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木叶忍者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邪神与鬼遁
    时间长河滔滔,千古英雄难逃一死。

    忍界历史具体有多长不可考究,真正能做到长生不死的也许有,凭借某种奇遇或创造出某种神秘忍术达到不死的目的。

    却往往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人杀死,或不断苟延的过程中自耗而死。

    而真正能做到不朽的,或许也只有蛰伏无数岁月的“忍界之暗”黑绝和被封印在月球上的“卯之女神”辉夜。

    而邪神教隐藏的幕后之人,偏居川之国一隅,隐藏在光与暗交接地带,开发出死司凭血、躯司操血等诡异禁术的存在,同样活了千年之久。

    鬼遁,是忍界史上诞生过的数不清奇怪遁术之一。

    就像有钱,用的好了也能称作金遁。

    其核心便是掌握鬼遁最强的那个人,也就是所谓邪神。

    禁术·死司凭血,实际上也属于鬼遁忍法范畴,原理便是在取得对手的血液后站进特定的阵法,在这个阵法里,即可做到自插自捅自嗨。

    若不以忍者角度看,便像极了民间怪谈中作乱的诡谲,作死的人在达到某种条件后触发的即死光环。

    背后的发动者,其实是深藏功与名的鬼遁高手“邪神”亲力亲为。

    所以每一次发动死司凭血,就有一只邪神会损失一定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邪神教的信徒使用死司凭血等忍术的时候不是鬼遁,而称作禁术。

    因为修炼鬼遁的条件太过苛刻,最基础的一点,便是以灵魂的方式存在于世间。

    ……

    一路畅通无阻,至于隐藏在暗中观察的眼睛,既然不出来作死,也就没时间浪费在这里。

    现在对未知的敌人的了解还不够,只知道这是一场彻头彻尾阳谋。

    以两名弟子的生死相挟,引他入局。

    从最开始的那封以小北的语气写的求救信,到后来向汤影求助无果后小北坚心赴死,以至最后利用瑞江剩余的价值想要激怒宏彦,一窥他真正的实力。

    虽然出了点小意外,在无法看清宏彦真实的力量后动用另一枚棋子,“逼出”神器师魂剑,虽然远未达到最佳效果,但收获早已超出预期。

    这些小伎俩当然逃不过宏彦得眼睛,只是想要破局,最重要的一环还在后面。跟着对方安排的剧情走,在对方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时候绝地反杀岂不美哉。

    邪神是什么?

    一个对自己实力异常自信的家伙。

    为什么要针对自己?

    也大致猜到了一些。

    有信心胜利吗?

    当然。

    不是对自己实力的过于膨胀,只是不缺后手,也就没了顾虑。

    “别装了,我知道你在她身上!”

    面上少有的变得张扬,宏彦这些年飞速成长下带来的自信无形中改变着他的行为准则。

    此时溶洞中吊着的人影依旧毫无波动,仿佛真的就像人质般无力反抗。

    宏彦是怎么知道小北不对劲的呢?

    这点很容易猜出来,作为一个脑洞派忍者,隐藏在记忆深处的一幕幕画面中就有类似的情节。

    再结合超强的感知能力,即使对方隐藏的再好,终究是与女孩子的气场不相符的。

    只是看着对方依旧无动于衷的模样,宏彦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挥剑虚空刺出。

    “刷——”

    银白的气练极速逼近着小北的头颅,只是对方似乎还想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直到在宏彦极度鄙视的目光下,剑气将将到达女孩儿鼻尖之时,小北的眼皮骤的睁开,露出一双带着浓重魔性的血红瞳孔。

    “哼,你就不怕把她杀了吗?”

    好看的嘴巴种吐出沙哑难听的男声,小北的身躯周围忽然浮现一团血色潭水,挡住了剑气的攻击。

    他还是怕死的,不然也不会苟延残喘千年之久,一旦他本体附身的小北死亡,那他也就意味着真正的死亡。

    这便是取巧长生的弊端,始终无法做到真正的不死不灭。

    “终于肯现身了吗?”

    蹲下身将背着的瑞江侧靠在墙边,右手在短剑制式的飞雷神苦无上顺手一抹,师魂剑被插在少年旁边。

    “这种时候还在想保护别人吗?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要带着一个累赘过来,难道就不怕我再抓住他用来要挟你?”

    被邪神附身的小北瞬间挣开锁链的限制,周身逐渐被血红色雾气包围。

    宏彦站起身,眼神静静的注视着空中漂浮的小北,不置可否的说道:

    “或许你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