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无题
    暗夜是黑暗精灵,一得出这个结论,白述便不由得产生了一连串不好的念头。

    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东西,很多细思极恐的东西。

    “暗夜早就是一个死人了,你知道吗?”白述目光炯炯地看向白灵。

    “什么意思?”白灵眨了眨眼,完全不知道白述要表达什么。

    “他死过一次,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活了,现在他又死了。”白述开始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他总感觉自己就快抓住脑海中那一闪而逝的念头了。

    “你在说些什么啊?”白灵是真的有些疑惑起来了。

    白述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认识,但当这些字组合在一起后,她却完全听不懂它们了。

    “暗夜死而复生,冷香被抓,云端通讯……”白述一只手敲着桌面,一只手托着下巴,嘴里念念叨叨,说着断断续续的话。

    白灵皱着眉头,十分不解地看着语无伦次的白述,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白述不会被猿刚兽给打傻了吧?

    她在心中如此猜测着。

    “原来如此,从一开始,事情就是连在一起的。”

    白述终于停止了敲击桌面的动作,也结束了语无伦次的状态。

    “你,没事吧?”白灵伸手在白述面前挥了挥。

    虽然她确实有点瞧不上白述吧!但白述要是真的变成了傻子,她也会很难过就是了。

    毕竟,白述可是被神选中的人。

    精灵一族还等着他去拯救呢!

    白述和傻子,她显然更相信前者有可能拯救他们精灵一族。

    白述摆了摆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我现在好的不得了。”

    白灵皱了皱眉,问:“你刚才是在推论什么事情吗?”

    “对,一件并不复杂,但却一直蒙蔽了我双眼的事情。”白述点了点头。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初看繁琐复杂,一得出结论,便觉得十分简单。

    白灵扭头看了一眼窗外,“那一定是一件不小的事情吧!”

    白述笑了笑,说:“或许吧!”

    那到底是不是一件大事,白述自己也搞不清楚。

    可以说,直到得出结论的这一刻,他的心中仍然有着许多疑惑。

    他觉得自己好像一条鱼,一张大网慢慢地拉开,他就在网的边缘游荡,似乎随时都会进入网中,成为猎物。

    “你知道黑暗精灵的聚集地在哪里吗?”白述问。

    “自从那次天火后,精灵便成了居无定所的存在,我们,他们都不例外。”

    说这话时,白灵的眼中闪过一丝忧伤。

    白述喃喃道:“是啊!居无定所,我早该想到的。”

    “他们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虽然不想承认,但精灵即使没了魔法的庇护,也依然是很强的。”

    白灵似乎看透了白述的想法。

    “好吧!这样的话,我就更要多加小心了。”白述耸了耸肩,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白灵拿起桌上的短刀,塞回腰间,“这里很安全,你如果遇到什么特别危险的事情,可以来这里避难,我也会一直藏在暗处保护你的。”

    “好。”

    白述点了点头,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窗外。

    一抹淡淡的绿色映入眼帘,窗外是一处稀疏但却绿意盎然的小竹林。

    “你可以回去了。”白灵抬手叫来酒馆的侍者,要了一杯白述听不懂名字的酒。

    白述站起身子,“回见。”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走到酒馆的柜台时,他停下脚步,从怀里掏出一张晶卡,递给坐在里面的年轻侍者,“她的账,我结了。”

    年轻侍者抬头看了一眼白灵所在的方向,微笑着接过了卡。

    “可以了,欢迎您的下次惠顾。”

    刷过卡后,年轻侍者微笑着将卡递还给了白述。

    从始至终,年轻侍者的脸上都带着亲切的笑容,就好像输入了程序的机器人一般。

    白述接过卡,彻底离开了这家坐落在巷道深处的森林酒馆。

    一走出巷道,白述便拿出云端联系了方清韫。

    他这么久没回家,想必她和白霓凰一定急坏了。

    “韫姐,”

    “少爷!少爷你跑去那里了?怎么这么久都没回来,我们都急坏了。”

    “有点事情,我现在就在回去的路上,你们不必担心。”

    “好吧!那你尽快回来。”

    “嗯,很快。”

    结束和方清韫的通讯,白述伸手划拉了一下屏幕,上面跳出冷香的名字。

    犹豫了一下,白述最终还是没有联系她。

    既然已经知道了真相,那么就不必再多此一举了。

    “仔细想想,好像一开始就很奇怪的样子。”

    白述低头笑了笑。

    他们似乎都把他当成了小绵羊,以为他是最容易捕获的猎物。

    …………

    猿刚兽死去的地方,两道黑影缓缓现出身形。

    这是一高一低的两个人,似乎是一男一女,两人身上都罩着黑色的袍子,但一个宽大,一个窄小。

    “你早就知道它会失败对不对?”女声响起,带着一丝嘲讽。

    “没有人可以未卜先知,我承认我低估了他们。”苍老沙哑的声音回应道。

    “我们的机会不多,时间也不多,希望你能明白。”女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她的话语里没了嘲讽,多了警告。

    “不会再有下次了,猎人已经在路上,猎物注定要被擒获。”苍老沙哑的声音如此回应道。

    “希望如此。”

    “希望如此。”

    话音落下,两人的身影缓缓消失,就如同刚才缓缓出现一般,没有一点征兆,也没有一点痕迹。

    …………

    天云城某处不知名的地方。

    几个身穿白色制服的青年男女挺身而立。

    “确定波动的方位了吗?”

    几人中,一位身材魁梧,站得笔直的坚毅男子,低沉地开口问道。

    “确定了。”

    有人回答道。

    “出发吧!”

    坚毅男子下达了命令,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

    “是!”

    男子身后,剩余几个人齐声回应道。

    天云城,内有天云卫,外有幽蓝军,而他们,就是幽蓝军。

    白述身上的幽蓝甲便是幽蓝军的独有装备。

    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怎么回事,白霓凰在把幽蓝甲送给白述时,竟然忘了解除幽蓝甲互相之间的联系。

    以至于,在白述启动幽蓝甲战斗时,这一队刚回到城中准备进行补给的幽蓝军竟然感应到了他的位置。

    每次负责回城补给的人数是固定的,他们这一队的人刚好够数。

    可是现在却忽然多了一个,由此,他们不得不产生一些不好的念头。

    幽蓝军除了补给外,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回城的。

    所以,现在这个忽然多出来的一个人,他的身上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论这问题是什么,对于这种情况,同属于幽蓝军,他们必须去查看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