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凶猼与水狌(求收藏评论)
    跨过巨门形状的大洞口,白述和沅秀秀一起走了进去。

    洞中十分昏暗,沅秀秀伸手从背包里拿出她之前放进里面的两块发光的蓝色晶石。

    “拿着,小心一点。”

    沅秀秀递给白述一块,自己手里拿着一块。

    两块发光的蓝色晶石泛着淡蓝色的光芒,借着这光芒,白述和沅秀秀也稍稍看清了一些洞中的情况。

    洞中正如他们刚才瞥见的一样,里面就只有两件物品,一个倒在地上的大木柜子,一尊立在一边的石塑雕像。

    白述微微往前走了一步,靠近立在那里的石塑雕像,他抬起手,想要借着手中的发光晶石仔细看一看这尊雕像的模样。

    可他刚把发光晶石举起来,还未细看雕像的模样,沅秀秀的尖叫声便突然响了起来,直把他给吓了一跳。

    “啊!”

    沅秀秀的声音十分惊慌,甚至还带上了一丝哭腔,很显然,她一定是见到了什么令她感到极度恐惧的东西。

    “怎么了?!”

    白述转过身子,向沅秀秀所在的位置跑去。

    沅秀秀一只手紧握着冰刃,一只手指向那个横倒在地上的大木柜子。

    “棺……棺……。”

    沅秀秀结结巴巴的,愣是给吓的说不出话来。

    白述低头看向沅秀秀手指的那个倒在地上的大木柜子。

    因为柜子离他有一段距离,洞中又十分昏暗,所以白述并不能看得十分真切。

    为了一探究竟,白述只好微微向前走了两步,借着手中发光晶石的淡蓝色光芒,仔细打量起横放在地上的大木柜子。

    这一看不要紧,当看清楚大木柜子的真实样貌后,白述顿时也是被吓了一跳。

    这个横放在地上的哪里是什么所谓的大木柜子啊!

    这分明就是一副古老无比的木制棺椁。

    棺椁上面布满了白述看不懂的古老文字,棺底处还被雕刻有奇异的红色图画。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啊?”

    此时,沅秀秀已经恢复了冷静,但是她的脸上仍带着仿佛惊吓过度的神情。

    白述向后退了几步,来到沅秀秀的身旁,“卡片上不是说这里已经被幽蓝军探索过了吗?那这种东西为什么没有被带走呢?难道是他们没有发现漏掉了吗?”

    沅秀秀:“现在是我在问你,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述苦笑着说:“就算你这么说,那我也跟你一样不清楚啊!”

    沅秀秀:“你还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白述苦笑了一下,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不知道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就叫没什么用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白述抬头看了一眼横放在不远处的木制棺椁。

    沅秀秀皱着眉头,“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刚才不是你说的要进来看看的吗?怎么现在反倒问起我来了,不应该是我问你该怎么办吗?”

    说着,沅秀秀有些生气地瞪向白述。

    都怪白述,好好的非要进来看看,现在好了,看到一副棺椁,这不就是等于闯到人家的墓地了吗?真是罪过。

    白述苦笑了一下,脸上表情也是有些无奈。

    说实话,谁也想不到这里竟然会出现一副棺椁啊!

    明明就是一处山洞,现在竟然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处墓地。

    这种事情,说出去都不一定会有人相信。

    可是现在,它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而且还就发生在白述和沅秀秀的眼前。

    白述:“要不,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这里如果真是一处墓地的话,那我们现在的行为可就是在冒犯亡者了。”

    沅秀秀:“嗯嗯,你说的对,不过我们毕竟也不是故意的,所以现在还是赶紧离开为好。”

    说完,两人便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了,至于那副古老的木制棺椁,他们并没有什么过剩的好奇心。

    毕竟好奇心害死猫这种事情,在这个世界,并不少见。

    况且,他们两个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奇心旺盛的人。

    白述刚才之所以会劝沅秀秀进来看看,也只是不想她太过于失望。

    而沅秀秀之所以答应进来,也只是因为白述说了搞到古物可以卖个好价钱。

    除此之外,对于这个地方,他们两个再无其他想法。

    白述将手搭在腰间,随时准备启动幽蓝战甲。

    沅秀秀手握冰刃,身上寒气涌动,似乎已经做好了随时进行战斗的准备。

    在这一刻,他们两个的神经前所未有地紧绷着,仿佛即将面临什么极其危险的事情。

    其实,这也由不得他们不警惕,在这样的地方碰见一副古老的棺椁,不论是谁,心中都不可能做到若无其事。

    嗖!

    果不其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白述正走着走着,一道黑影忽然从他眼前掠过。

    那黑影的速度很快,如果不是脸上感受到了一股劲风,白述差点就要把它当成错觉了。

    “小心!”

    黑暗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白述顿时身子一蹲,就地滚向了一边。

    砰!

    一声巨响,白述刚才所站的地方掀起一股烟尘。

    沅秀秀一个纵身,跳到了半空,同时双手频动,一把把泛着寒气的冰刃瞬间如雨点般射向白述刚才所站的地方。

    叮!叮!叮!

    一连串密集的声音响起,听声音,沅秀秀的冰刃似乎是击打在了对方的身上。

    白述站起身子,扭头看向声音响起之处。

    嗖!

    “小心!”

    伴随着一道破空之声,白述冲着沅秀秀大叫了起来。

    砰!

    只听到一声巨响,沅秀秀的身前突然出现一道圆形的冰墙。

    这冰墙不大不小,正好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而借着冰墙反射的光芒,白述和沅秀秀也是看清楚了袭击者的身形样貌。

    只见袭击他们的乃是一尊会动的石塑雕像。

    雕像的样貌有些奇特,长的像羊,却生有九尾,头顶四耳,双眼长在后背之上,一眨一眨的,看上去甚是恐怖。

    咔嚓!

    就在两人对于袭击者的样貌有些震惊之时,沅秀秀身前的冰墙突然发出咔嚓一声轻响,接着便瞬间碎裂开来。

    沅秀秀见状,赶紧身子向后一倾,直接一个后空翻,落到了洞口外面。

    长相奇特的石塑雕像也是瞬间追了出来,上身直立地站在那里,和沅秀秀默默对峙着。

    此刻,借着洞顶的发光晶石,这个长相奇特的石塑雕像也是彻底暴露在了二人眼中。

    看到这一幕,白述也是赶紧冲了出来,右手提着青云刀,满脸警惕地看向石塑雕像。

    此时,他并未启动幽蓝战甲。

    在之前,当看到那几个幽蓝战士身上的幽蓝战甲后,他便已经确定了自己这副战甲的来历。

    它来自于幽蓝军,应该是属于幽蓝军所特有的原力装备。

    在确定了这副战甲的来历后,

    白述便不准备把自己也拥有幽蓝战甲的事情暴露出去了。

    毕竟他也不知道白霓凰到底是从哪里搞来的这副战甲。

    如果这是白霓凰偷偷从幽蓝军中拿来的话,那白述要是用了,一旦被幽蓝军知道,恐怕会有什么麻烦。

    虽然白述并不怕什么麻烦,但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们小心一点,它名为凶猼,别看它是石头做的,实力可不容小觑。”

    放置古老棺椁的洞中忽然传出一道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白述和沅秀秀互相看了一眼,心中皆是震惊无比。

    这洞中除了他们,竟然还有别人。

    这个人是谁?躲在了哪里?为什么他们刚才一点都没注意到,更加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

    “你们不用感到害怕,我就是那尊立在左边的雕像,名为水狌。”

    自称水狌的家伙在洞中向白述二人做着自我介绍。

    白述伸手抓了抓头发,此刻他是真的被搞得有些懵了。

    这洞中出现古老棺椁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现在又冒出两个貌似拥有生命的石塑雕像。

    这,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嘛!

    对于这种情况,沅秀秀也是感到无比震惊。

    她紧皱着眉头,一会儿看看和自己对峙着的石塑雕像,一会儿看看那放置着古老棺椁的山洞,脸上写满了疑惑,惊奇之色。

    白述扭头看向洞中,大声发问道:“喂!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的同伴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你的问题太多了,还有,我们虽然被放置在同一个地方,但我们并不是什么同伴。”

    洞中传出水狌的声音。

    从它的话里,白述和沅秀秀算是搞清楚了一件事情。

    这两尊石塑雕像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所谓同伴。

    它们只是恰巧被人放在了同一处地方。

    “那是谁把你们放在这里的呢?”白述再问。

    “不知道,我醒来时已经在这里了,那时这个家伙也在,只不过它可以自由地移动而我却不能。”

    说到这里,水狌的语气中有着明显的失落之意。

    “小心!”

    白述还要再问些什么,这时,沅秀秀忽然大声地叫了起来,同时动作十分迅速地向他冲来。

    听到沅秀秀的这声大叫,白述心中一紧,还来不及动身去躲,名为凶猼的石塑雕像已经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前。

    砰!

    白述圆瞪着双眼,神情错愕地横飞了出去,撞在山洞光滑的壁体之上。

    咳咳!

    艰难地从地上坐起身子,白述右手按在胸前,低着头,重重地咳嗽了起来。

    凶猼这一拳,差一点就将他的内脏全部击碎,但不知为什么,在那一瞬,它竟是自己散掉了大部分的力量,它好像并不打算下死手。

    想起刚才的感觉,白述不由得抬起头,疑惑地看向和沅秀秀战在一起的凶猼。

    此刻,沅秀秀正和凶猼激烈地对战在一起。

    看到白述被打,沅秀秀就好像疯了一样,全身原力涌动,寒气弥漫,手中的冰刃宛若倾盆大雨一般,猛烈无比地掷向凶猼。

    一时场中冰刃四溅,叮叮之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