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159章加入天刑卫
    庭院里,柳凌峰静静地坐在那里,在他身前摆着一张石桌,桌上放着两杯茶,杯口处茶香袅袅,看上去甚是诱人。

    有微风拂过,杯中波纹乍起,仿佛平静的湖面上泛起一层涟漪。

    李白衣毫无征兆地出现,并在柳凌峰对面坐了下来。

    柳凌峰好像早就料到了李白衣会出现一般,他头也没抬地将桌上的茶推了过去。

    李白衣伸手接过,默默地轻抿了一口,然后放下。

    “蕴之还在生我的气吗?”

    柳凌峰拿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问道。

    “嗯。”

    李白衣点了点头,他并不打算欺骗柳凌峰,柳蕴之确实还在生他的气。

    不然,今天他也不会独自一人来到这里了。

    柳蕴之就是因为还在生父亲的闷气,所以才连来都没来。

    “唉!这孩子……”

    柳凌峰叹了一口气,终是没舍得说些什么仿佛训斥的话语。

    “你也在生我的气吗?”

    柳凌峰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向坐在他对面的李白衣。

    李白衣摇了摇头,坦言道:“没有。”

    柳凌峰不解,“为什么?我把你赶出天云卫,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怨言吗?”

    李白衣再次摇了摇头,“没有。”

    对于柳凌峰将他赶出天云卫的事情,李白衣的心里是很坦然的,也可以说是毫无怨言。

    柳凌峰静静地凝视了李白衣一会儿,然后收回目光,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隋无忌去找过你了吗?”

    柳凌峰突然又问起另一件事情来。

    “还没有。”

    “还没有吗?那估计等下他就会去找你了。”

    柳凌峰轻轻放下茶杯,脸上毫无意外之色。

    他算准了无论早晚,隋无忌必然会来找李白衣。

    “我这边该问的已经问完了,你就赶紧回去吧!免得等下他寻不到人。”

    柳凌峰抬手饮尽杯中茶,然后缓缓地闭上眼睛,似是在回味茶香的浓郁醇厚。

    柳凌峰的话音还未落,李白衣便毫无征兆地起身离开了,正如他刚才毫无征兆地出现一般。

    当柳凌峰睁开眼睛时,他的对面早已没了李白衣的踪迹。

    ……

    不出柳凌峰所料,当李白衣回到家中时,隋无忌已经在客厅等着他了。

    客厅外,柳蕴之有些担心地拉住了李白衣。

    “放心,没事的。”

    李白衣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冲着她温和一笑。

    柳蕴之微微咬着嘴唇,脸上的担忧之色没有丝毫的减少。

    她可是知道坐在客厅里的那个人究竟代表着什么,那远不是现在的李白衣可以抗衡的东西,就连她的父亲,也未必可以与之抗衡。

    李白衣伸手按住柳蕴之的肩膀,目光直视着她的眼睛,仿佛要穿透到她的内心深处。

    良久,李白衣才一字一句地保证道:“你放心,在没有给你幸福之前,我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这句直白无比的话语,一下子便戳中了柳蕴之的内心,让她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

    “好端端的,你在说些什么啊!”

    柳蕴之满脸通红地别过了头,耳根处仿佛被涂上了红色的脂粉。

    李白衣也是有些羞涩地挠了挠头。

    他自己都不晓得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可得记住,说过的话,一定要作数!”

    柳蕴之转过头,目光湛湛地看了李白衣一眼,然后便逃也似得跑开了。

    看着柳蕴之慌忙逃离的身影,李白衣目光温柔地笑了笑,眼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

    “隋议事长,让您久等了。”

    李白衣缓步走进客厅,冲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的隋无忌行了一礼。

    隋无忌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了李白衣一眼,“我也才来不久而已。”

    “隋议事长突然来访,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李白衣直接开口问道。

    “哈哈,你小子是个爽快人,既然你都直接这样问了,那我也就不打什么马虎眼了,我今天来找你,不为别的,就是想知道你有没有意愿加入我们天刑卫。”

    隋无忌目光含笑地看向李白衣。

    “加入天刑卫,隋议事长难道不怕我再给您惹麻烦吗?”

    李白衣若有所指地问道。

    隋无忌哈哈一笑道:“你小子,实话告诉你,既然我敢收你,那就不担心你给我捅娄子,毕竟我可不像柳凌峰那样不讲人情。”

    李白衣笑道:“隋议事长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要是再开口拒绝,只怕就太不识抬举了。”

    隋无忌脸上一喜,“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李白衣道:“隋议事长如此看重,李白衣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哈哈哈哈!好!好!”

    听到李白衣这话,隋无忌终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同时连道两声好。

    见隋无忌满脸喜色,看上去得意无比,李白衣不由得皱了皱眉,然后开口问道:“隋议事长,不知我什么时候去报到合适呢?”

    隋无忌摆了摆手,“不急,不急,等我把任令写好,到时直接派人给你送过来,你拿着任令直接去报到就行。”

    李白衣:“那就劳您费心了。”

    隋无忌:“小事,小事,你就安心在家等任令吧!”

    说完,隋无忌便欲起身离开了。

    李白衣见状,也是赶紧转身相送起来。

    等到李白衣将隋无忌送走之后,柳蕴之立马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

    “你真的要加入天刑卫吗?”

    柳蕴之满脸愤怒地质问道。

    李白衣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苦笑着反问了一句,“刚才躲在外面偷听的人真的是你吗?”

    柳蕴之理直气壮地承认道:“是我,怎么了?”

    看着柳蕴之一副我偷听我有理的模样,李白衣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她现在这副模样,要是让那些她教的学生看到了,只怕一个个非大跌眼镜不可。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见李白衣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言语,柳蕴之立马再次追问道。

    李白衣无奈道:“既然你都听到了,那又何必再问呢?”

    柳蕴之仍是有些不相信,“你真的决定加入天刑卫了?”

    李白衣点了点头,“真的。”

    “你,你……”

    柳蕴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气呼呼地好像都要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这一幕,李白衣的脸色也是瞬间大变,他赶紧伸手扶住了柳蕴之,“蕴之,你没事吧?”

    “呵呵呵呵!吓到你了吧!我能有什么事!”

    柳蕴之突然抿嘴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是瞬间恢复了正常。

    李白衣微微一愣,脸上不由得再次露出一抹苦笑。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对不起哦!我可不是故意要这样捉弄你的,只是,谁让你什么事情都不事先告诉我呢!”

    柳蕴之先是有些抱歉地低下了头,然后又一脸不满地冲李白衣撇起了嘴。

    她大致能猜到李白衣加入天刑卫是为了什么,只不过让她感到不岔的是,李白衣竟然没有提前告诉她,好像是对她不信任一样。

    这让她心里略微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