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不死之物 > 章节目录 第163章 旧事
    看着姑姑这张和离开天枢时没什么太大变化倾城倾国的绝世容颜,尽管十六年未见过面,但姬瑾骁还是觉得莫名的熟悉和亲切。

    “姑姑,你和辛瑶妹妹今晚好好歇息,明日我带你们到都城四处转转,你离开母国多年,如今的天枢都城比以前更加繁华壮丽。”

    姬姜温和的笑了笑,婉拒道“你带辛瑶出去走走吧,她一直都对天枢充满了极大的兴趣和好奇,我明日想去看看殷然,刚刚吃饭的时候,我看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而且眼神里似乎对我充满了敌视。”

    “姑姑,殷然王妃她……唉!”姬瑾骁怅惘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也好,也许你能解开她的心结也说不定,那我明天就带辛瑶妹妹四处走走。”

    辛瑶目光深沉的看了母亲一眼,随后笑着对瑾骁说道“那就麻烦你了,瑾骁表哥。”

    “都是一家人,妹妹无需太过客气。”

    三人边走边闲话家常,很快便来到了姬姜少女时住过的含光殿。

    姬瑾骁看着牌匾上金光闪闪的含光殿三个大字,颇为感叹的说道“自姑姑离开天枢后,祖父就一直命人将含光殿像你没离开时一样打扫和修缮,我每次来到这里,屋中的家具和地板都光洁如新。

    这些年来,祖父和父亲时不时就会来这里坐一会儿,哪怕这屋中空无一人,每次出来后,他们的脸上都充满了哀伤难过之情,姑姑,祖父他……这些年真的很想念你,还有我父亲。”

    姬姜垂着睫毛无力的笑了笑,“姑姑知道你是来为他们二人做说客的,瑾骁,当年的事情,我不清楚你知道多少,但,我至今都无法原谅你祖父,绡儿死的太无辜了,他本不必活活杖毙她的。”

    说到这里,姬姜的眼泪又要流出来,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后说道“算了,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姑姑明白你的心意,你是个宽厚的好孩子,从小性格就如此,像你的母亲一样……”

    姬瑾骁在听到“母亲”这两个字时,嘴角流露出苦涩的笑容,“姑姑,你还记得我母亲长什么样子吗?”

    “当然记得,你母亲是个性格很好,很温柔的女人,我看你的妻子萧柔,气质就很像她。”

    姬瑾骁的脸上充满了忧伤,“可我早已经不记得她的样子了,尤其是她所有的画像都已被父亲命人毁去……”

    说到这里,姬瑾骁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脸上羞赧道“不好意思姑姑,瞧我都在说些什么,你能回来,是件让人非常高兴的事,我不该跟你说这些沉重的话题的。姑姑,辛瑶妹妹,你们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叨扰。”

    “好。”姬姜温和的点了点头。

    辛瑶则落落大方的挥着手,“明天见,瑾骁哥哥。”

    在姬瑾骁走远之后,辛瑶才问道“母亲,舅舅为什么要将他第一任王妃,追月国公主的遗像全部毁掉?”

    姬姜沉吟了片刻,方道“外界都传追月国公主是病入膏肓,病重而殁,但事实上,她是自戕而死。”

    辛瑶不敢置信的张大嘴巴,喃喃道“她不仅是追月国的公主,还是天枢的王子妃,如此荣宠加身,她为何要想不开自杀?瑾骁哥哥知道她母亲的真正死因吗?”

    提到她曾经性格温柔娴淑的大嫂,姬姜也不禁情绪低落,“瑾骁并不知情,他母亲去逝的时候,他还不满三岁,没人告诉他真相。”

    “啊?那她也太狠心了点,瑾骁哥哥那时还那么小,她就狠心抛下他撒手人寰,瑾骁哥哥真是太可怜了,母亲,你还没说她究竟是缘何自戕的呢!”

    姬姜踌躇了片刻,终是回道“嫂子在嫁到天枢之前,原本心中已有挚爱,可为了国家利益,她不得不嫁给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的哥哥。”

    就像她自己一样,姬姜的嘴唇牵起一丝苦笑。

    “后来那个男人被一个低等的五代血族,吸干了全身的血液而亡,哥哥当年知道这个消息后,刻意将事情隐瞒下来,可后来大嫂却在无意中听到侍女的闲聊,得知了此事。她当时就因哀伤过度而晕厥过去,醒来后和哥哥闹了一场后,便在夜里偷偷自戕而亡,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舅舅会毁掉他第一任王妃的遗象了,明明是自己的妻子,却因为别的男人自尽,这种事情,哪个男人都无法接受的吧?”

    姬姜笑了笑,没有说话。

    辛瑶看着母亲眼神中的黯然和沉默,心中陡然一惊,她立刻便联想到了母亲和父王不冷不淡的微妙关系。

    如果当年没有自己,是不是母亲也会在某一天……

    可是,尽管有自己,母亲还是不愿接受父王的建议,成为三代血族,并已经做好了自杀的准备。

    辛瑶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涨的难受,她努力挤出一抹笑意,对姬姜说道“母亲,我去看看那对儿受伤的义兄妹。”

    “好。”

    朱红色的镂空大门上刻着青色的鸾鸟,辛瑶走过来后,偏殿的侍女急忙打开殿门,连呼吸都显得那么小心翼翼,似乎生怕做的慢了,会让这位有着纯种血统的阴康公主不高兴,从而饮她们的血,就像瑾鸾公主发脾气时那样残暴肆虐……

    辛瑶就像没看见两名侍女如临大敌、谨小慎微的神情似的,进门后,她径直走到了外间的小榻上,发现编号107号女孩儿已经双目紧闭,睡着了。

    但她的两只手都紧紧的捂在胃部,似乎不太舒服的样子,辛瑶皱了皱眉,轻轻的推了推女孩儿纤薄的肩膀,口中轻唤“醒醒!”

    女孩儿从迷朦中醒来,眼睛睁开后,神情有些恍惚,先是看了看略显陌生的天花,之后才将视线转到小塌边的辛瑶身上。

    确定眼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公主真的站在她面前后,女孩儿如鲤鱼打挺般,瞬间从小榻上弹坐而起,开心的唤道“公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