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127章那个女人
    对于燕湘湘等人来说,白述已经消失了整整一个月了。

    音讯全无!

    就连负责保护他的寿伯也是没了踪迹。

    整个白家空荡荡一片,客厅地上落得灰尘也积的有薄薄一层了。

    要知道,这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那时,寿伯每天都会进行打扫。

    而客厅也一直都是干净到一尘不染,光可鉴人。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白述不再来学院,客厅不再干净,寿伯也失去了踪影。

    白家完完全全变成了一幅人去楼空的状态。

    没有一点点征兆,事情就这样突兀地发生了。

    白述和寿伯一起消失了。

    “喂!请问是沅秀秀同学吗?”

    “你是?”

    “我的天,终于联系到你了,我是唐小德,你还记得吧?”

    “哦,白述的跟班啊!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额,其实我想问一下,述哥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啊?我已经好几天联系不到他了,他最近有去过学院吗?”

    “你也没他消息吗?”

    “没有啊!我最近一直都待在夜雨学院,给述哥打云端又打不通,怎么,难道最近你也没见过述哥吗?”

    “没有。”

    “述哥也没去过学院?”

    “没有。”

    “那,那能不能拜托你去述哥家里看一看,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好。”

    “如果有发现什么的话,请务必联系一下我,拜托了。”

    “嗯。”

    轻轻点了点头,沅秀秀淡淡地挂断了云端。

    “唐小德也联系不到白述吗?”

    燕湘湘皱眉问道。

    “好像是这样。”

    沅秀秀轻轻颔首,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白述已经消失一个月了,这期间她和燕湘湘各处都去打听了,可是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得到。

    她们现在就差直接去启蒙城白家问个究竟了。

    “湘湘姐,你不是白述的未婚妻吗?难道你就没有他家里人的联系方式吗?”

    沅秀秀忽然提起这件事情,尽管她一点也不想提起这件事情。

    “那个,那个。”

    燕湘湘突然支支吾吾起来。

    她确实是白述的未婚妻,不过,她跟白述家里人的关系并没有沅秀秀想象中的那么亲密。

    白述的妹妹白霓凰一点都不喜欢她。

    而且,白述的父亲母亲也只是把这当成一场家族之间的交易。

    对于她这个所谓的儿媳妇,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关注。

    所以,除了白述,她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白家人的联系方式。

    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在白家人眼里,也只是一个单纯的陌生人罢了。

    “湘湘姐,要不我们再去白家看看?说不定白述就回来了呢!”

    见燕湘湘支支吾吾的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沅秀秀也就没再继续追问,只是在心底暗暗留下了一个疑问。

    “好,那我们放学就去吧!”

    燕湘湘急忙点头同意道。

    她还以为沅秀秀会继续追问下去呢!

    要是那样的话,她可就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她并不想对沅秀秀撒谎,可是,她也真的很难把真相说出来。

    因为那等于是在揭自己的伤疤。

    她真的做不到那样,之前现在的她做不到。

    ……

    白家,

    一身黑裙的银狐静静地站在门前。

    她刚执行完一次任务,路过天云城,所以想来看看白述。

    砰砰!

    轻轻敲了两下门,久久没有得到回应。

    银狐并不知道白述已经失踪了一个月,白家没人的事情。

    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应,银狐顿时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难道白述和寿伯不在家吗?

    这样想着,银狐迈步走到窗户旁,隔着透明的玻璃向里面望去。

    只见客厅里空无一人,沙发旁的桌子上,白瓷盘中的水果也萎缩成了一团。

    看到这一幕,银狐的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了。

    看桌上水果萎缩坏掉的样子,白述他们应该是很久没回来了。

    难道他们有事离开了天云城吗?

    听说最近天云城外爆发了兽潮,白述他们该不会是为了躲避兽潮,所以离开了这里吧!

    结合自己曾得到的一些消息,银狐在心中暗暗猜测道。

    来之前,她并未想到白述和寿伯会离开这里。

    但现在看到这里的状况,她此次恐怕真的是白跑一趟了。

    “可是他们离开这里,又会去哪呢?”

    想到白述他们的去向,银狐不由得皱着眉头思考起来。

    白述他们从来没告诉过她,如果他们离开这里会去哪里。

    这让她以后去哪里找他们啊!

    “啊!啊!烦死了!”

    银狐莫名地有些烦躁起来。

    一个月的暗杀生活本就令她疲惫不堪,现在又遇到这种费脑筋的事情,她实在是无法像平日里那般冷静下来。

    “你是,银狐?!”

    就在这时,一道略显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银狐循声扭头看去,只见燕湘湘和沅秀秀正一脸惊奇地看向她。

    银狐皱起眉头回想了一下,“你们是白述的朋友?”

    她想起自己曾在白述家里见过两人。

    “对,我们是白述的朋友。”

    燕湘湘笑着点了点头。

    “怎么没看到白述,他没和你在一起吗?”

    沅秀秀皱着眉头问道。

    她对银狐没什么好感,总觉得这个女人跟白述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他怎么会和我在一起?”

    面具下的银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这个说话有些冲的女孩子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白述怎么会和她在一起呢?

    她也在找白述啊!

    沅秀秀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银狐,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难道你也是来这里找白述的吗?”

    银狐轻轻颔首:“对啊!你们知道他搬去哪里了吗?家里好像很久都没人住了。”

    “白述搬家了吗?”

    听到银狐的话,燕湘湘顿时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她。

    “他没搬家吗?”

    银狐同样疑惑地看向燕湘湘。

    “白述已经失踪一个月了,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沅秀秀用略显狐疑地目光看向戴着狐狸面具的银狐。

    “白述失踪了?!”

    银狐十分震惊地看向沅秀秀。

    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他是怎么失踪的?”

    震惊过后,银狐目光冰冷地看向沅秀秀。

    面对银狐冰冷的目光,沅秀秀没有一丝惧怕之色,她淡淡地说道:“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已经一个月没去学院了,并且怎么也联系不到他。”

    “难道又是那个女人?”

    面具下的银狐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森冷杀意。

    白述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一个月,他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并且很有可能和那个女人有关。

    “那个女人?她是谁?白述的失踪难道和她有关吗?”

    沅秀秀注意到了银狐的话,不由得急声问道。

    银狐淡淡地扫了沅秀秀一眼,缓缓吐出一个名字,“白。”

    “白?!”

    沅秀秀和燕湘湘齐声惊呼起来。

    是啊!她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那个女人可是袭击过白述好几次的家伙。

    白述的失踪肯定和她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