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莫名的愤怒_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莫名的愤怒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莫名的愤怒

 热门推荐:
    唔!

    白述在一阵剧烈的头痛之中,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他抬起头,环顾着四周,开始打量起自已现在所处的地方。

    “不用看了,这里并不是什么十分隐秘的地方。”

    白述刚大致查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耳边便响起了冷艳女子略显清冷的声音。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白述微微扭头看向她。

    冷艳女子就在他的身后,他们两人都被一根奇特的发光软绳束缚着,双手双脚皆被紧紧地捆着,无法动弹分毫。

    “天云城最高的建筑,天云楼。”冷艳女子说。

    “天云楼?他把我们带到这里做什么?难不成要把我们从这里丢下去不成?”白述的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希望你不是个乌鸦嘴。”冷艳女子冷冷地评价道。

    本来被带到这里来,她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此刻听到白述这么一说,她的心中顿时也是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

    “你放心,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绝对不可能成真的。”

    听到冷艳女子的话,白述顿时是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希望如此。”冷艳女子语气冷淡地说了一句。

    说完,她便沉默了下来。

    见冷艳女子不再说话,白述眨了眨眼,一时之间,也是有些沉默起来。

    呼呼!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两人均匀的呼吸声起起伏伏。

    “哦,对了,一直忘了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难道你真的是我妹妹给我找的贴身保镖不成?”

    白述实在受不了这诡异的寂静氛围,所以他便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寂静氛围。

    “不是,”

    听到白述的问话,冷艳女子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

    “不是吗?”白述轻声重复了一句,“既然不是,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跟着我呢?”

    “我自然有我的理由,只是这理由不能告诉你罢了。”冷艳女子说。

    “好,不告诉就不告诉,那你至少要把名字说一下吧!我可是连怎么称呼你都不知道。”白述略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

    “冷香,你可以这样叫我。”冷艳女子淡淡地开口道。

    “冷香?”白述轻声念叨了一句,随即感叹道:“可真是个古色古香的名字啊!”

    哒哒!哒哒!

    就在白述二人低声交谈之时,房间外面的走廊上忽然响起了一阵缓慢的脚步声。

    吱呀!

    伴随着一声轻响,木质的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手持黑色手杖,名为暗夜的中年男子带着另外一位白衣男子走了进来。

    “他就是白述吗?”

    白衣男子走到白述身前,开口问道。

    “不错,他名白述。”暗夜脸色平静地回答道。

    “我就是白述,怎么了?”

    听到二人的对话,白述顿时有些轻佻地看向白衣男子。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白衣男子对他有很大的恶意。

    反倒是把他抓来的暗夜,身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

    “你似乎对我有意见?”白衣男子目光微冷地看向白述。

    “当然有意见,你无缘无故地派人把我抓到这里来,我能没有意见吗?我不但有意见,而且我意见还大了去呢!”白述语气认真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抓你来是没有原因的呢?”白衣男子问。

    “有原因?那你倒是说说你是为了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里来。”白述没有回答他,而是开口反问起来。

    “白霓凰,不得不说,你有一个好妹妹。”白衣男子略带嘲讽地看着白述。

    “你要做什么?”白述眉头一皱,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不做什么,只是觉得在见她之前,应该先给她送一份见面礼才行。”白衣男子说。

    “见面礼?”白述低声重复了一句,然后抬头看向白衣男子的眼睛,“那你想送给她什么见面礼呢?”

    “呵呵,这个问题问的好,其实在没见到你之前,我还真的没想好要送她什么见面礼,但是,在看见你之后,我忽然就来了灵感。”白衣男子嘴角含笑地看向白述。

    他的眼中带着一缕缕寒意,落在白述身上。犹如实质,直叫白述脊背一阵发寒。

    “不管你的灵感是什么?我都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如果我要是受到了什么伤害,哪怕只是掉了一根头发,让她知道了,你们都会付出很惨痛的代价。”

    说这话时,白述脸上的神情前所未有地认真。

    看他此刻的表情,他不像是在故意威胁白衣男子,倒反而像是在真切地提醒于他。

    砰!

    啊!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白衣男子一脚踹在了白述的肚子之上。

    他这一脚明显没怎么收敛力道,所以十分之重。

    一脚踹去,体质极弱的白述顿时是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霎时,冷汗布满额头。

    “怎么不说话了?你刚才不是还说的很起劲吗?”白衣男子目光冰冷地看向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变得脸色煞白的白述。

    白述强忍着疼痛,抬头看向他,“你就这点本事吗?打起人来跟个娘们似得。”

    砰!

    白述的话音还未落下,白衣男子便再次踹在了他的肚子之上。

    这一次,白衣男子可是连收敛力道都懒得收了,他直接用了十成的力量踹向白述。

    砰!

    由于白衣男子这一脚的力量极大,白述竟是直接被他给踹飞了出去,他的身子腾空而起,直直地撞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之上,然后轰然坠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白述!”

    一旁,看到这一幕的冷香,顿时有些担心地叫了起来。

    “他只是一个平凡者,你这样做,难道是想杀了他不成?”冷香扭过头,对白衣男子怒目而视道。

    白衣男子目光平淡地看了她一眼,“我可从来没说过不会杀死他。”

    说着,白衣男子便在冷香愤怒的目光之下,缓缓地走向摔在地上,已然昏了过去的白述。

    “白昼,适可而止吧。”

    就在这时,站在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暗夜忽然开口说道。

    “暗夜,你这是要阻止我吗?”

    被暗夜称作白昼的白衣男子,丝毫也没有要停下脚步的意思。

    说着话,白昼已经是走到了昏过去的白述身前。

    看着白述苍白的面庞,他缓缓地抬起了右脚。

    看他这架势,似乎是想一脚踩在白述的脸上。

    “你,过了。”

    就在白昼刚要付诸行动之时,暗夜忽然一个闪身来到了他的身前。

    黑色的手杖准确无比地点在白昼的脖颈之上。

    “暗夜!”

    白昼脸色难看地低吼了一声。

    “我们的任务不是杀他。”

    对于白昼明显有些愤怒的低吼,手持黑色手杖的暗夜无动于衷。

    他抬眼直视着白昼,语气平静地说道:“违背命令会带来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

    听到暗夜这话,白昼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无比起来。

    他低头看了看趴在地上白述,然后语气冰冷地说了一句。

    “算你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