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白耳朵的猿猴,齐天王(求收藏评论)
    白述半靠在一旁的山洞壁体上,此刻,他的呼吸仍然十分紊乱。

    虽然凶猼的那一拳已经手下留情了,但无奈白述的体魄实在太弱。

    所以,这一时半会儿,白述的呼吸仍是不能完全平静下来。

    甚至于连开口说话都显得有些困难。

    在白述对面,沅秀秀和凶猼依旧进行着你来我往的交战。

    沅秀秀操纵着冰之异能,手中的冰刃如同不要钱一般,一把接着一把,丝毫不带停歇地掷向凶猼。

    而凶猼仗着自己坚硬的石塑身体,对于沅秀秀的冰刃攻击,也是丝毫不放在眼里,直接用身体一个个硬生生崩碎。

    一时之间,一人一兽竟是谁也占不了上风,陷入胶着状态。

    白述坐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这才感觉呼吸稍稍平稳了那么一点。

    “沅秀秀,我没事,你先停一下手,我有话问这家伙。”

    白述抬头冲沅秀秀喊道。

    他想问问凶猼,刚才为什么不对他下死手。

    要知道,它刚才如果想这样做的话,那白述现在绝对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坐在这里。

    听到白述的话,沅秀秀皱了皱眉,最后掷出一把冰刃,接着一个后跃,来到白述身旁。

    “你做什么?没死就开始嘚瑟了。”

    沅秀秀的嘴巴依然毫不留情。

    白述苦笑了一下,“我真的有事问它。”

    沅秀秀:“问什么?算了,随便你了。”

    沅秀秀本想问个究竟,但转念一想,她又觉得没这个必要,反正白述问的时候她就在这里,顺便听一下就是,不用非要自己追问,显得她有多在乎一样。

    白述抬头看向一脸木然地站在那里的凶猼。

    “你刚才为什么对我手下留情?”

    白述直接发问,丝毫不带拐弯抹角。

    “手下留情?怎么回事。”

    沅秀秀有些吃惊地看向白述,接着又扭头看向站在那里的凶猼。

    听到白述的问题,凶猼收起自己身上的凌厉气势,背上的眼睛一眨一眨地闪个不停。

    它似乎是想借此表达些什么。

    但很显然,白述和沅秀秀根本就看不懂,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皆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白述:“那个,你想表达什么还是直接说出来吧!我们理解有限,实在看不懂你眨眼睛到底是什么意思。”

    沅秀秀也在一旁点了点头。

    他们理解有限,实在不懂凶猼眨巴眼睛的意思。

    听到白述这话,凶猼背上的眼睛又剧烈地眨巴了几下,并且相比于刚才,它这次眨眼睛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看到这一幕,白述和沅秀秀再次互相看了一眼。

    这次,两人眼中皆是有了了然之色。

    很显然,凶猼不会说话。

    得出这个结论后,白述不由得伸手挠了挠头。

    这下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他恐怕是问不出什么了。

    毕竟,他是真的看不懂凶猼眨眼睛所要表达的意思。

    沅秀秀:“现在怎么办?它不会说话,你恐怕是问不出什么了。”

    “唉!”

    白述叹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明显的失望之色。

    他本来还想着和凶猼好好沟通一下呢!

    不知道为什么,相比于一直待在洞中的水狌,白述更愿意和这个出手袭击他们的凶猼交流。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吧!

    沅秀秀抬头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眨巴眼睛的凶猼,脸上露出疑惑之色,“白述,你看,它还在冲着我们眨眼睛,它好像是真的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讲欸!”

    白述抬头看向凶猼,只见凶猼依然在不停地冲着他眨巴眼睛。

    看着凶猼不停眨巴的双眼,白述竟是莫名地读到了一丝焦灼之意。

    “凶猼,你在担心什么吗?如果是的话,你就点点头。”白述试探性地看向凶猼。

    一旁,听到白述的问话,沅秀秀不由得惊诧地瞪起了双眼。

    白述难道看懂了凶猼眨眼睛的意思不成?!

    这次,听到白述的问话,凶猼没有再眨眼睛,它摇了摇尾巴,冲着白述点了点头。

    看到凶猼点头,白述若有所思地摸起了下巴。

    凶猼在担心,它在担心什么?

    这里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它担心的吧!

    不,棺椁,洞中的那副古老棺椁。

    难道它是在担心那副棺椁不成?

    可是,沅秀秀和他并没有要去动那副棺椁的意思啊!

    它为什么要担心呢?

    想到此处,白述不由得疑惑地看向那个放着古老棺椁的宽敞洞穴。

    水狌!

    忽然,白述脑海中灵光一闪。

    难道,凶猼不是在担心他们,而是在担心还待在洞中的水狌?

    水狌会动那副棺椁?

    不对!

    白述摇了摇头。

    如果凶猼是在担心水狌会动那副棺椁的话,那它就不会追着沅秀秀出来了。

    它应该待在洞中盯着水狌才对。

    “你到底在担心些什么啊?”

    想到这里,白述不由得头疼地看向凶猼。

    凶猼站在那里,四只耳朵高高地竖起,好像在倾听着什么动静。

    “哎!白述,你看,那里怎么突然冒起了红光啊?”

    就在这时,白述耳边忽然响起沅秀秀惊诧的声音。

    白述一愣,急忙抬头看去。

    只见那个放置着古老棺椁的昏暗洞穴,此刻竟然亮起红色的光芒,宛若一轮落日坠于洞中。

    看到这一景象,白述的心头不由得狠狠地跳了一下,他急忙转头向凶猼看去。

    可是,此刻,那里早已没了凶猼的身影。

    它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原地没有留下一丁点的痕迹。

    甚至于,白述都不敢相信凶猼竟然存在过那里一样。

    “凶猼不见了!”

    白述有些焦急地看向一旁的沅秀秀。

    沅秀秀皱了皱眉,“凶猼是谁?”

    白述一愣,然后也是皱起了眉头,“对啊!凶猼是谁?”

    这一刻,白述和沅秀秀竟然同时失去了有关于凶猼的记忆。

    沅秀秀:“好了,别管那么多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

    说完,沅秀秀暗暗地瞥了一眼那个向外冒着红光的洞穴。

    不知道为什么,那红光竟给她一种遍体生寒的奇怪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她小时候第一次看到暴走的异能兽那样,有一种什么东西正在顺着脊背慢慢向上蔓延的冰冷之感。

    小时候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现在的她却早就已经知道了它的名字。

    恐惧。

    这种诡异的感觉被人们称作恐惧。

    它是一种源于人内心深处的本能。

    “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白述没有回应沅秀秀的话,反而一步步地向着那个洞穴走去。

    “白述,你要做什么?”

    沅秀秀看到了白述的动作,她赶紧伸手拽住了他。

    “滚开!”

    白述忽然发怒,他一把甩开了沅秀秀的胳膊,快步向洞中走去。

    沅秀秀措不及防,直接被白述甩开了好几步。

    她还来不及去细想白述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白述便已经走进了洞中。

    “哎呀!不管了。”

    沅秀秀气的跺了跺脚,直接追了进去。

    不管怎么说,白述曾经帮助过她,燕湘湘也拜托过她,所以,于情于理,她都不能置白述于不顾。

    沅秀秀冲到洞中时,白述已经走到了那副古老的棺椁面前。

    并且,此刻,沅秀秀也发现了红光的源头。

    向往散发着红光的是那尊立在棺椁左侧不远处的石塑雕像。

    昏暗的洞穴中,它的身体散发着火红的光芒,宛若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只不过,它带给沅秀秀的不是炙热的灼烧之感,而是冰冷的森寒之意。

    “白述,快停下!”

    沅秀秀大喊了一声,语气之中带着急切之意。

    原来这时,白述正准备弯腰去碰那副古老的棺椁。

    听到沅秀秀的喊声,白述停顿了一下,他扭头看向沅秀秀,一双眼睛赤红无比,散着红芒。

    “白述,你怎么了?”

    看着白述赤红的双眼,沅秀秀心头一震,眼中满是担心之色。

    白述没有说话,他眼中的红芒微微闪烁了一下,仿佛是在挣扎,但很快这丝挣扎便被红芒淹没。

    白述转过头,继续着刚才的动作。

    很快,古老的棺椁便被打开了。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白述的动作极快,沅秀秀根本就来不及阻止。

    棺椁被打开,左侧雕像的红光也在这一刻亮到了极致。

    火红的璀璨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山洞。

    而棺椁之中的尸体也在这一刻彻底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身穿暗红色战甲的猿猴,长着白色的耳朵,紧闭着双眼,两手叠放在胸前,按着一根金色的碗口粗细大铁棒。

    它静静地躺在棺中,身体没有一点腐烂的痕迹,好似才死去不久。

    “兽……兽王?!”

    当看清楚棺中的尸体后,沅秀秀的脸庞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她似乎认出了棺中猿猴的身份。

    它好像是传说中的兽王,异能兽中拥有灵智的王者,可以瞬间摧毁一座中型城市的绝世强者,极度危险,极度恐怖,被人类列为禁忌。

    咔嚓!

    一道石头裂开的声音在洞中响起。

    这道轻微的声响在静默的洞中显得尤为清晰。

    沅秀秀扭头一看,只见那尊立于左侧的石塑雕像身上竟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啪!

    接着,布满裂痕的雕像仿佛再也承受不住一般,轰然裂开,碎成一地。

    璀璨的红光也在这一刻化为无数光点,慢慢消失。

    “白述!”

    沅秀秀也在这时猛地想起了白述。

    她急忙扭头向白述看去,只见此刻的白述已经瘫坐在了棺前,陷入昏迷。

    “白述,白述,醒醒,醒醒。”

    沅秀秀赶紧冲了过去,扶着白述的肩膀,着急地摇晃了起来。

    “你再这么摇下去,他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谁?!”

    沅秀秀警惕地看向四周。

    “呵呵!小丫头,你刚才不是已经看到本王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身穿暗红色战甲的猿猴脚踩着棺椁,肩上扛着金色大铁棒,笑眯眯地看向沅秀秀。

    “啊!”

    看到突然活了过来的猿猴,沅秀秀着实被吓了一跳。

    她拽着白述的胳膊,满脸惊骇地看向踩在棺椁上的猿猴。

    “你不用怕,本王不会伤害你,”长着白耳朵的猿猴又看了一眼白述,“当然,本王也不会伤害他。”

    “你……你真的是兽王?”

    到了此刻,沅秀秀的胆子反而变得格外的大,她竟开口怀疑起了白耳朵猿猴的身份。

    此刻,她大概是抱着一种大不了就是一死的念头吧!

    “哈哈哈哈!”

    白耳朵猿猴大笑了几声,伸手掏了掏耳朵,“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称呼本王了。”

    听到白耳朵猿猴这话,沅秀秀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她认命似得低下了头。

    对方真的是兽王,她竟然遇见了传说中的兽王。

    这还真是幸运到令人绝望的遭遇啊!

    “小丫头,本王说了,不会伤害你们,怎么你竟然吓成了这个样子。”

    白耳朵猿猴注意到了沅秀秀的神情,脸上露出一丝不满。

    它向来说话算话,难道这个人类小丫头竟敢不相信它吗?

    “咳咳!咳咳!兽王阁下,她不是害怕,只是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竟能见到传说中的兽王阁下,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这时,白述醒了过来,他咳嗽着向白耳朵猿猴解释起来,同时伸手握住了沅秀秀冰冷的小手。

    “哦,原来如此。”

    白耳朵猿猴若有所思地瞥了白述一眼。

    沅秀秀抬头看向白述,看到他醒来,脸上稍稍有了一丝安心之色。

    白述握了一下她的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沅秀秀脸庞一红,赶紧抽走了自己的手,低头看向别处。

    “小子,你知道本王是谁吗?”

    白耳朵猿猴低头凝视着白述的眼睛,它金色的眼眸看上去威严无比。

    白述咧嘴笑了笑,“看您说的,我不认识谁也不能不认识您啊!您不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嘛!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咳咳!你,你说的不错,本王确实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白耳朵猿猴移开目光,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虽然它完全不知道白述说的齐天大圣孙悟空是谁,但那么厉害的样子确实跟它一样。

    白述:“那不知大圣爷怎么来到了这里啊?”

    白耳朵猿猴:“小子,以本王的年纪,做你太太太太太爷爷都有余,你竟敢这样称呼本王。”

    白述:“小子不敢,只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您为好。”

    白耳朵猿猴挠了挠头,“嗯,你以后称呼本王齐天王就行。”

    白述:“好的,齐天王。”

    白耳朵猿猴咧嘴笑了笑,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这个名字不错,比它以前那个白魔王的名字霸气多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竟然敢根据它的耳朵给它起了这么一个名号。

    白述:“天王,小子还不知道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齐天王冷哼了一声,“哼!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白述:“好的,那不知您可有什么吩咐?”

    齐天王:“没有,本王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鸟地方。”

    听到这话,白述和沅秀秀互相看了一眼。

    齐天王的这个想法倒是跟他们不谋而合。

    白述:“天王,其实我们也想离开这个地方,不如咱们一起吧?”

    齐天王瞥了白述一眼,“本王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本王不杀你们已经是够关照你们了,怎么,这样还不满意,竟然还想借着本王之力离开这里,简直是妄想。”

    说完,齐天王便从棺椁上跳了下来,扛着金色大铁棒,一摇一摆地向着洞外走去。

    白述和沅秀秀楞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皆是有些错愕。

    这个齐天王的想法还真是有些奇特,实在让人意想不到。

    “对了,小子,看在你为本王开棺的份上,本王就格外赐你一道护身金光吧!”

    走出洞口的齐天王忽然转过身子,抬手遥指了白述一下。

    顿时,一道璀璨无比的金色光芒瞬间从它指肚之中迸射而出,直射向白述的胸前,眨眼之间便没入其中。

    忽然发生这一幕,白述二人皆是有些震惊。

    “白述,你没事吧?”

    沅秀秀关切地看向白述。

    白述楞了一下,赶紧抬手摸向自己的胸口,脸上带着惊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