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云七杀楼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龙磐石的年轻人
    “老汉儿,他醒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此时正欣喜的对着门外喊道,这个姑娘长得很是水灵,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时不时扑闪扑闪的盯着病床上的年轻人。

    这‘老汉儿’是川中人士对于父亲的土称,想来,这姑娘是在叫他的父亲。

    “这是哪?”床上的年轻人显然一副很虚弱的样子,像是刚经历过一场大病,或是遭遇了什么事情。此时额头上还贴着一块毛巾。

    “龙磐石啊,你不知道吗?”姑娘即精灵又可爱,说起来话来宛若林中喜鹊,甚是好听。

    “龙磐石?龙磐石是什么?我怎么在这?”年轻人感觉头痛欲裂,一下子好多问题钻入脑中,胡搅蛮缠,像一团乱麻般毫无头绪。

    “龙磐石是我们村的名字,你啊,是我们前些日子从山中捡回来的。”说话的是姑娘的父亲。刚才听见姑娘呼喊,便进了房间,此刻正边倒着凉水,边说道。

    年轻人见眼前大汉甚是眼生,白麻小褂,腰缠粗布,皮肤黝黑,但是举手投足间尽是精力充沛的感觉。俨然一副农村老汉的打扮。

    但他可以肯定,绝对从未见过此人,也没见过这位姑娘,甚至没有来过什么龙磐石。

    “嗯,老汉说得对,你是我们从山里捡回来的。不过刚看见你的时候,还以为是个死人呢。”姑娘邹了皱眉头,那小表情十分可爱。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儿?我是谁?”年轻人刚才正在想着其他问题,听见两人这般聊着,感觉自己很是崩溃,竟大声喊了起来。

    “老汉儿,他......”姑娘见年轻人情绪失控,吓得直往老汉身后躲。

    “没事儿,没事儿......”老汉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一个劲的说‘没事儿’

    那日,老汉和姑娘在山里种地,太阳很大,没一会儿就渴得不行,两人像平常一样,来到旁边的河沟边取水喝,却见得河沟边上有一个人,全身湿透,昏迷不醒,身上还多处外伤,很像是被河水冲到这里的。

    因为上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处瀑布群,以前也经常有人不小心掉进水里,定力好点的便冲不走,大不了打湿下衣服。要是定力差点的,尤其一些贪玩的小子,就能被冲出去很远。

    这老汉见年轻人衣着光鲜,眉清目秀,以为是谁家的公子哥偷偷跑这里玩,不小心掉进水里的。便处于好心,背了回去,本来想等他醒了,自去便是。哪知这年轻人一睡便是好几天,还浑身发烫,毫无生机。

    老汉也是无可奈何,便死马当活马医,胡乱调理了几天,没成想,竟然活过来了。

    老汉见年轻人这般行径,也看出个大概,感情这年轻人好像对以前的事不记得了。

    是的,年轻人失忆了。

    “那个......年轻人......你可还记得你的名字?”老汉吞吞吐吐的问着,语气中竟然有着难为情的感觉。

    “我......我叫......我叫......”年轻人极其痛苦的回忆着自己的名字,却始终想不起来,就差拿头去撞墙壁了。

    “好了,好了,想不起来就不要去想了,你好好休息吧!有事就叫我,我就在院子里。”老汉见年轻人这个状态,恐怕也问不出个什么来,索性带着姑娘出了房间。

    这小姑娘刚才着实被年轻人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不过这年轻人眉宇之间的那一丝灵气很是招人喜欢,姑娘也知道了年轻人的状态,竟然瞬间就转惊为喜,脸上立马就绽放出花一样的笑容。

    “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要不我给你取一个吧。”姑娘已经被老汉拉出了房门,可能是挣脱开了,此时竟探着头笑嘻嘻的对年轻人说道。

    “我......”年轻人此刻也是一脸无辜,他是有名字的,只是失忆忘了而已,姓名这东西,是受之父母的,哪能随便乱改。

    估计是老汉又拽了一把姑娘,只见姑娘一个踉跄,消失在年轻人眼前。

    “我说丫头,你是个女儿家,哪能一天这啊那的。”

    “我怎么了我,我又没说什么。”

    “那你还想说什么,真是把你惯坏了。”

    “我......好了好汉,我去烧水做饭了。”

    “你也就剩这点用了,不然早把你嫁了,省得清净。”

    “好啊!明天我就去闻风楼,随便找个男的嫁了算了。”

    “你......”

    年轻人躺在床上,听着院坝里两父女的嚷嚷,心头竟有说不出的滋味,他知道这是两父女闹着玩的,但那种感觉并不陌生,而且很亲切,很舒服。

    但是他脑袋依旧啥都想不起来,头像是要爆炸了般,很多零散的画面碎片就这么快速的从眼前闪过,却连一张完整的景象都拼凑不出来。

    越想越头痛,越头痛越想,院子里的两父女还在时不时的吵着嘴,估计这已经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了。年轻人听着听着,竟然又沉沉的睡去了。

    山里的夜很凉,虽然现在还正值酷夏,但一到了晚上,再燥热的天气,经过山风一吹,也叫人凉爽无比。所以山里的人,晚上都喜欢聚在院子里,躺在凉棍上,摇摇蒲扇,吹吹牛。这生活很是惬意。

    老汉家里就他跟姑娘两人,此时正在院坝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突然,房间内传出声响,像是东西倒地的声音,而且动静很大,爷俩都听见了。

    “咦?那小子醒了?”老汉一下子反应过来,感情屋里还躺了一个,也是几天没进东西了,这会儿怕是饿了。

    “丫头,去看看。”老汉慵懒的说着。

    其实还没等老汉说完,姑娘已经站了起来,本就准备进去看看情况,听得老汉使唤,便骄哼了一声“哼”

    “诶,诶诶,别乱动,你伤还没好完呢。”姑娘一进屋就看见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像只爬虫一样在地上挣扎,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年轻人也不理会,非要硬撑着自己站起来。试了好几次,还是失败了。他身体太虚弱了,虚弱到连站立都是一种奢望。

    “都说了别乱动,你要敢再晕了,小心我把你扔回山里去。”姑娘也是不客气,连哄带恐吓的嚷嚷道。但手上也没闲着,连忙过去扶起了年轻人。

    “我想到外面透透气。”这可能是年轻人这么久以来,说得最有用的一句话,其实年轻人体质很好,一看便是个练家子,只是昏迷太久,再加上身上有伤,此刻太虚弱了而已。

    “这......”“好吧!我扶你出去。”姑娘犹豫了一下,感觉也犟不过,便扶着年轻人出了房门。

    这农家院子也不大,一个正堂,正堂东边便是起居室,西边是柴房,穿过柴房往后是一个不大的后院,后院里也没什么值钱的家什,都是些农用工具,后院后面便是一排牛棚,此时牛棚里只有一头老黄牛,正拍打着尾巴。

    姑娘扶着年轻人跌跌撞撞的,总算是来到了院里,年轻人也不客气,一屁股便坐在了藤条椅上,姑娘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你先坐这儿,不要到处乱动。”说完,姑娘便去了柴房。

    “身体好些了没有?”老汉应该不太会关心人,问起话来略显生硬。

    “好点了,谢谢大叔。”年轻人其实早就醒了,他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正努力回忆一些东西。但都是徒劳无功。还是没有头绪。不过倒是理清楚了怎么来的这里。

    “那就好,你要好好休息,我看你也是练家子,这皮外伤倒是无妨,但是这内伤......”老汉迟疑了一下,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

    “内伤?什么内伤?”年轻人莫名其妙的盯着老汉,竟不知所云。

    “来,先吃点东西,垫垫胃。”此时姑娘已经端着一碗白米稀饭和一些凉菜走了回来。

    这年轻人估计也是饿坏了,接过吃的,连忙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