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你讲,我真的无敌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名为暗夜
    病房里,唐云雍又训斥了唐小德几句后,便在接了一个云端讯息后,急匆匆地离开了。

    “唐老师慢走。”

    看到唐云雍要走,白述赶紧跑过去为他打开了房门。

    “你……”

    走出病房后,唐云雍扭头看向白述,他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只是轻轻地摇了一下头,然后便急匆匆地迈步离开了。

    对于白述,因为他妹妹的缘故,唐云雍的心中始终都抱有着一种极其复杂的心情。

    说不上讨厌,也谈不上喜欢,就是一种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疑惑不解的复杂之感。

    白述目送着唐云雍远去,对于唐云雍刚才的欲言又止,他也并未去过多在意。

    尽管唐云雍每次上课都会要求他站着听课。

    但是,白述心里清楚,唐老师对他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他之所以会那样对他,也是因为他妹妹的缘故。

    “唉!”

    白述刚把病房门关上,身后便传来了唐小德颇有些无奈的叹息声。

    “怎么了?”白述重新走到窗前坐下后,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此刻应该叹息一声才应景。”唐小德回道。

    “呦!平时没发现,你唐小德还有这种悲春伤秋的特质啊!”白述略带嘲讽地瞥了他一眼。

    “这还不都是跟述哥你学的吗?这个叫什么,忧什么来着,”唐小德挠了挠头,然后一拍手,“想起来了,忧郁气质。”

    “什么忧郁气质啊!我看你这叫为赋新词强说愁还差不多。”白述没好气地评价了一句。

    “嘿嘿!”

    听到白述的评价,唐小德伸手挠了挠头,嘿嘿笑了两声没说话。

    看到唐小德一脸憨笑的模样,白述正欲再挖苦他几句。

    这时,病房外忽然响起了一阵缓慢而沉重的敲门声。

    咚咚!

    猛然听到这敲门声,白述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皆是有些疑惑。

    “谁啊?”唐小德高声喊了一句。

    “你小点声,这里可是医院。”白述瞪了他一眼。

    “额,差点忘了,这里是医院,抱歉。”

    经白述这么一提醒,唐小德也是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医院里。

    医院,是禁止大声喧哗的,这样会打扰到其他病人休息。

    “我去看看。”白述站起身子,准备去开门看一下。

    “述哥,算了,还是我去吧!”

    唐小德伸手拦下了他。

    “你行不行啊?”白述略带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砰砰!

    听到白述这话,唐小德不由得使劲地拍了两下胸脯,“述哥,你还真以为我受了多重的伤啊!不是我跟你吹,我根本就没事。”

    “小心一点。”

    看到唐小德这副模样,白述也是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只是语气颇有些凝重地提醒了他一句。

    “恩。”

    唐小德点了点头,从床上跳下来,向房门处走去。

    “谁啊?”

    走到房门处,唐小德左手握拳置于身后,右手伸出,拉开了病房门。

    “你是?”

    打开房门后,看着眼前的冷艳女子,唐小德不由得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他并不认识对方。

    “是你?怎么,有事吗?”

    这时,白述也是从唐小德背后瞥到了冷艳女子的面容。

    “述哥,你朋友吗?”唐小德扭头看向白述。

    “不是,”白述摇了摇头。

    他跟冷艳女子才见过一次面而已,还算不上是什么朋友。

    “快跑!”

    白述的话音刚落,冷艳女子忽然冲着他大声喊道。

    她的声音十分急切,似乎有什么极其危险的事情将要发生一样。

    “什么?”

    听到冷艳女子的喊声,白述先是一惊,接着便毫不犹豫地扭头便跑。

    可是他刚一转身,便满脸尴尬地楞在了那里。

    差点忘了,他现在是在病房里,不是在大街上,扭头跑,也是无路可跑的?

    要想离开这里,除了走正门外,就只剩下一条路了。

    对,跳窗!

    可是……

    看着病房里的窗户,白述十分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跳窗是不可能跳窗的,他现在所在的病房可是处在医院的八楼。

    这要是跳下去,白述感觉,即使他运气好,摔不死,那摔成个植物人也肯定是没跑的。

    “你觉得他能往哪里跑?”

    冷艳女子的话音刚落,一位身穿白色衣服,手拿黑色手杖的中年男子便从她的身后走了出来。

    中年男子脸庞清瘦,衣着考究,一双如暗夜星辰一般的眼眸深邃无比。

    “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一看到这个中年男子,唐小德脸上的神情便一下子变得凝重无比起来。

    这个忽然从冷艳女子身后走出来的中年男子很强,也很危险。

    至于他究竟有多强,有多危险,唐小德无法判断。

    因为,从这个中年男子一出现,他身上的原力运转便一下子停滞了起来。

    这种情况,唐小德从来都没有遇见过。

    而会发生这种情况,只能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对方太强了,已经强大到了可以影响周围人原力运转的地步。

    “你不是我要找的人。”

    中年男子淡淡地瞥了唐小德一眼,然后抬手冲着他轻轻一挥。

    看到中年男子的动作,唐小德先是一愣,接着便感到眼前忽然一阵模糊,然后他便身子一歪,直直地向后倒了下去。

    “小德!”

    看到这一幕,白述脸色猛然一变,他大叫一声后,便快速地冲了过去。

    “你对他做了什么?”

    白述扶着忽然倒地不醒的唐小德,怒目看向中年男子。

    “你不必如此,我要找的人并不是他,所以他不会死的。”

    中年男子低头看着白述,语气平淡地说道。

    说这话时,他的脸上一片认真,丝毫不带有其他多余的神色。

    听到中年男子这话,一时之间,白述倒是忽然冷静了下来。

    他将唐小德轻轻地放在地上,起身直视向中年男子,“那么,你要找的人是我吗?”

    “你叫什么名字?”中年男子问。

    “白述。”白述说。

    “那么没错了,我要找的人,就叫这个名字。”中年男子转动了一下手里的黑色手杖,目光平淡地看向白述,“白述,白鼠,你的名字倒是很有意思。”

    白述冷冷一笑,“我现在只关心我的生死,至于我的名字有没有意思,我一点都不在意。”

    对于白述话里带刺的言语,中年男子丝毫也不在意。

    他轻轻抬起右手,缓缓置于胸前,然后冲着白述略一躬身,语气平淡地自我介绍道:“我名暗夜,很高兴认识你,白述先生。”

    对此,白述只是目光冰冷地看着他,不做任何表示。

    名为暗夜的中年男子也不在意,他似乎并没有要听白述回话的意思。

    “我们该走了,暗夜虽长,终要上路。”

    暗夜目光平淡地看着白述,然后抬起手中的黑色手杖,冲着白述轻轻一点。

    白述一愣,刚要躲开,但是为时已晚,暗夜的手杖已经隔空点到了他。

    顿时,白述只感到眼前一花,接着便失去了全部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