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没有原因,我想而已
    “你到底要如何?”

    白述看向白凜,再次问道。

    白凜诡异一笑,“你真想知道?”

    白述:“洗耳恭听。”

    “神选之人共百人,只要大家都死了,这个预言不就变成真正的笑话了吗?”

    白凜脸上带着笑容,说出来的话却是冰冷无比,使人闻之不由得遍体生寒。

    而白述听了她这话,也是不由得瞳孔微缩,心中大骇不已。

    这个白凜果然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她竟想把这被神选中的人全部杀掉,以此来使神之预言沦为笑柄。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确实可行,但也着实疯狂无比。

    总之,一个正常人,绝对不会想出这种残忍的方法。

    “你现在是不是更加觉得我是一个疯子了?”

    似是看出了白述此时的内心想法,白凜满眼笑意地看向白述。

    白述:“这种想法也只有疯子才能想出来并毫不犹豫地去执行吧?”

    “呵呵!”

    白凜掩嘴笑了起来,也没有反驳。

    她的这个想法在常人看来确实疯狂无比。

    但在她自己看来,这简直是再普通不过了。

    既然神之预言上说,这百人中有可以拯救精灵一族的人。

    那她就将这一百个人全部杀掉。

    这样,神之预言就等同于是一个笑话了。

    而她的目地也就可以实现了。

    “那么,你现在一共杀掉了多少人呢?”白述问。

    “二十个人了哦!”

    白凜冲白述伸出两根手指,微微摇了摇后说。

    白述:“看来我是第二十一个人了。”

    “不,你是最后一个。”

    白凜摇了摇头,语气肯定地说道。

    “最后一个?!”白述大声重复了一句,明显有些惊讶。

    他怎么就变成最后一个了呢?

    “嘻嘻!其他人都已经死了,现在所谓的神选之人,就只剩下你和我了,除去我,你可不就是最后一个。”

    见白述一脸讶然之色,白凜略显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嘻嘻笑道。

    “不对吧!你不是才杀了二十个人吗?怎么就全死了?”白述有些不解。

    “对啊!我亲手杀掉了二十个人,然后剩下的人又被其他人给杀掉了,这很奇怪吗?”白凜冲白述眨巴了一下眼睛,露出一脸的无辜之色。

    白述紧抿了一下嘴唇,没有说话。

    这好像并不奇怪。

    “所以,这就是你铁了心要杀掉我的原因吗?”

    白述现在总算明白白凜为什么非要杀他不可了。

    搞了半天,他原来是最后一个人啊!

    他一死,神选之人就只剩下白凜一人了。

    而白凜又是绝对不会去遵循神之预言的人。

    如此一来,白凜的目地就完全达到了。

    “呵呵呵呵!”

    看到白述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白凜顿时拍着手掌欢快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笑你笨,猜错了。”

    “猜错了?这都不对,那你倒说说正确答案是什么?”

    “其实,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原因了。”

    “有吗?”

    “当然有,只不过你当时可能把那当成我的随口一说罢了。”

    “随口一说,”

    白述轻声重复了一句,脸上的疑惑之色愈浓。

    “算了,我就不跟你卖关子了,直接告诉你吧!免得等下你死不瞑目。”

    见白述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样子,白凜也是没了再继续打哑谜的兴致,她决定直接告诉白述原因了。

    “我之所以要杀你,不为别的,只因我想,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看着白述的眼睛,白凜十分淡然地说道。

    从一开始,这就没什么复杂的原因。

    只是因为她想而已。

    听了白凜的这个答案,白述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

    也就是这一瞬间的错愕,白凜直接一掌拍在了白述胸前。

    砰!

    一掌下去,白述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

    “少爷!”

    寿伯大叫一声,赶紧纵身跃向白述身子落下的方向。

    白凜突然出手,实在是太快了,电光火石之间,白述便已经中掌飞出。

    即使是一直在紧盯着白凜,寿伯仍然来不及阻拦。

    “找死!”

    听到动静,银狐冲出房间,大叫一声,直接提剑刺向白凜。

    原来她虽然赌气回屋,但其实一直在门后听着动静。

    “呵呵!”

    对于银狐迅如闪电的一剑,白凜丝毫不惧,掩嘴一笑,直接飞身躲过。

    砰!

    银狐一剑刺在沙发上,凌厉的剑气直接将铁檀木打造而成的沙发崩的粉碎。

    铁檀木乃是城外的一种古树,无枝无叶,质地坚硬耐腐,常常被用作打造家具之料。

    但因稀有难伐,故十分珍贵,寻常人家根本购置不起。

    “少爷,你没事吧?”

    寿伯纵身接下白述,急声问道。

    白凜这一掌正中白述胸口,其力道不大,但却暗劲十足。

    一掌下去,白述的脸上瞬间没了血色,苍白如纸。

    “咳咳!”

    白述重重咳嗽了两声,嘴角已是渗出血丝。

    “少爷!”

    看到这一幕,寿伯顿时大惊失色起来。

    白述如果在他眼前出了事,那他可就真是万死莫辞了。

    “寿伯,我没事。”

    白述摆了摆手,语气虚弱地安慰起寿伯。

    经过这么几天的锻炼,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自保之力。

    但现在看来,他还是差的太远。

    异能者的强大,远不是单纯地依靠肉体力量便可以轻易弥补。

    砰!

    银狐和白凜激烈地战在一起。

    借用本身异能之力,白凜的手掌被坚硬的绿色树皮状物体紧紧包裹住,缠绕凝结成一把绿色长剑。

    白色的剑光和绿色的剑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幅别样的美丽画面。

    银狐长剑如雨,密密麻麻地刺向白凜。

    白凜手中长剑翻飞,在空中勾勒出一片片叶子的形状,将银狐所刺之剑悉数弹开。

    两人一攻一守,一时之间,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寿伯,我没事,你快去帮银狐吧!”

    看了一眼银狐和白凜的胶着战斗,白述扭头冲寿伯说道。

    “可是……”

    看着面如银纸的白述,寿伯犹豫不决。

    “寿伯,我真的没事。”

    白述挣扎着站起身子,示意自己真的无事。

    “你快去吧!”

    见寿伯仍是犹豫不决,白述直接一把将其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