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不死之物 > 章节目录 第21章 何为父王
    “子鱼从起云国回来时带回了一名女子,两人虽未成婚但她却已有二月身孕,早上子鱼带着她一起来给辛瑶送吃的,姬姜对她一见如故,她们母女二人都很喜欢她。此女言行端庄得体矜持有度,但心机颇为深沉,很是懂得投其所好讨人欢喜,虽然我一向信任子鱼的眼光,但身为阴康国大公的正妻,我觉得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阴康侯玺没有说的是,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女子心思不纯,但在事情不甚明了之前,他不会妄下断言。

    “王上是想让我到起云国一趟调查她的身世来历吗?”

    阴康侯玺颔首,“嗯,切记动作不要太大,不可让子鱼夫妇知道。”

    “环宇明白,那殿下们训练的事情……?”

    “哦,在你回来之前就让阿世暂代吧,反正他最近也没什么事。”

    阴康世心里委屈,面上却无甚波澜。

    王上啊王上,明明是因为你心疼你家小公主被申屠环宇的魔鬼训练折磨的太惨,今天下午一听我跟你汇报她在耐热训练中脱水太多死过去了,你就想出了这个方法暂时把申屠环宇调离阴康国,让我暂替他的职务顺便报复一下一直明里暗里欺负你宝贝女儿的混小子万俟舞阳。

    阴康世心里深深的感慨道慈父难当啊,溺爱女儿以公挟私没有原则的父王更是难当……

    “是!王上,环宇还有一事。”

    “你说。”

    “正午耐热训练时,辛瑶公主脱水晕过去了,我觉得以公主的身体素质,不适合与其他血族进行强度相同的训练,是否需要我依据公主的特殊情况,给她制订适合她自身强度的训练方案单独训练她?”

    阴康世心中惊诧,难道这个精明的男人看出王上的真正用意了?

    看着申屠环宇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睛,阴康世却猜不出个所以然,但既然申屠环宇主动提出来了,想必爱女心切的王上一定会借此机会一口答应吧?

    没想到阴康侯玺却拒绝了“不必,既然辛瑶有鸿鹄之志,我这个做父王的也不能因为私心打击她的上进心,就让她和其他人一起训练吧,小孩子多摔打摔打也好,反正也死不了,无需对她特殊对待。”

    阴康侯玺这翻违心之言说的很溜,要不是阴康世知晓他真正的心意,差点就信以为真了。

    “既如此,那环宇立刻回去准备。”

    “嗯,今晚好好休息,下去吧!”

    “是,王上,环宇告退。”

    申屠环宇走了很远之后,阴康世才摸着下巴说道“申屠大公还真是精明,他知王上心疼辛瑶公主,便以退为进借王上之口让他可以无后顾之忧的把辛瑶公主与其他几个纯种一碗水端平,这样以后辛瑶公主无论如何喊累喊疼,甚至中途放弃,王上也怪不到他身上去,他和左丘大公一样是个老谋深算精于算计的老狐狸。”

    阴康侯玺似乎也对他的话深感赞同,“你分析的很对,但环宇比左丘凌大公在精明之外却多了份温和宽厚,他的一双儿女中,儿子继承了他的精明,女儿则继承了他的温厚。”

    “看来王上很欣赏申屠曦禾这个小姑娘?”阴康世试探的问道,问完之后又立即后悔,他不该随意探听王意的。

    如果是别人这么问,阴康侯玺一定会隐下心中真实想法笑而不答,但他对阴康世则不同,“我觉得环宇家的小女儿长大以后做我们辛夜的王后就挺好的,你觉得呢,阿世?”

    阴康世谨慎的回道“辛夜王子如今不过十二岁,申屠大公的小女儿也不过才十五岁,我哪里能看出来申屠曦禾长大后如何,王上您就别难为我了。”

    阴康侯玺温和的笑笑,眼睛里闪耀着经过岁月历练沉淀后的无穷智慧,好似一个会未卜先知的仙者,只不过这谪仙眉目如画,气宇轩昂,品貌非凡,还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俊美男人。

    这个男人胸有丘壑,心怀天下,正是他结束了四国百年以来无休止的震荡和战乱,是他让天启大陆像现在这样百家兴旺,海宴河清,天下太平。

    只可惜,他拥有了全天下,却唯独没有得到一个女人的心。

    阴康侯玺轻轻叹了口气,阴康世便知道让他无比崇敬的这位王上此时此刻又想到了西仁宫里那位容貌冠绝天启大陆的王妃——姬姜。

    阴康侯玺收了收心神,正色道“那名侍女的骨灰收好了吗?”

    “收好了,明天一早我就会派蝙蝠送去天枢国姬伯庸那老头儿的手里。”

    “不急,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还他这份大礼,这件事不可泄露出去,尤其是不能让王后及她背后的淳于氏知道,以免借此事为难姬姜和辛瑶。”

    阴康世躬身回道“阿世明白,不过听左丘大公对王上说的那番话,言外之意他似乎已经知道这女子背后的指使之人,以防万一,是否需要我私下提点下左丘大公,叫他不要和万俟大公乱说,万俟大公一旦知道了,王后及淳于氏自然也就知道了。”

    “不用,你不是刚刚还说左丘凌和你曾经的老师申屠环宇是老狐狸么?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要藏在肚子里,以免惹祸上身。”

    阴康侯玺拽了拽绣着赤色蝙蝠的黑色手套,接着说道“万俟玄礼家的那个宝贝独苗,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吗?”

    阴康世回道“阿世明白。”

    “给他点教训便好,不要一不小心弄残了他。”

    “是,王上。”

    阴康侯玺点了点头,显然对他办事非常放心。

    他走了之后,阴康世在心里不禁深深的叹了口气。

    何为父王?

    就是在背后默默的无声付出,不动声色为着大女儿的未来幸福做着盘算,为小女披刑斩棘儿,将背地里欺负过她的人修理一顿,还要以王的特殊身份以公谋私为女儿在训练中争分夺秒的赢得一点点可以苟延残喘的时间,在她们毫不知情的时候就已经对她们倾注了满满的爱,这就是父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