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鸣篮球 > 章节目录 14 一片清明
    “哼,跳梁小丑而已,十招之内解决你。”牧云自信满满。

    “那在十招之内,我就杀了你,为我兄弟报仇。”

    说着林飞鸿飞身而上,剑已出手,体内灵元疯狂运转,一出手他就发挥出了自己最强实力。

    “好!”牧云大喝一声,终于可以打得痛快一点了。

    牧云臂上套着金属圆环,和林飞鸿你来我往。

    “够了!”林飞鸿大喝一声。

    “剑灭千秋!”

    赫然间,无数剑影仿佛从天而降,整个看台上一片剑影甚至看不清台上两人。

    “剑意!”

    另一个比试台,一直站得笔直,一身白色剑装的风云峥,睁开眼眸,感受到那剑意,呐呐道。

    不过只是稍微感受一下,他便不屑一笑,“刚刚触摸到一点边缘,一般。”

    远处看着这一幕的虞卒,也被吸引了,“不错,这小子竟然练出一丝剑意,难怪这次夺冠呼声这么高。不过比起我对刀意的理解,他还差得太远。”

    比试台上,剑影已经消失了,没有预想中,牧云被劈碎的场景,相反林飞鸿嘴角挂着一丝鲜血,胸口处已经陷进去一寸那么深,单膝跪在地上,眼神中尽是不甘。

    “你!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破我的剑意。”

    “哼,你境界不过初入筑基境,差我两阶。小子,境界的差距,是你那点儿半吊子剑意就能比拟的吗?废物。”

    林飞鸿露出痛苦的神色,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败了,而眼前少年,竟然比他修为境阶还要高。

    台下的弟子也都失望了,他们再也无心上场,连林飞鸿这样的天才都被轻易击败了,谁还能有这个资格去挑战?

    “我来试试?”这时一道轻灵的声音响起,虞卒听着却是极为熟悉,心中莫名其妙一跳。

    “哦?”牧云眼前一亮,居然又是个美丽女子,他心中微动,但却不似祝千行那般,见到美女都直不起腰了。

    “哼,你以为我和那祝废物一样吗?又想使用美人计?”

    “呸,不要脸。你个肌肉怪,长得这么难看,痴心妄想。”鹿亦瑶鄙夷的目光看着牧云。

    “好!等我解决掉这个废物,再收拾你。”

    说着,一脚踏向倒地不起的林飞鸿,林飞鸿只发出一声惨叫,胸口处就被牧云踏穿了。

    虞卒看到这场景,眉头紧皱,“当真是来杀人的啊,连已无战力的人都不放过,哼。”

    “鹿子上去会不会危险?那肌肉怪有点厉害。”虞卒也不知道怎么的,开始担心起鹿亦瑶来。

    虞卒走了过去,来到比试台下,在鹿亦瑶肩上拍了一下。

    鹿亦瑶转过头来,看见虞卒带着笑意的面庞,呆了一下,随即面色转怒,嗔道:“好哇,又是你这么败类,怎么你想上台比试么?”

    虞卒还没开口,一只雪白嫩手就捂住他嘴巴。

    “啊?什么?”

    “你要上台比试?”

    “好,先让你去吧,不用谢啊。”

    鹿亦瑶自问自答,一把把虞卒推了上去,她站在台下,咯咯地笑弯了腰。

    “你!”虞卒被推到台上,气得说不出话。

    “活该。”鹿亦瑶一撇嘴,在她心里虞卒又何尝不是个高人?推他上去,顶多被虐一虐,他逃跑速度之快,鹿亦瑶可是见识过的。

    “笨蛋、蠢猪,那天竟敢把我一个人丢在兽群里,哼。”

    那日当兽群袭来的时候,因为中毒,灵元难以调动的鹿亦瑶,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她下意识地寻找着虞卒的身影,可是那家伙早就溜了。

    那种独孤绝望的感觉,鹿亦瑶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今天正好报仇。

    “兄台,我想这是个误会。”虞卒才没有心思冒这个险呢,对方可是筑基境的修士,而且看样子已经达到了恐怖的筑基三阶。

    目前的虞卒不过凝气境八阶,境界相差太远,不可能有战胜对方的机会,就连幽冥步恐怕都躲不过对方的攻击。

    “上台了还想走?”牧云眉头一皱,“这什么垃圾货色上来了,东凉皇朝就没有一个像样点的新一代弟子吗?”

    “兄台你也看到了,刚才我是被人推上来的,不是我自愿的啊。s。好看在线≈gt;”虞卒解释道。

    台下弟子听到虞卒这话,纷纷表示不屑,这也太怂了,这不摆明是在求饶么。

    看台之上,气氛似乎有些沉闷,唐无虚板着脸看着刚才这几场比赛,心底冷到极致,泱泱大国竟然如此不堪,被人任意羞辱,还被斩杀了一个略有资质的弟子,顿时让他觉得颜面扫地。

    而现在,虽说虞卒是被推上台,可不战而屈,显得更加窝囊了,东凉的大佬们一个个都板着脸,一言不发。

    “咳咳,唐兄,我看还是让那个弟子下去吧,都怕成这样了,还留在上面,别说我天水国的弟子欺负人,哈哈。”

    武霸天一脸得色地看着唐无虚,这种情况,比杀几个东凉的废物弟子,还让唐无虚难堪。

    随即武霸天给台上牧云暗中传音道:“牧云,不要放过这个废物,也不要杀他,要尽量的羞辱他,明白了吗?”

    牧云愣了一下,原本打算让这个废物滚下去,这样的废物杀了也没什么用,可是武君这样一说,他顿时明白了过来。

    羞辱他,就是羞辱东凉的修士,这个废物求饶的时候,会让那几个老家伙更难堪。

    “你不想和我打,是不是?”牧云嘴角抽起一丝冷笑。

    “本来就没这打算,我下去了。”虞卒看着对方高傲的样子,心中其实也有些愤怒,不过这样的争端没有意义,能忍则忍。

    “想走?给小爷跪下,磕一百个响头,叫一百声爷爷,你就可以滚了。”牧云要的就是羞辱虞卒,他要让整个东凉,因为虞卒感到莫大的耻辱,随后又加了一句:“如果想小爷指点指点你这废物,就从小爷胯下钻过去,说不定爷一高兴,就教你点修行心得,哈哈。”

    “哈哈,牧云,这样的废物你也欺负,有意思吗?”一旁比试台上,百般无聊的祝千雪不屑道。

    几个比试台上,只有那边一身白衣的风云峥一言不发,双手环抱着剑,等待着人上台。

    “这么说,今天这一场我是非打不可了!“

    虞卒浑身气势陡然上升,心中怒极,这几个果然不是好鸟,自己都这样低姿态了,还如此辱人,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对付他虞卒自己虽然没多大把握,可是别忘了,虞卒还有半步灵兽黑烈。

    “黑烈,等下如果我实在敌不过,你出来秒杀了他!”

    虞卒给黑烈传音道。

    “放心吧主人,我早就想收拾这垃圾小子了,他就是再高两个等阶,我也能轻易干掉他,放心吧主人。”

    黑烈龇牙咧嘴,恨不得立马出去结果了他,不过没有主人的命令,他也不敢贸然出场,毕竟在场的强者太多了。

    “哼,凝气境的废物,也敢和我战,找死!”

    牧云说着,刚猛拳头直直地就冲了过来,拳头上,带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好刚猛的力道,那蓝色光芒就是武气么?”虞卒心中暗衬,不过却丝毫不惧,手中战刀顷刻而出,直直地劈了过去。

    那边牧云钢拳过来,虞卒刀锋劈在他拳头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却是牧云另一只带着干金属圈的手,挡住了战刀。

    而那刚猛一拳,不受丝阻碍,轰向虞卒心脏。

    牧云眼中似乎已经看到虞卒胸口塌陷,痛不欲生的样子。

    “太垃圾了,不堪一击。“

    可以下一刻,他愣住了,他预想中的场景没有发生,一拳轰杀过去,明明打在了他身上,实际上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牧云眉头一皱,他绝对想不到,这个凝气境的废物,竟然有如此快的速度,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避开了。

    “好快的速度!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过小爷的攻击了吗?”

    牧云乃是武师三重强者,相当于道修的筑基境三阶,拥有武者感应能力,就想道修的灵识,只是瞬间,他就捕捉到了虞卒身影。

    蓦然地,牧云也化作一道残影,在右方三米处横着踢出一脚,那一脚威力之大,光是带起的罡风,就将地面撕裂了。

    仿佛万斤巨石一般,砸像虞卒。

    虞卒早就料到,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幽冥步不可能完全躲过高境界修士的神识,看着那沉重的一脚,虞卒笑了。

    “败类小心!”

    这一场景,却是让台下的鹿亦瑶吃了一惊,这一脚带着武者特有的武气之威,实在太过强悍了。

    本来以为虞卒还隐藏了实力,没想到这家伙除了跑得快,并没有多高修为,

    “完了,我这是害了他啊。”鹿亦瑶顿时担心起来。

    台下其他弟子,基本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只知道上台那个弟子身影突然消失了,让他们大吃一惊,纷纷猜测莫非是个影藏的天才,顿时期待地看着台上。

    被人欺上头来,随意辱骂羞辱,他们心中何尝又不憋着一股闷气,自然是期待强者出来出头。

    “绝影千刃!”

    虞卒一声轻喝,灵兵寒影似乎在他手中活了过来,发出嗡嗡的轰鸣声,万千刀影挡在了虞卒身前,形成一睹密不透风的刀墙。

    “好强的刀意!”

    看台上墨老神色凝重地看着这边,突然一喜,万万想不到这名凝气境的弟子,竟然领悟了刀意,而且领悟程度,比之前面那弟子的剑意,要强上百倍不止。

    “墨老,我出手救下他吧。”

    “一定要救下他,这么年轻就领悟如此强烈的刀意,乃天才资质啊。”

    “让我出手吧,正好收他为关门弟子!”

    一时间,注意到台上情况的东凉十大宗门的宗主,纷纷给墨老和唐无虚传音道,这样的天才,若是被杀,那就是大损失了。

    “不要急,且看一看。”

    唐无虚却传音道,他自是看出了这一刀的不凡,那强烈刀意,丝毫不弱于牧云那一腿,要知道他们境界差距是十分大的,可见刀意之强。

    牧云腿上,带着刚猛的武气,与刀意交锋。

    闷响几声之后,虞卒身形显露出来,刀意散尽,可那刚猛的力道使得虞卒连连后退。

    另一边,牧云也是连连后退,站定之后双拳握紧,浑身肌肉只涨起,露出一股股青筋,他右腿上,几道伤口流出鲜血,若不是强行克制,此时怕是疼得不住颤抖。

    他表情阴沉地看着虞卒,没想到自己太大意了,竟然被这个废物给伤了,他为此感到莫大的耻辱,尤其是听到台下弟子的各种嘲讽之声传来。

    “垃圾你不是很牛么?怎么受伤了?”

    “滚吧,在这里逞能,再不滚,台上的师兄要了你狗命。”

    “真是太蠢了,废物一个还敢嚣张!”

    台下弟子一边为虞卒鼓掌,一边肆意地骂道,都觉得非常解气,不过他们又疑惑起来,台上这人是谁,似乎没听说过这号天才啊?

    听着下方一阵阵怒骂嘲讽之声,牧云简直怒到极点,从小到大,连自己师尊都不曾呵斥过自己一句,一群废物竟然肆无忌惮的嘲笑自己,这一切竟是拜眼前这个废物所赐。

    “你必须死!”

    牧云咬着牙,全身燃起一股淡淡的蓝炎,整个人的气势忽然攀升到一个骇然的高度。

    “不好,对方竟然是附灵武者,完蛋了,这下败类死定了。”

    鹿亦瑶心中一阵猛跳,她对武者有所了解,这附灵武者比一般武者可要强太多了,因为他们有特殊的天赋武技,比如这牧云就是附的蓝炎灵,整个人实力提升不少。

    “败类快跑,你打不过他。”鹿亦瑶焦急地大喊道。

    “怎么,你不是巴不得我死么,还在又假惺惺的关心我了?”

    让鹿亦瑶更加着急的是,台上这个笨蛋说话时,竟然笑盈盈的,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快跑啊,你个笨蛋,我本来是和你闹着玩的,我错了,你快跑吧。”鹿亦瑶急得直跺脚,又不能上去帮忙,毕竟那看台上有强者守着呢。

    “君主,让老朽出手救他把。”十大宗门中,一位宗门连忙传音道。

    “嗯,你看情况出手,救完之后立即遁走,不要落下话柄。”唐无虚传音道。

    “给我死!”

    牧云看这虞卒毫不在意的模样,心中更加愤怒了,浩荡的武气带着蓝炎爆发开来,产生一道强大的气流,让台下多数弟子都不由向后倒去。

    “黑烈,给我上!”

    这时虞卒自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命令黑烈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他倒不怕有强者强行击杀黑烈了,因为黑烈已经认自己为主,强者们不可能再收服它,二则他断定如果自己有这么一头强悍的半步灵兽,一定会得到皇朝内强者的庇护,毕竟他们把面子看得极为重要。

    戾!

    黑烈出来之后,顿时风云色变,身躯骤然变大,此时的黑烈已经成长为百丈身躯,巨大无比,这整个一个比试台才一百丈长宽。

    他腾在空中,威风凛凛,大有不可一世的样子。

    “什么!!”

    牧云只感觉自己瞬间被一股阴影笼罩,一股莫名庞大的威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浑身骨骼被压得格格脆响。

    半步灵兽,相当于筑基境七八阶甚至于九阶的修士,更何况黑烈乃是真龙后裔,更要厉害许多。

    看台上,纵使那些处变不惊的大佬们,看着这威风凛凛的黑龙也吃了一惊。

    “怎么可能,这小子竟然收服了一头几乎绝迹的龙,而且还是具有一丝远古真龙血脉的亚龙!”

    武霸天顿时觉得形势不对,他深知牧云不可能抵抗得了这亚龙,随即一招:“飞天虎,你给我上,制住黑龙。”

    飞天虎乃是武霸天坐骑,是真正的灵兽。

    “武霸天,你干什么!破坏规矩吗?”

    唐无虚一股庞大的灵元顿时蹦发,只这一喝便将那飞天虎震得头晕目眩,差点从空中倒栽下去。

    武霸天连忙释放武气,阻挡唐无虚,并吼道:“唐无虚,只许你东凉的人用灵兽,就不许我天水弟子用灵兽?!”

    “哼,那黑龙明显是我东凉弟子收服的灵兽,自然可以用。你把自己灵兽送过去,算什么意思?那这样说我也可以让我东凉各位宗主借出灵兽,助弟子参战了?”

    “各位宗主,唤出你们的灵兽,借给台下愿意挑战的弟子!”

    唐无虚冷声道,若真要如此,恐怕今日这几人带过来的天才弟子,一个都回去不了了,这等天才死一个都是莫大的损失啊。

    “你!”武霸天顿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唐无虚,你的意思是只要灵兽是比试者自己的,就可以用了?”

    “那是自然!”

    “好,告诉你吧,这飞天虎本来就是我天水国高手,给牧云准备的,它早已认牧云为主,不行你试着收服,就能探测到牧云留下的气息了,蓝炎武气想必唐君你能分辨十来吧,哼。”

    武霸天顿时转怒为喜,刚刚他是故意装作很急,没想到有这样一招。

    比试台上,牧云此时可就苦不堪言了,他用尽了全身武气来抵挡黑烈的气息,身上已经多处骨骼断裂。

    只片刻时间,黑烈正准备解决掉这个渣渣,不料一阵强大的虎啸之声传来,那飞天虎在半空中挡住了黑烈。

    “放肆!本座乃真龙后裔,你敢与本座作对?”

    黑烈头颅高昂,带着一股神圣的威严,对飞天虎喝道。

    “大人,小虎也是被逼的啊,我在被强者逼迫下与那渺小的人类签订了主奴契约,不得不受他所命!”

    飞天虎身形要比黑烈小得多,但是咆哮之威却是很强,在众人眼里,两头巨兽相互咆哮,却不知道是正在对话。

    “咦居然还是只母老虎。”黑烈听那声音,心中突然有了一个猥琐的想法。

    “灵虎,你出身低微,血脉驳杂,本座给你个机会,让你接受真龙血脉,传承龙虎后代!”

    龙虎后代虽然也是杂、种,但血脉要比他这卑微的驳杂血脉要强多了。

    “大人我愿意,我愿意。”白虎很是激动,连忙道:“恭请大人临幸。”

    那飞天虎说着,竟然转过身去,翘起屁股对着黑烈。

    “哼,你当本座跟你一样下贱吗?就在这里?想帮我干掉那小子再说。”

    飞天虎与牧云确实签订了奴主契约,若是牧云死去的话,她也会跟着死去。但是有一个方法,那就是飞天虎自碎灵丹,这样一来她就不受控制了,但是一身功力也会消失殆尽。

    为了后代能有龙血传承,飞天虎也愿意做出牺牲。

    她在空中飞舞几圈,用汇聚灵兽之力,一下子挤爆了自己的灵丹,身体变小落了下来。

    黑烈得意一声咆哮,本座的魅力就是大啊,这就是血脉的好处。

    与此同时,黑烈几乎忘了黑烈在与白虎谈交易的时候,那比试台上,牧云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他毫不犹豫地抓住了这一次机会。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牧云运起全身武气,肌肉爆起,连身上血肉都被撑开几道裂痕,以最强的攻击袭向虞卒。

    虞卒云起幽冥步,可奈何境界差距实在太大,根本避无可避。

    这种爆发力,看台上东凉的各位宗主也坐不住了,纷纷欲出手相救,可惜太晚了,众人都关注那黑龙与飞天虎去了,都没注意到比试台上的情景。

    轰隆!

    虞卒腹部被一拳砸下去,血花飞溅,牧云刹那腾空而起,将虞卒身体踹入比试台,比试台被砸出一个黑洞,虞卒完全陷进去,看不见踪影。“唉!”

    那方墨老及众人不由一声叹息,一个天才就这样被抹杀了,他的气息完全消失了,已然死去,若现在再出手也晚了,只能惋惜。

    天空上的黑烈身体慢慢变小,落在了地上,摊在了地上,主人死去,灵兽自然也活不了。

    “大人你不能死啊。”这时飞天虎伤心欲绝,“个天杀的,还没临幸老娘,你就死翘翘了,老娘怎么这么倒霉啊,灵丹也自爆了,老娘真命苦啊,呜呜呜”

    那飞天虎已经变作正常大小,在黑烈身旁呜呜哀鸣着。

    ……

    仿佛黑暗里,一道永恒的光出现。

    虞卒感觉自己身体空空荡荡,沉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天空之上只有一道迎风而立,无比飘逸的身影。

    恍然间,他抬起头,看见那身影转过身来,让虞卒吓了一跳。

    “他竟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那身影眼皮忽然跳动了一下,似乎感应到什么,睁开双眼,忽然露出一双银白色的双眸子。

    戾!

    他嘴里发出一声嘶鸣,比之黑烈还要的兽吼还要尖锐,一股乳白色的光华涌向虞卒。

    虞卒身体一颤,像是被温泉包裹,他不由得闭上眼,静静享受着,他眼前一幅幅奇异的画面闪过。

    时而在荒芜枯寂的平原上。

    时而在汹涌彭拜的血海里。

    时而在充满杀戮的地狱之中。

    ……他像一个旁观者一样,走过一个个古老苍凉的世界。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从那种状态醒了过来,脑中一片清明。

    “我的道基封印解除了?”他发现的第一件事就让他欣喜,“我终于联系到他了,他到底是谁,为何感觉他这般强大。”

    他盘膝闭目,修炼起来,一瞬间,原本因为他道基封印,而积压下来的灵元疯狂涌出,不过几息时间,他修为就猛涨。

    凝气九阶!

    又过了一会儿。

    开始筑基,筑基成功。

    筑基本来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虞卒像迈过普通境阶一样,迈过这个所谓:坎儿。

    筑基境二阶。

    积压的灵元一扫而空,虞卒的修为竟然提升到了筑基境,还突破道二阶,简直是惊世骇俗!

    “绝影千刃。”他试着领悟这一式刀诀,刀意疯狂地提升着。

    “我的领悟能力,几乎达到了完美地步。”

    “幽冥步,开始领悟。”

    数息时间,幽冥步完美领悟。

    “筑基境修士,永远也无法找到我的身影了,哈哈。”

    好恐怖的领悟能力,比之被斩仙根之前,还要厉害一些。

    “我虞卒终于回归了!”

    “咦不对!”看台上墨老发出一阵惊疑的声音,随后他大喜道:“他没有死,周围灵元怎么在震荡?”

    “他在突破!”这时,唐无虚竟是说出了口。

    在濒临死亡的至酷中突破!传说中的绝地新生?此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竟然有如此资质,一定要保住他。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