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113章齐天王的请求
    与唐小德分开后,白述便独自回家去了。

    今天是学院休息日,他可以随意支配自己的时间。

    回到家,银狐正在院子里练着剑。

    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她的身体基本上已经全部恢复了。

    “白述,看剑!”

    看到白述回来,银狐轻喝一声,直接一剑刺来。

    “银狐,你……”

    慌乱之下,白述连连后退,最后整个人贴在了身后的墙体之上。

    看着近在咫尺的锋利长剑,白述苦笑了一下,说:“你最起码得扔给我一个盾牌吧!我可做不到空手接白刃。”

    银狐收起长剑,“白用炸弹炸你的时候,可没见她提前扔给你一套防爆服。”

    “……”白述。

    “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抬手抹了一下额头细密的汗珠,银狐淡淡地说了一句。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白述顿时吃了一惊。

    这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要走啊!

    “组织下达新任务了,作为一个杀手,我可不能一直这么闲着。”

    银狐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猎人组织可不养吃干饭的家伙。

    一份付出一分收获。

    作为杀手,就要去做杀手应该做的事情。

    她已经在这里耽搁太久了。

    组织已经有些不满了。

    白述皱了皱眉,也是不好说些什么。

    这毕竟是银狐自己的事情,他没办法,也没理由去过多干预。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想了想,白述还是轻声嘱托了一句。

    说起来,他们也算是共同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人,感情还是有的,只不过并没有那么露骨就是了。

    “嗯。”

    银狐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屋子。

    白述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然后也是进了屋,向地下室走去。

    一如往常地锻炼了一番后,白述便盘腿坐在那里发起了呆。

    “白述!白述!”

    就在这时,白述脑海里忽然响起了齐天王略显急促的声音。

    白述回过神,双眼一闭,慢慢进入到自己的识海之中。

    四周依然弥漫着白色的雾气,看不清这里的全貌。

    “白述,这里。”

    雾气散开一个口子,齐天王冲白述招起了手。

    白述赶紧快步走了过去。

    “齐天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看到齐天王脸上急切的神色,白述顿时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不然,齐天王不会露出这样一副模样。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如此慌张的样子。

    “出大事了,真正的大事情!”

    齐天王皱着眉头,走来走去,露出满脸的焦急之色。

    “出什么大事了,您倒是说说清楚。”

    白述有些疑惑,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竟然连齐天王这样的一代兽王都会如此慌张。

    “我快让人给打死了!”

    齐天王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什么?!”

    白述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眉头紧紧地皱成一团。

    齐天王这句话里的信息量着实有些惊人啊!

    他快让人给打死了。

    他是什么人?他可是一代兽王啊!

    基本上算是已经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了。

    如此强大的一个人,现在竟然快让人给打死了。

    那出手打他的人该是有多强啊?

    恐怕绝对是已经真正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了吧!

    这样恐怖的人物,齐天王究竟是怎样招惹到的啊!

    “打你的不会是我们人类的强者吧?”

    白述不由得想到一种可能。

    人类中确实存在着这样强大的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不是!”齐天王断然否定道。

    “打我的人是和我一样的家伙。”

    齐天王又接着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白述先是一愣,接着立马便反应了过来。

    另一位兽王!

    可是,同样是兽王,对方竟然有这么强吗?

    还是说,齐天王在兽王这一境界里属于最弱的那一类。

    这样想着,白述不由得十分狐疑地瞥了齐天王一眼。

    “小子,本王可没你想的那么弱,和我交手的兽王可不止一个那么简单。”

    似乎注意到了白述的一瞥,看穿了他内心的想法,齐天王不咸不淡地说道。

    白述挠了挠头,“瞧您说的,我何曾怀疑过您的实力。”

    “哼!随你怎么想,本王的实力远不是现在的你可以轻易揣测的,你只需要知道,本王是被人围攻了就是。”

    齐天王冷哼了一声,也没在意白述刚才的冒犯。

    他只是本体留在白述体内的一缕神识,如果他的本体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他说不定还要仰仗白述来帮一下他呢!

    所谓神识,就是精神力修炼到一定程度才能产生的东西,类似于灵魂的一种,只不过没有灵魂那么诡异就是了。

    世间留有传言,神识不灭,永生不死。

    虽然夸张,但是在某种程度上神识确实可以让人得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那您现在的状况如何了,可有机会逃脱?”白述问。

    齐天王皱了皱眉头,“很难。”

    白述:“那您把我叫来,可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齐天王:“我希望你能去找到我,并将我身上的武器收回。”

    白述苦笑了一下,“您这不是难为我吗?凭我的实力,恐怕根本就接近不了你们交手的地方,我又如何去收回您的武器呢?”

    “不需要你接近,你只需要站在能感知到它的地方就行,我会传你一段口诀,到时候你只需念动口诀,它便会自己来找你。”

    “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干,等你帮我把武器收回后,我会传你一套独门棍法,准保比你练的那军中武技厉害。”

    齐天王先是说出自己的请求,然后又做出了一个口头的保证。

    “好,我答应你。”

    白述略一思虑,然后便答应了下来。

    齐天王现在就存在于他的识海之中,如果不答应他,谁知道他会不会用什么特殊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因此,白述只能是答应下来,至于要不要去做,那得先去看看事情的可行性大不大,如果没什么危险的话,顺手一做,也费不了多大的事。

    如果发现事不可为,那他自然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好小子!算本王没看错人,我这就把口诀告诉你。”

    齐天王见白述答应的痛快,也没趁机要求一些什么,他顿时大为满意。

    他本来还想着要是白述不答应,他就凭着消耗一下神识也要威胁白述答应下来。

    但现在看来,那大可不必。

    白述还是一个很识大体之人,并没有做那趁人之危的事情。

    这也不由得让齐天王对白述好感大增。

    他倒是没想到白述是因为担心他报复才暂且答应这一点。

    齐天王是一个行事坦荡的兽王。

    勒索威胁那种卑鄙之事,他向来不屑为之。

    因此,就算白述刚才真的不答应,恐怕他也未必会做出出手威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