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强医生 > 章节目录 第921章 啥时候成富翁
    欧阳静有点不太相信,楚北一个普通的医生,能够有这么高的经济收入。

    五百万,对一个普通医生来说,真的是不可思议。

    就算是楚北收入高,有了几百万的存稿,总不能把所有身家都拿出来捐给学校吧。

    欧阳静有些好奇,在楚北离开东州的这短时间,到底在楚北的身上发生了什么离奇的事情,让楚北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富翁。

    顾青青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真要给楚北打电话,让楚北给东州医科大学也捐钱啊。楚北只是一个医生,要是手中没有钱,你这个电话打过去,不是逼着楚北吗。”

    “爸,就算是你给楚北打了电话,我也担心楚北没有这个能力。楚北给京都医科大学捐款的事情,你们听谁说的,不会是谣言吧。”

    “这事儿应该是真实的,听说,为了这次捐赠的事情,学校安排了一个隆重的捐赠仪式,还邀请了不少媒体。”

    “我只是想不明白,楚北哪里得到的这么多钱,除非是把他们楚家的财产捐出去。”

    “楚北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多的钱,我也不太清楚,但楚北要给京都医科大学捐款的事情,不会假。学校领导让我给楚北打电话,希望楚北在有能力的情况下,也关心一下母校的发展,这个电话,我还真不好打电话给楚北。”

    欧阳老师也有些为难,毕竟,一旦这个电话打了,就会给楚北出了难题。

    捐赠一笔钱,可不是小数目。

    楚北就是一个医生,能够有多少存款,欧阳老师心里也有数。

    欧阳老师还是担心,楚北的经济有困难,说不定,这一次给京都医科大学捐款,楚北已经把所有的存款都捐了出去。

    “这个电话,你还是别打了,免得让楚北为难。”顾青青对她男人说道。

    欧阳老师最后做了决定,学校领导的这个想法,他不打算跟楚北提起。

    不过,楚北能取得现在这样的成绩,对待医学有这样高的觉悟,作为楚北的导师,欧阳老师心里无比的自豪。

    就算是楚北不给母校任何捐赠,楚北在医学的成就,已经是东州医科大学的骄傲。

    欧阳静在得知了楚北要给京都医科大学捐款的事情,心里一直在疑惑着,她是忍不住好奇心,给楚北打了电话。

    她想听楚北亲口说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是不是楚北要给京都医科大学捐钱。

    欧阳静也很好奇,楚北答应给京都医科大学捐赠那么大的一笔钱,这钱从哪里来,楚北真的在去了京都的这些日子,通过自己的医术赚了那么多的钱吗。

    欧阳静把楚北当亲弟一样,就算是问楚北这些问题,欧阳静也开得出口。

    当天晚上,欧阳静就给楚北打了电话。

    这个电话,除了是要关心一下楚北最近在京都的一些生活现状,侧面也想找楚北证实一下捐款的事情。

    欧阳静打来电话,已经是夜晚十一点钟。

    楚北接通电话就给欧阳静开玩笑,问道。

    “静姐,啥时候给我发喜糖呢,你和涛儿的婚事,我这个当弟的可是一直在期待着。”

    “你是不是要给我封一个大红包吗,这么期待我们结婚的事情。”

    “大红包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我静姐姐结婚,给的红包当然不能太小。”

    “听你这口气,最近在京城发大财了啊。楚北,我听说你要给京都医科大学捐一笔奖学金,五百万元,有这回事儿吗。”

    “有这么一回事情,但捐赠活动都还没有开始,你们怎么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你要给京都医科大学捐款设立专业奖学金的事情,都在东州传开了。你跟姐说说,是不是买彩票中奖了,这样轻松的捐了五百万出来。”

    “捐的这些钱的,都是我凭医术挣的。怎么,静姐姐怀疑我的这些钱来得不干净吗,你可小看了你的楚北弟弟,他现在要挣钱,别说五百万,五千万也很容易。”

    “我还真是小瞧了你这个弟弟,没想到你现在的本事都牛上天了。楚北,有个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说了,怕你为难。不说吧,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让你知道,免得有人在背后说你闲话。”

    “静姐,我是你的亲弟,你莫非还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的。如果你不告诉我,你和涛儿结婚的时候,我就不给你们大红包,你看着办吧。”

    “楚北,这事儿和你给京都医科大学捐款有关,东州医科大学的领导知道了你要捐款的事情,他们也想让你为母校做点贡献。你说,你就是一个刚毕业几年的医生,校领导们怎么好意思让你给母校捐款呢,你别理他们。”

    其实,楚北心里早就有了这样的念头,他决定要给京都医科大学捐款的时候,也就想到了自己的母校。

    按理说,有这样的好事,首先是要想到母校,为自己的母校做点贡献。

    但楚北先选择了京都医科大学,是出于对提振中医知名度的考虑。

    不管怎么说,京都医科大学是国内最有知名度的医学院校,发展和提高中医专业的前景,在京都医科大学都具备最大优势。

    楚北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举动,却引起了母校对他的意见。

    “静姐,你怎么看这件事情,你觉得我这么做,是做错了吗?”

    “你没做错什么,钱是你自己挣的,想捐给谁,是你的自由。东州医科大学有人在议论这事,你也别放在心上。”

    “东州医科大学是我的母校,为母校做点贡献,这是应该的。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也会给东州医科大学捐一点,这也算回报母校的一种方式。”

    楚北的回答,让欧阳静很意外。

    欧阳静更是好奇了,这话里的意思,楚北是打算要给东州医科大学捐钱。

    欧阳静问道:“楚北,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刚给京都医科大学捐了一大笔,又打算给东州医科大学捐,你在京都开私立医院了吗。”

    “业余时间给人看病赚的,遇到了一个有钱的老板,帮他看病,给了我一笔钱。反正我也不是守财奴,还不如把这一笔钱拿出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你给人家治了什么病啊,出手就是给你几百万,这得需要多大的老板。”

    “算是京都有名的大老板吧,大富豪,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数字而已,给我几百万,几千万,好像都没有什么区别。”

    “看来,你干脆把东州市医院的公职辞了,留在京都。以你这样的医术,在京都这种大城市,才可以给你这么大的舞台。到时候,姐要是不想在东州市医院待了,跑到京都来投奔你。”

    “涛儿他舍得你离开啊,这家伙,有了老婆就忘记朋友的人,老婆就是他的中心,你就是她的全部。”

    “我在他心目中有这么重要吗,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出来呢。”

    “静姐,涛儿对你的感情,那是没得说。以前在读书的时候,这家伙就暗恋你,现在抱得美人归,恐怕是睡觉都会笑醒。”

    “那我今天晚上好好的审问一下,看看你是不是在哄我开心。”

    电话中,楚北也关心了一下恩师和师娘的身体状况,尽管毕业多年,楚北的内心还是把欧阳静一家人当亲人一般。

    恩师一家对他的帮助,楚北也从没有忘怀。

    读书的时候,没有恩师对他的教诲,在医学知识上对他的指导,楚北知道自己在医术上可能没有今天这样的造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