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木叶忍者 > 章节目录 第二章开学
    黄昏时分,燕雀归巢,蝉鸣蛙叫,天地间祥和一片。

    木叶外围某片不知名森林中。

    爬满青苔的石碑上,依稀可见斑驳的大字——“木叶四十九号训练场”。

    暮日余晖透过参天古木的缝隙射进,密密麻麻的杉树林间,蜿蜒的羊肠小道尽头是一片平坦的草地。

    一只路过的松鼠抱着一颗干裂的松果爬上树梢,好奇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忽然,地面一阵颤动,大地开始轻轻摇晃起来。一圈圈的波纹酝荡开来,像是平静的水面投入一颗石子,在大地上泛起阵阵“涟漪”。

    土遁·土波!

    宏彦微喘着收起连接地面的手掌,看着自己释放出的忍术效果,满意的笑了笑。

    作为c级土遁忍术,“土遁·土波”虽然算不上太难掌握,但毕竟是c级忍术,需要耗费的查克拉也不是一般四五岁小孩能承受的起的。并且这个看起来普通的术,不同的人使用,效果也会不同。

    宏彦今年才五岁,刚刚进入忍者学校一年,能使出这个术的初级阶段已属天赋惊人。

    同届生,绝大部分都还在日复一日的修炼老师刚教的基础体术,提炼那一点点微薄的查克拉。

    这固然与家族背景有关,但谁又能否定这一份天资?

    宏彦解除了术的效果,林间恢复平静,惊走的鸟雀重返巢穴,新生的幼鸟破壳而出。

    宏彦不了解火影,知道的仅限于小时候凤凰台断断续续的转播。

    后来倒是玩过关于火影的游戏,走了走剧情,但仅只到风影夺回那里就被boss虐的死去活来。

    摸头游戏,毁我青春。

    所以数天前,当心目中崇拜的族长大人,实力强大的“木叶白牙”,死于木叶的政治斗争后,悲伤的不只有卡卡西,他同样无力的跌倒在地。

    他不是个无情的人,既然老天爷待他不薄,那就好好活下去。对这里早已有了深深的眷恋,父母、伙伴、族人,乃至这片土地,他不容许一次次的被人践踏,更不容许它从内部腐朽。

    宏彦等不及若干年后的漩涡鸣人,他要做那个改变命运的人。

    ……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忍者学校又一年开学季到来。

    旗木卡卡西毕业的风波仅在木叶部分忍者间流传,至于现今的木叶有没有间谍这个问题。

    有正值壮年的猿飞日斩和深藏于黑暗中的志村团藏在,鼎盛时期的木叶村重现了夕日初代火影在世时的风采。

    “母亲大人,晚上会回家晚点!”

    “又要去修炼吗?你这孩子……算了,锻炼要适度,一定不要逞强,便当记得热一下,零花钱够吗,饿了要自己买吃的……”

    宏彦挥挥手告别依依不舍的母亲,随着人流走进忍者学校二楼,在二年级1班的教室门前驻足。

    此时,教室中,已是有了许多熟悉的面孔。

    “喂,宏彦,你好啊!”

    “宏彦,上学期借我的笔记本还你!”

    “宏彦同学,吃饭了没有,我给你带了妈妈做的爱心便当哦!”

    “……”

    宏彦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加上入学早年龄普遍比班上的同学小一些,大家都是家族出身,教养极好,相处的还算不错。

    “大家好啊!”

    一一打过招呼,宏彦带着自己借出去的一摞笔记本找到早已分配好的座位。这些是他的随堂笔记,对于这些从来不认真听课的家伙来说,是搞好关系的最佳方式。

    虽然以后不一定能用到,但做了,总比什么都不做强,不是吗?

    刚刚坐下没多久,正整理东西的宏彦忽然后背一凉,感受到一道幽怨的眼神正注视着自己。

    “宏彦,你好啊…”

    瞬间石化。

    “啊…啊,原来是志均啊,那什么……你也好啊…”

    满脸尴尬的转过头,看向自己身旁靠窗的位置。

    一个带着墨镜的男生正幽幽的看着他,身穿高领风衣,背负黑虫家纹,一头略显杂乱的发型像是从未打理好。

    油女志均,秘术·虫之油女一族宗家成员,凭借那些无处不在的虫子和算得上天才的天赋压过同届的宇智波与日向两个古老名门的成员,成为班里实力最强的一位。

    不过存在感同样继承了油女一族的特点,一直很薄弱。

    “你的笔记本。”

    油女志均幽幽的递过手中的笔记本,看似高冷的转过头去,实则暗自擦了擦手心中出的汗渍。

    “下次还是直接放他位置上吧,嗯,就这样……”

    ……

    “加油!加油!”

    “快点啊,再快一点!”

    一年一度的招生考试再次来临,教室内的嘈杂,掩不住窗外的喧嚣。竞技场上,声浪一阵高过一阵,一道道奋力奔跑的小小身影如森林中蹒跚学翼的雏鸟,争取能够跳脱林间桎梏,有朝一日翱翔于天际。

    宏彦独自跳上顶楼天台,趴在围栏上俯视下方。

    此时,几圈过去,一个身着练功服,身上印有不知名小家族族徽的男生遥遥领先,甩出身后的同龄人好几十米。

    他是这次考试唯一的家族忍者。

    这场考试对他而言不过是走个过场,对从小接受父母训练的自己来说,一百圈?小意思。

    “哼,这群小鬼,真是孱弱的身体,才刚刚开始就不行了啊!”

    回过头,余光看到被自己甩的远远的对手。这是他内心一闪而逝的想法。只是脚步却不因轻视而减慢半分,反而再次加速过弯。

    不论对手有多弱小,他亦会全力以赴。

    在他身后的孩子只能咬牙追赶,虽然算不上多累,但脚步还是与刚开始的激烈冲刺慢了下来。

    他们心里清楚,争夺第一是不可能了。以他们的体力,能不能跑完一百圈还不知道,只能凭一口气坚持下去。

    宏彦没有经历过入学考试,因为父母都是忍者,因为他也算是旗木家族的一员。

    但他能从那些和自己差不多年级的孩子眼中看到一种信念,一种自己前生未曾真正拥有过的东西。

    名为“执着”!

    竞技场上,不论那些少年通过的机会有多大。场外加油鼓劲的家长们却不如何焦急,甚至有说有笑的聊起天来。

    “你家孩子是哪个啊?我家那闺女就那个,倒数第二”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人说到。

    “是吗?好巧,我家小子是那个倒数第一。怎么,你家闺女也想当忍者啊?”虎背熊腰的大汉倒没什么不好意思。

    “哈哈,说了她不听!这都第二年了,她非要来试试有没有可能这次遇到的对手全是菜鸡,让她侥幸入学。”

    “没错,我家臭小子看来跟你闺女一样,平时不努力,总希望意外能降临到自己身上。”

    “对啊,这次我跟她约好了,再不通过就得回家跟我学开店,火之国的分店太多需要人照顾,以后回木叶的机会就少了欧……”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不无感慨地说道。

    “我也和我家臭小子说了,这次考不过就要回去乖乖学习管理商会…”

    或许,对他们而言,忍者虽然不算遥远,甚至每天都能看见墙顶一闪而过的黑色身影。但,就像是明星与普通人之间,每天都能在电视机里看到,但谁又曾真正努力去成为自己所羡慕的人呢?

    太过遥远,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