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强医生 > 章节目录 第237章 一起的战友
    看到楚北说这样的话,警卫员就想动手,想把楚北给押起来。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请离开这里。”

    “我是来找人,找一个叫韩雄的人,麻烦你通知他一声。”

    “你找韩队长,你是他什么人?”

    “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你就告诉韩雄,是一个姓唐的女士要带个信息给他。”

    “证件。”

    警卫以命令的口气要求着。

    楚北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对方在认真核对之后,把楚北放行了进去。

    韩雄,刑警大队副队长,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

    “韩队长,我想问一下唐瑾年是你的部下吗?”

    “怎么,她没有跟你说过自己的身份,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消息让你传递出来。”

    “我们认识,她现在行动不太方便,因为对我的信任,想让我帮她传递一个信息。”

    “她是我们队长,她的情况怎么样,没危险吧。”

    “放心吧,有我在她身边保护她,还没有谁能够威胁到她的生命。”

    “你,你也是我们的人?”

    楚北嬉笑了一下,说。

    “我就是一个小医生,一个妇产科医生。”

    韩雄惊愕着,再次打量了一下楚北。心里在想,唐队长怎么就信任这么一个小子,把如此重要的情报交给了他。

    还有,这家伙怎么也在贩毒集团内,又怎么会和唐队长站在了一条战线。

    可既然这是唐队长让他带来信息,说明唐队长是信任这家伙。

    “楚医生,那你怎么也在他们的身边呢?”

    “你是指肖清扬吧,他的女儿得了一种怪病,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治好,肖清扬是请我过去给他女儿看病。”

    “原来是这样,你回去告诉唐队,我们会24小时监视肖清扬,一定会破获这起贩毒交易。”

    “那好,你说的这话我一定带到。我还有其他事情,就不在你这里浪费时间了。”

    “楚医生,如果我们队长有危险的话,还望楚医生能够暗中相助。”

    “放心吧,冷艳美女要是有危险,我一定救她。”

    楚北想着冷艳美女唐瑾年,就心里乐着,他就喜欢逗唐瑾年,看着冷美人生气的样子。

    唐美人要是遇到了危险,他当然会英雄救美,不会让冷美人被任何人伤害,谁让他和冷美人有缘分呢。

    在飞机上第一次相遇,就和冷艳美女吵架。现在呢,又和冷艳美女身处危险境地,是一起的战友。

    唐美人的命,就是他楚北的命,楚北愿意担负着护花使者的责任。

    离开刑侦大队,楚北急着打了几个电话,三天时间了,他的病人,他的爱人都在担心着他。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楚北之前的电话号码都是处于关机状态,关心他的这些朋友,都害怕楚北出了什么事情。

    林美娟说想他了,从那天晚上之后就不去她的家里,是不是有意在躲着他。

    张小梅也说这几天不见楚北,心里特想他,她也担心楚北不在身边,自己的病没办法治好。

    楚北约了郝佳佳,三天时间了,他也在想着佳佳,想见佳佳。

    佳佳一定在担心着他的安慰,现在佳佳是他楚北的女人了,楚北不忍心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整夜担忧着他。

    在饭店门口见到郝佳佳,楚北一把就把郝佳佳搂抱在怀里。

    楚北还没有来得及说自己的思念,肚子上就被郝佳佳给打了一拳。

    “死楚北,我真想给你两耳光。”

    郝佳佳生气的瞪着楚北。

    “怎么啦,宝贝生气了。”

    “楚北,你是不是命不值钱,竟然敢混入到武青会这样的组织中,还瞒着我,你让我担心死了。”

    “宝贝,我没事的,我现在的身份是医生,是去给武青会二龙头肖清扬的女儿看病,没有人敢为难我。”

    “我不想让你去冒险,要是你出了事情,我怎么办。”

    “宝贝,我没事,我只是想查出害死我师傅的凶手,还没有打算和他们拼命。”

    楚北又把佳佳搂抱着,给了佳佳心里上的安慰,说了不少好话哄好了佳佳的心情。

    吃了午饭,郝佳佳又担心的问。

    “楚北,你还要回武青会去?”

    “嗯,我还要给她女儿治病,他女儿得了一种怪病,生下来就得了这样的病,整整二十二年。这病要是再不治好,病人最多再活两年时间。”

    “什么病啊,这么严重。”

    “天生寒脉,从生下来就全身寒冷,夏天都必须穿着厚棉袄,躲在被窝里。她的体内,已经被寒气袭体。”

    “我就是担心你的危险,你可是在武青会的人身边。”

    楚北诡异的一笑,说。

    “宝贝,你就放心吧,我现在是他们的贵宾,肖清扬还需要我给他女儿治病,不会怀疑我有其他目的。”

    “那就好,你把病人的病治好了,赶紧离开,我不想成天都担忧着你。”

    几天不见,两人爱意浓浓。吃了午饭,就急切的需要找一个地方休息,倾诉着彼此内心中的那份思念。

    一场情感的交融,在两人浓烈的渴望中进行着。

    久违的酣畅,暴风雨一般的狂热,恨不得把对方都吞噬在自己的情感中。

    楚北没有久留,他呵护了郝佳佳之后,把郝佳佳送到了单位,自己再回了一趟家中。

    这几天的时间,楚北为了不引起肖清扬身边那些人的怀疑,很少和外面联系。不见时间没有给家里联系,家里人也很担心楚北。

    看到楚北安全的回来,楚北又给家里的人善意的撒了一个谎,说自己在京都学习,家人这才放心下来。

    特别是爷爷,那是最疼孙子,楚北可是他们楚家的独苗,要是孙子出了问题,谁来给楚家传宗接代。

    楚北见到爷爷之后,把自己最近遇到的天生寒脉这个病症给爷爷说了,爷爷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怪病。

    知道有天生寒脉这样的病例,那也是在古医书上的记载,自己都没有亲身见识过。

    如今,孙子楚北遇到了这个怪病,那可是孙子的机遇。

    能够遇到这样一种疑难杂症,对从事中医的医生来说,这是可望不可求的事情,偏偏让楚北这臭小子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