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不死之物 > 章节目录 第162章 气氛沉重
    姬菽见状,脸色顿时有些尴尬,姬瑾鸾却在这时赶紧吩咐侍女将辛瑶面前的鲜血端走,起身笑着说道“姑姑,你尝尝这道凤尾鱼煲,这种海鱼的肉质特别鲜美,您十六年都未曾吃过,一定都快忘记这鱼的味道了吧?”

    随后又夹了一块儿孜然羊肉放进辛瑶面前的空碗里,一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伶俐模样,“姐姐,你尝尝这块儿羊肉,它上面洒了些天枢特有的孜然做调味料,一点也不会觉得腥膻。”

    还好姬菽做了双重准备,辛瑶的面前碗筷俱全,如果只有装了殷红鲜血的水晶杯,而没有碗筷,那可真是太失礼了。

    显然刚刚侍女端进来的鲜血,已经令妹妹有些不快,好在他这个懂得察颜观色、能说会道的女儿聪明的替他解了围。

    辛瑶见饭桌的气氛有点沉重,忙将碗中的羊肉放入口中嚼了几下,咽下肚后笑着对姬瑾鸾说道“正如姐姐所说,这块羊肉肉质松软,一点也不觉得难咬,也的确一点都不腥膻,原本我准备减肥的,但今天这满桌子的美味佳肴,看来我减肥的计划在天枢这一个月,要暂时搁置了。”

    “我倒觉得妹妹这样的身材非常健康,你看看我,胳膊腿这么细,一阵风都能把我吹走,我还想多吃点长长肉呢,可是我就是怎么吃都胖不起来。”姬瑾鸾有些讨好的说道。

    “想胖还不容易,像我一样一天吃五餐或者六餐,天长日久之后,自然就会胖了,但想瘦下来,可就不容易了,像姐姐这样匀称苗条的身材是多少女孩儿梦寐以求的,姐姐只要继续保持就好了,不用刻意增肥。”

    当大家听到辛瑶漫不经心的说出自己一天吃五餐或者六餐时,脸上纷纷变了颜色,也终于都明白她身形为何如此肥胖了。

    “妹妹,这是你以前最喜欢的糖醋里脊,做饭的厨子还是你离宫之前的那个,你尝尝看味道是否有变?”姬菽从对面站起身来,将肉夹到姬姜的碗里后说道。

    姬姜将怀里的姬康放到左手上后,他就乖巧的在自己的臂弯中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咕噜噜的看着她,随后姬姜右手优雅的拿起筷子,将姬菽夹给她的酸甜肉块放进口中。

    坐在她对面的姬瑾轩不由得心中轻叹,美人儿就是美人儿,随意的举手投足都是一道让人驻足流连的美丽风景,怪不得血族之王阴康侯玺多年前为了她放弃了天下大统的想法。

    若是换作是他,就算不要那至尊之位,恐怕也是愿意的吧……

    “姑姑,康儿还是我来抱吧,他出生时就比别的婴儿重上许多,你这样抱着她,手臂一会儿就酸了。”萧柔体贴的说道。

    “没关系,我以前就是这样抱着辛瑶用餐的,那时淳于王后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照顾辛瑶都是我一个人亲历亲为,就连阴康侯玺请来的人类奶妈我也是将信将疑,不敢完全信任,所以做这种事情我早已轻车熟路习惯了。”

    “妹妹……”姬菽一听,放在桌下的左手不禁慢慢攥了起来。

    “那些灰暗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哥哥不必在意,况且现在辛瑶也已经长大了,我的日子也轻松许多,你不用为我担心。”姬姜面色沉郁的说道。

    “好了,食不言,寝不语,你们小时候我教给你们的道理都忘了吗?快点吃饭,想叙旧,等饭后或者明日白天再说。”姬伯庸在说完这句话后,又拿着手帕咳了几声。

    辛瑶皱眉不解的看着母亲,不明白她为何要故意在饭桌上说这种令大家不快的话,破坏一家人团圆和乐的气氛。

    接下来的这顿饭,很快便在静默无声中吃完了。

    而整场晚宴下来,姬菽的第二任王妃殷然,自始至终都没有与姬姜和辛瑶客套过一句话。

    这顿饭吃的可以说既静默又诡异!

    饭后,姬伯庸原本想与多年不见的女儿聊聊家常,打听一下她这些年的生活如何,却被姬姜面无表情的拒绝了“抱歉,父亲,我自生完辛瑶后,身体就一直不太好,特别容易劳累,今天又赶了一日的马车,我想先回含光殿休息了。”说着,姬便便起身将怀中的婴儿还给了对面桌的萧柔。

    姬菽看着坐在椅子上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父亲,又看了看已经站起身面色冷然的妹妹,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忙起身说道“也好,妹妹和辛瑶乘了多日的马车,一定很累了,今天便早点回宫休息吧。”

    “多谢哥哥体谅,辛瑶,我们回宫。”

    “好的,母亲。”辛瑶与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后,便转身随姬姜一起离开了这气氛诡异的餐厅。

    “姑姑,我送送你。”姬姜出门后,姬瑾骁抛下众人,立刻追了出去。

    “母亲,我大表哥说要送送你。”辛瑶的耳力极好,姬瑾骁在餐厅里话音刚落,辛瑶就将他的话告诉了姬姜。

    姬姜停下脚步回头,发现他正小跑着向自己的方向追来,边跑还边喊道“姑姑,辛瑶妹妹,等一下我。”

    “瑾骁,慢点跑,小心摔了。”姬姜说这句话纯粹是惯性使然,说的时候完全忘记了他这位侄子,已经是连儿子都有了的成年男子了。

    “姑姑,你怎么还把我当几岁稚童一样看待呢?你好像忘了我已经成亲生子这回事了。”姬瑾骁喘着粗气停在姬姜和辛瑶面前说道。

    闻言,姬姜有些失神的怔忡了几秒,随后莞尔笑道“就算你结婚生子,但在我心里,似乎还是那个曾经会因为尿床而脸色羞得涨红,拉着我的衣角恳求我不要告诉你父亲的孩子。”

    “姑姑,当着辛瑶妹妹的面,您就别揭我老底了,被她听到这些,以后我还怎么竖立做哥哥的威信。”

    姬瑾骁的耳尖滴血般红通通的,这种窘迫的表情不禁再一次让姬姜想起了他小时候做糗事时,无地自容的可爱模样。

    时光荏苒,十六年,也不过只是弹指一挥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