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139章再相见
    楼层上下出口处,燕湘湘沅秀秀等人齐齐站在那里,凝目望向白述。

    “白述!”

    银狐率先大喊了一声,然后便快步飞奔了过来,直至冲到白述身前,她才矜持地稳住身形,没有一下子扑到白述身上。

    饶是如此,她也是忍不住紧紧地抓住了白述的胳膊,似乎生怕他下一秒就会突然消失一样。

    看着飞奔到眼前,紧紧抓住自己胳膊的银狐,白述嘴角一扬,脸上不由自主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你怎么回来了?”

    因为被银狐抓住了右臂,白述只能伸出左手,轻轻地在她头上揉了一下,但又想到这样有些太过于亲密,所以他又赶紧收回了手。

    “我刚执行完任务,路过这里,所以就想过来看看,结果发现你和寿伯都不在……”

    “白述,你这一个月到底跑去哪里了,连个消息都没有,大家都很担心,你知不知道?”

    银狐话刚说到一半,燕湘湘等人便走了过来,其中,沅秀秀当先发起了难,大声质问起白述。

    白述被沅秀秀这么一问,当即便有些羞愧起来,他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一时竟不知该从何说起。

    见白述只是苦笑,却不说话,沅秀秀不由得再次开口问道:“你难道不准备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白述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只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沅秀秀道:“从头说起。”

    白述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这时,芷香突然一脸冷漠地走了过来,她旁若无人地打断了白述,用略带着点吩咐意味的语气道:“仪器已经准备好了,快把病人抬过去吧!”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的反应,芷香转过身子,自顾自地离开了。

    沅秀秀扭头看了一眼芷香离开的背影,然后目光冰冷地看向白述:“她是谁?什么病人?有人受伤了吗?”

    沅秀秀连击三问,目光直射向白述的眼睛。

    白述道:“她是这家医院最厉害的大夫,我的一位朋友受伤了,需要她来救治。”

    “燕叔,赶紧叫人把暮秋抬过去。”

    白述向沅秀秀解释完,立即便开始吩咐起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燕峰。

    “是,少爷。”

    燕峰点头应了一声,然后便立马开始安排人去做这件事情。

    在燕峰的指挥之下,几个白云卫连床带人一起,将暮秋给运往了芷香所指定的房间。

    见到一众白云卫抬着人离去,站在一旁一直未开口说话的燕湘湘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白述,这位小姐是?”

    燕湘湘一开口,沅秀秀和银狐两人也是立马目光如箭般看向白述。

    白述道:“她是我在城外认识的一位朋友。”

    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说谎,暮秋确实是他在城外认识的朋友。

    燕湘湘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脸上虽然仍带着些疑惑之色,但是三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再继续追问。

    见三女没有再问,不知为何,白述心底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对了,你还没说你这一个月都跑去哪里了呢?难道真是去了城外吗?”

    沅秀秀想起刚才问过白述的问题,不由得第三次开口问道。

    白述点了点头,“恩,确实是去了城外。”

    “你,你还真跑去了城外啊!你不要命了吗?”

    见到白述点头承认,沅秀秀心底的火气腾地一下就冒了出来,顿时对白述怒目而视。

    “白述,你太不知轻重了!”

    就连一向好脾气的燕湘湘,此时也是动了火气,没有如往常一般去安抚沅秀秀。

    “白述,你出城的行为确实欠缺考虑了。”

    银狐也是皱着眉头和沅秀秀二女站在了一起。

    看到三女皆是如此生气,白述还能说些什么,只能是低眉顺眼地任由她们数落了。

    三女围着白述数落了一会儿,然后便将这件事情给抛在了脑后,转而问起了白述在城外的见闻。

    三女都对城外了解不深,唯一说得上是在城外待过几天的,也就只是燕湘湘和银狐了。

    不过银狐只是执行任务时偶尔从城外经过,真要说她对城外有什么了解,那则完全是无稽之谈。

    至于燕湘湘,她也只是小时候随从长辈一起,在城外安全地带待过一段时间。

    说起对城外的了解,她也同样是所知甚少,比银狐强不到哪里去。

    而至于沅秀秀,她就只在出城历练时见过一次城外的风貌,除此之外,对于城外,她是真真的一无所知。

    白述见三女都是好奇无比,他也不想扰了三女的兴致,索性就坐在长凳上,开始大侃特侃起来。

    什么长着十二双眼睛的奇特生物,白天睡觉,晚上四处觅食的无头林怪,像河流一般流动的沙子,鸟头虎身的异能兽,一辈子只能在天上飞,死后才能落地的不落鸦。

    白述讲得声情并茂,三女也是听得津津有味,一时之间,竟好像四人一起去城外走了一遭一样,令人如梦似幻。

    “少爷!”

    就在白述刚讲完他如何智斗地底鳄之时,燕峰走过来轻声唤了一句。

    白述停下讲述,抬头看向燕峰,问道:“怎么了?”

    燕峰道:“暮秋小姐醒了,只是……”

    白述:“只是什么?有什么话燕叔你就直说,不必吞吞吐吐。”

    燕峰:“只是她好像失忆了。”

    “失忆?!”

    白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失忆了呢?

    “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白述站起身子,决定去瞧一瞧,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燕峰在前面带路,白述和沅秀秀三女一起跟在后面。

    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一间病房前。

    病房门口站着两个白云卫,见到白述等人,立马低头打开了病房门。

    白述率先走了进去,沅秀秀三女紧随其后,燕峰则是关上门,守卫在了门外,没有进来。

    病房里,暮秋正一脸茫然地坐在那里,偏头凝视着窗外的方向。

    芷香则是一脸困惑地站在床前,眉头紧蹙。

    “暮秋,”

    白述走到病床前,轻声唤了暮秋一句。

    暮秋茫茫然地看了白述一眼,没有说话。

    看着暮秋眼中的陌生之色,白述不由得心头一突。

    难道暮秋真的失忆了不成?

    可是一个人好端端的怎么说失忆就失忆了呢?

    “芷香大夫,她,她真的失忆了吗?”

    白述不由得看向站在一旁,眉头紧蹙的芷香。

    芷香偏头看了白述一眼,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一时倒是令得白述有些茫然不解起来。

    “她,她的情况有些复杂,我,我还需要再观察观察才行。”

    芷香低头想了一下,最后这样说道。

    白述见她眉头紧蹙,知道她也是没有什么答案,所以也就没有再问,只是略有些感伤地看向一脸茫然地坐在那里的暮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