥力气。

    “此去多有凶险,一切要商量着行事,找到掌门解了秘法,就不要再回来了。”龙武这最后一句话是冲着月离说的,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

    “爸......”月离一听此话,竟没忍住,眼泪又要流出来了。

    “这以后凡是得靠自己了,哭哭啼啼像什么样,收拾一下,走吧。”龙武不想再讨论那个问题,若再讨论,他怕自己也会变卦。

    泥鳅其实早就看出来了,下他毒手的那个人肯定就是八荒门中那位万古奇才,而且他可以肯定,这位奇才跟龙武肯定有什么重大恩怨,只是他不知道,这和为他解法有什么联系。

    他只想快点解了这秘法,恢复了记忆,好弄清楚这发生的一切。

    只见泥鳅重新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是感恩,也是道别。

    “可是师父,你不是说这七杀坡有大阵守护,没办法出去吗?”突然,泥鳅想起前几日龙武给他说过的关于这地方的一些事情。

    “你自去便是,月离会有办法的。”龙武强作精神,不想给这两人留下不好的离别印象。

    七杀坡,由七杀楼坐镇主持的流放禁地,是琉璃子根据山势地形布置的一套精奥守阵,六楼相连,主楼阵中,无论你从哪个方向跑,都不可能跑出去。

    可是世间再厉害的阵法都逃不过八荒门,这是阵法之祖,博古通今。何况这类阵法不过是八荒门中地阵中的一类,都不用龙武出手,就连月离都能轻易破了。

    他们两父女虽然住在这里,看似流放,更像隐居。出入此地,如入无人之境。

    龙武再给二位交代了一些事情,便赶着二人上了路。

    且见二人一路走得飞快,并无歇息。

    “小离,到底怎么回事啊,刚才你爸不让说,现在没人了,你告诉我呗。”泥鳅始终是没能忍住,就想问个究竟。

    “没什么,我们快些赶路,天亮之前,必要要赶到听雨渡,不然今天就别想出去了。”月离此刻身着黑色短打,头发紧束,脚下生风,并无聊天的意思。

    再看这泥鳅,同样身着黑色短打,脚下功夫明显比月离要强上很多,就现在这脚力,都是收着在走,若稍微运力,估计得把月离甩得无影无踪。

    “没事,应该能到,你告诉我嘛!”泥鳅平时和月离在一起时,习惯了无拘无束。此刻还不忘打趣道:“我说,你走这么慢,还不让人说话,那不得闷死啊。”

    “有什么事,出了这七杀坡再说,你可知这七杀坡的封禁大阵内可处处有暗哨,若不是我知其方位,估计你连闻风坡都走不出来。”月离不是吓唬泥鳅,这七杀坡能封禁流放人员,这大阵绝对是功不可没。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我就不信。”可泥鳅不知道啊,也没有概念,甚至连暗哨是个啥玩意儿估计都没搞明白,说着,居然起脚朝东方疾奔。

    这可着实吓了月离一跳,调整方向,追了上去。

    哪知刚走几步就停住了,因为泥鳅停住了,这个地方他来过,而且没多长时间,应该是刚来没多久,那个熟悉的土堆,这熟悉的乱石路。但是无论他怎么想,却始终再想不起来其他信息了。

    “怎么了?”月离一脸疑惑的盯着泥鳅,

    “我来过这里。”泥鳅脱口而出,没有半点犹豫。

    “哦?你来过这里?难道是在这里遭人暗算的?”月离是相信他的,因为她从他眼神中看到了别样的东西。

    “不知道,我不知道!头好痛。啊!”这段时间只要泥鳅一努力去想过去,头就会疼得厉害,而且越来越厉害,难怪龙武说他也控制不住了。

    “好了,好了,不要想了,不要想了。”临出门的时候龙武交代过月离,千万不能让他再想以前的事,因为如果导致再次昏迷的话,凭月离的内力是救不醒他的,而只要他再昏迷几次,很可能会长眠不起了。

    丑时,月亮还高高的挂在天上,映得山里银白一片,他们现在的位置离他们要去的听雨渡已经不远了,月离索性捡了个快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招呼泥鳅也坐了下来。

    “在你恢复记忆之前,千万不要再想以前的事儿了,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

    月离没有吓唬他,她是按照龙武的原话照说的,语气中充满了肯定。

    “嗯”泥鳅稍微缓了点劲,应声道。

    “那你告诉我,你爸的事情吧。”泥鳅脑子里装不了去过,也不想装疑问,一得空又问了起来。

    “我告诉你,这件事等你解开秘法自然就知道了,我爸说了,现在不能告诉你。”月离侧着脸,满脸认真的说着,月光洒在那张美丽俊俏的脸上,完美无暇。

    竟看得泥鳅忘了接话。

    “看什么看,走吧,还要赶路呢。”月离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站起身拍拍尘土,准备逃离这个场景。此刻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害羞,害怕,或者是不好意思。

    这种场景女孩是很容易沦陷的。

    “那好吧!走吧,”泥鳅也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失态,顺口接过了话茬子。完了还不忘调侃了两句:“要不我背你吧,你也太慢了。”

    “算了吧,我爸说了,你不能经常运气,运多了会散气的。到时候,就真成傻子了。”月离没好气的说着,脚下已行出数丈。

    月离没有骗他,他现在的确不能经常运气,因为冲不破百会,内力连一个完整的周天都不能运行,若强行调用丹田之气,只会越来越稀薄,直至枯竭,最后功毁人亡。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气沉丹田,收于气海。不要妄动。

    月离虽然身法武功,就算是内力,都不及泥鳅,但是以目前的速度,那着实是让了几层功力,就是为了不让泥鳅胡乱动气。

    四更。两人行至一山脚,前面路石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听雨楼。

    泥鳅远远的便看见了这三个大字,心中一震翻腾,他记得这三个字,一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得感觉。

    头很痛,这三个字不用努力去想,便可催发无止境的思绪,现在的泥鳅满头大汗,死死的盯着这三个具有魔性的大字,不能言语。紧接着,全身开始颤抖,越来越厉害。越来越急促。

    “泥鳅”“泥鳅”月离发现了泥鳅的反常,一个劲的喊着他的名字,却不见有半点效果。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泥鳅脸上。瞬间起了几个手指印。

    “啊!......你打我干什么?”泥鳅终于被打醒过来,浑身一震,像是刚着了魔捡回条命一样,此刻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这刚才像魔怔了一样,不停的抖,我不把你打醒,你估计得废在这了。”

    月离从小嘴上就没饶过人,此刻这大好时机,怎能不练一练舌头。

    “你是不是来过这里。”月离逞了口舌之快,便问起了正事,活像刚才压根没有打人家一样。

    “嗯”泥鳅不能否认,这种感觉太强烈了,根本也没法否认。

    “走”月离是肯定不会让他在这里多待一刻的,她知道其中利害,拉起衣袖,就要离开。

    泥鳅像被牵着的宠物一样,任由其拉扯,也不反抗。

    五更,听雨渡前。

    这是两河交汇的地方,左边是不宽的山河,七月涨水,河床提高了一些,但并无大碍。右边便是大名鼎鼎的三州河,河宽一百五十丈,河流湍急,船只根本无法通行。

    此时渡口后面的树丛中,有两人正在窃窃私语。定睛一看,确是月离泥鳅。

    “这就是听雨渡,这是这个阵法唯一的出路,等会儿你跟紧我,出了渡口,就出阵了。”月离一本正经的对泥鳅说着。

    “嗯”自从月离不告诉他实情以来,这家伙的牙关就很紧,生怕多说一个字。

    月离侧脸看了他一眼,以为他在使性子,竟然“噗呲”笑了一声。

    “你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乱动一步,我去去就回。”可刚笑出来,就发现好像不太合适,又一本正经的补充了一句:“记住没有,千万不要离开一步。”

    泥鳅也懒得理她,随便“嗯”了一声,就再没说话。

    这渡口有三支巡逻队,每支队伍15人交替前行,根本不可能从渡口直接坐船过河,泥鳅倒要看看,这小丫头是怎么过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