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103章一瞬让人变强的法子:白日做梦
    城外。

    某处长满荆棘的杂草丛中,一位脸上蒙着黑布的男子,正一动也不动地趴在那里。

    他的身上披着具有迷惑性质的衣物,双眼锐利如鹰,眼角处有着一道十分显眼的凸起状疤痕。

    男子安静地趴在那里,目光紧盯着前方。

    而在前方不远处的地方,此刻,正有一只长相如同麋鹿一般的奇特生物驻足在那里。

    麋鹿低着脑袋,正陶醉不已地啃食着地上不多的植物,嘴角带沫,吃得津津有味。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当麋鹿吃的差不多,正欲抬起头之时,男子动了。

    很显然,男子一直都在等待这一刻,他是一名伺机而动的猎人。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甚至更短,男子已经动作轻柔而又快速无比地,从身子下面抽出了一把长相如同弯月的长剑。

    手里握着弯月长剑,男子整个人瞬间窜了出去,如同一支离弦之箭,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

    刺啦!

    伴随着一道利剑划破血肉之声,麋鹿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大睁着眼睛倒了下去。

    砰!

    麋鹿歪头倒在地上,不算巨大的身躯激起一片灰尘。

    刚才,男子一剑割破了麋鹿的喉管动脉。

    见到麋鹿已死,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直接麻利无比地剥起了它的皮。

    男子的动作熟练无比,很显然,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做了。

    恐怕已经有过上千次了。

    动作麻利地剥掉麋鹿的皮,男子随手扔在一边,然后用剑剔掉麋鹿的骨头,只留下一摊软肉。

    一剑挑起这摊软肉,男子眉角露出一抹笑意。

    看来今天可以开荤了。

    男子这样想着。

    嗷!

    就在男子有些欢喜之时,远处嗅到血腥味的野兽们忽然仰天发出一声大吼。

    它们要来夺取食物了。

    鲜美的血腥味已经将它们的味蕾完全激活起来了。

    “该死!”

    听到吼叫声,男子脸色一变,低头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便快速无比地离开了这里。

    那些野兽会顺着血腥味找到这里,他必须尽快离开。

    只希望,麋鹿的那张带着浓烈血腥味的皮可以瞒天过海,暂时拖住它们。

    不需要多久,只要稍稍拖上那么一会儿,他就能彻底远离这里,进入血腥味更浓的死寂之林。

    到了那里,他就安全了。

    死寂之林可是城外的一处凶地,这些生活在林子外面的野兽绝对不敢靠近。

    嗖!

    一个纵身窜进林子,男子很快便消失在黑色的密林之中。

    死寂之林算是城外最繁密的一处林子了。

    “吴蚣,你又跑去做什么?”

    见到男子归来,肤色黝黑的竹行风顿时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不满之色。

    “在这荒无人烟的城外,我能做什么,还不是去为大家搞点食物。”

    说着话,吴蚣将剑上挑着的麋鹿之肉甩给了坐在一旁的竹行烈。

    “呦!今天可以开荤了。”

    竹行烈也不嫌脏,直接一手抓住,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

    躲在这种地方,每天就是啃硬邦邦的干粮,他们几个的嘴里早就快淡出鸟来了。

    “咦!臭死了。”

    坐在树枝上的白急忙伸手捏住了鼻子,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

    她是标标准准的素食主义者,沾不得半点荤腥。

    “嘿!闻着臭吃着香就成。”

    竹行烈笑嘻嘻地去拾掇了起来。

    白撇了撇嘴,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色果子,咔嚓咔嚓地啃了起来。

    吃着再香,她也不会去尝一口。

    …………

    “寿伯,这个仇咱不能不报啊!”

    白述一脸的苦口婆心,一个劲地劝说着站在那里的寿伯。

    从天云卫那里回来后,白述便琢磨着要报仇,要彻底解决掉白,以除后顾之忧。

    可是,单凭他一个人,这事显然是办不成的。

    因此,他便想着要拉上寿伯一起干。

    毕竟,寿伯实力强大,真要硬碰硬打起来,白不一定是对手。

    说实话,白述的这个想法是很好地。

    可是他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寿伯绝不会让他置身于危险之中。

    所以,白述的这个想法,从一开始便注定无法施行。

    “少爷,该吃饭了。”

    寿伯完全无视了白述的言语。

    “寿伯,一句话,行不行吧?”

    看到寿伯这个态度,白述也不打算再多说了,直接就问最后一遍。

    “少爷,我不会和你一起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寿伯的态度依然未变。

    他绝不会同意白述要去城外猎杀白的要求。

    那太危险了,简直就是在赌博,筹码还是自己的生命。

    “行,寿伯,你不去是吧?那好,你要不去,那我就不吃饭了,从今天开始,我要绝食,你就看着我饿死吧!”

    白述一转身,直接上了楼。

    寿伯真要不答应,他也确实没什么办法。

    看着白述决然上楼的身影,寿伯不由得无奈地摇起了头。

    少爷这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性吗?

    走进自己的房间,白述一头扎在床上,心情郁闷无比。

    寿伯也是一样,总把他当成孩子。

    可他真的已经不是孩子了。

    况且,他不能真的一辈子都躲在城中不出去吧?

    这不就跟他前几天一直躲在家里不出去一个性质吗?

    白要真豁出去了,他躲在城内那也不安全啊?

    殊不知,前几天他躲在家里,白不照样还是来了吗?

    完全没用。

    都说穷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可那不要命的也怕疯子啊!

    白就是一活脱脱的疯子。

    对于她敢不敢进城来杀自己,白述是完全不会怀疑的。

    白是真敢这么做。

    关键就看她想不想了,还不是愿不愿意的事。

    “唉!”

    翻了个身子,白述无奈地叹起了气。

    都说人穷志短,活着憋屈。

    可他也不穷,志也不短,怎么感觉这活着还是一样的憋屈啊!

    “小子,干嘛唉声叹气的,捡了一条命还不满意啊?”

    脑海里,齐天王的声音响起。

    一听到齐天王的声音,白述立马就来了精神。

    “齐天王,您老这么厉害,有没有什么可以让人瞬间变得很强的法子啊?”

    “有。”

    “什么?您快说说,我这正愁呢!”

    “天快黑了。”

    “是快了,怎么了,这跟您那法子有关系吗?”

    “做梦去吧!”

    齐天王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然后便不搭理白述了。

    还什么一瞬间就能让人变强的法子,这世间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如果真的有,那一定是在做梦,而且还是白日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