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136章退去
    “看这白述的身手,若不是他乃一介平凡者,只怕这烈焰刀石坚未必能轻易拿住他。”

    白述和石坚相斗之时,白连同身边的白衣女子,就在远处隐匿地带遥遥观望着,此刻见白述竟连连躲过石坚两击,白衣女子不由得开口暗暗赞叹起来。

    白眉头一挑,不甚在意道:“蚂蚱再跳又岂能跳得出巨人之手,无非是垂死挣扎罢了。”

    听到白这话,白衣女子顿时略显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她心知白是一个心气极高之人,怎地今日竟会对白述这一介平凡者作出如此评价,这显然与其往日作风不符。

    虽然心里感到诧异,不过白衣女子终是没有直接开口询问。

    她知晓白的脾气,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多嘴打听为好。

    躲开石坚的攻击,白述身子猛然向后一跃,直跳出数十丈之远,大大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石坚乃是一位异能者,此刻他尚未动用异能,白述便已经有些招架不住,若是他再动用身上原力,催动异能发动攻击,那白述可就真的是在劫难逃,休想再避开一击了。

    白述自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故意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大大拉开。

    这样即使石坚突然发动异能攻击,他也好有个缓冲应对的余地。

    异能者的异能攻击是有一定范围的,距离的远了,那异能攻击就起不到作用了,就像暮秋的火之异能只能在百米之内发挥作用一般,远了就不行了。

    对于白述的这点小算盘,石坚自是瞧得一清二楚。

    只不过他懒得去计较这些,况且他也早已看出白述乃是一介平凡者,若是对付一个平凡者,他石坚还要动用异能,那在这一众兄弟面前,他的脸可就丢大了。

    人活在世,命可以丢,这面可是万万丢不得。

    这乃是石坚的处世格言。

    他这个人,其实最好面子,虽然往日里嘴上从不提起,但心里却是把这面子二字看得比什么都重。

    倘若真有一天丢了面子,恐怕他真会一刀抹了脖子,再无颜面苟活于世。

    “小子,我看你能躲得几次,且再吃我一刀!”

    话刚说完,石坚便再次提刀冲向白述。

    这一次他完全封死了白述的退路,手中长刀呼呼生风,刀气四溢,直将掠过的地面割裂出一道道口子。

    见石坚再次提刀冲来,白述本想再如前两次一般闪身避开,可他身体刚一动,立马便感觉到一股刀气扑面而来。

    原来石坚早在冲来之时便挥刀斩出几道劲气。

    这几道劲气刚猛无比,连在一起,如同一张大网,将白述团团罩住。

    此时,白述真是全无闪避之所,只感四面八方全都让石坚用刀气给堵住了。

    真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眼看着石坚的长刀愈来愈近,白述只觉得额头冷汗直冒,一张脸早已变得苍白一片,全无一丝血色。

    锵!

    就在石坚之刀马上就要落在白述头顶之时,暮秋忽然提剑而至,只见她右手手腕一翻,手中长剑已是如同蛟龙出海一般,直直地撞在石坚的刀上。

    只是这一击,石坚便被暮秋给拦了下来。

    暮秋一剑挡下石坚之刀,左手抓住白述的后衣领子,身子一晃,接着便提住白述,整个人飘然退出数十米之远。

    暮秋的身法极快,再加上石坚全然没想到有人会出手相阻,所以等到他反应过来之时,白述早就被暮秋带到了安全地带。

    十多个白云卫齐齐将他二人挡在身后。

    石坚若是还想再次攻击,显然已是不大容易了。

    将白述带到安全地带后,暮秋便放开了抓住白述后衣领子的手,同时脸上闪过一丝歉意之色。

    她虽是出手救了白述,但这样提着白述回来,终是有些不妥,平白让他在一众护卫面前丢了脸面。

    白述在地上站定,脸上颇有些惊魂未定,待到心神安定下来后,抬头看到暮秋脸上的歉意之色,他顿时就有些疑惑了起来。

    暮秋出手救了他,何故还露出这样一副神色呢?

    对于暮秋所担心的面子不面子的问题,白述显然是一点都没想到。

    不过就算他想到了,只怕也不会放在心上。

    事急从权,在性命攸关之际,白述哪里还会在意什么脸面不脸面的问题。

    活命才是最为要紧之事!

    “少爷,你没事吧?”

    燕叔快步走到白述身旁,语气担忧无比地问道。

    经过这一会儿的歇息,燕叔的体力已经略有恢复,不至于连站都站不稳了。

    白述摇了摇头,“燕叔放心,我没事,多亏了暮秋及时出手相救。”

    “多谢暮姑娘了,以后若是遇到什么困难,大可来启蒙城找我,燕峰虽不才,但一些小忙还是帮得了的。”

    燕叔满脸感激地冲暮秋道了一声谢。

    对此,暮秋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她出手救白述可不是为了将来有难可以去启蒙城寻求帮助。

    她只是不想看着白述就这样被人一刀砍死罢了。

    毕竟白述曾答应了要带秋秋去他家里玩的事情还未兑现。

    石坚眼看白述已经被白云卫给牢牢护住,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无比。

    瞧这情形,只怕他很难再取得白述性命了。

    啾啾!

    就在此时,远处突然响起两道急促无比的口哨之声。

    石坚陡然听到这哨声,顿时脸色一变,大手一挥,高喝道:“兄弟们,撤!”

    随着他这一声大喊,那些本来正和白云卫交战的黑衣人顿时抽身而撤,一个个仿佛看见了猫的老鼠一般,急急扭头奔跑而去。

    石坚目光冰冷地瞪着白述瞧了一会儿,然后又冷冷地看了燕叔和暮秋一眼,似是要将他三人的相貌牢牢记住,好待日后再来寻仇。

    白述见石坚目光冰冷地瞧向自己,心知对方这是要记住他的长相,好待下次遇见再取他性命。

    念及此,白述不由得大感头疼。

    怎么这平白无故的总是有这么多人想杀他啊!

    他又不是什么圣僧转世,杀了他吃肉可以长生不老。

    石坚暗暗记下白述等人的相貌后,便带着一众黑衣人匆匆离开了这里。

    他们似乎是收到了什么命令一般,竟是说撤就撤,全无半点犹豫停留。

    “这是组织的召集令。”

    和白一起隐匿在远处观望的白衣女子,此刻自然也是听到了这哨声,她眉头微微一皱,轻声念叨了一句。

    这哨声十分急促,显然是负责传达命令的人焦急无比。

    只是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让传令之人如此焦急无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