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迷域寻迹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今夕何夕萧瑟处
    东边天空撕裂一弧橙黄,温灵玉看着依旧一言不发跪着的石安歌。

    等她安抚好北城百姓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个情境。

    “那沙蚺真是用的好一招声东击西!先是把南城的防御打得半死不活,再遣出大量的黄沙蛇出击北城,让所有人都以为主战场已经转移到北城来,大批的将士被派往北城,百姓差不多都被护送回南城保护。这斯却来了个出其不意,把整个南城的地灵之气给吞噬掉!可怜里面的生灵一个不剩,全部枉死!花枯草萎!”贺鸿达咬牙切齿道。站在他边上的沈坚表情悲愤,紧绷着牙床。

    温灵玉叹了口气,走上前,在石安歌面前蹲下,语气温柔道:“安歌,你太累了,需要休息。裴太爷爷他一生为百姓为大道奔波劳碌。未来几何难两说,这样未尝不是他最后最好的归宿?”

    气氛沉默一息后,石安歌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灵玉姐,我明白,生死有命,各有其归。我只是想为师父再尽最后的孝道。”

    听到她这话,温灵玉心头大石落下。望了一眼陆离,起身向他走去。

    “陆离小兄弟,真是不好意思,没调查清楚,就把你带来这里,差点让你无辜命丧于此。”温灵玉歉意道。

    要是一天前的陆离,肯定会趁此机会刨根问底。可现在他没那个兴致,他假装不在意道:“没事,你不必过多感到愧疚。”

    “有朝一日若你到坤灵国来,我温氏定待你为座上宾。”温灵玉郑重道。

    “好说好说,有机会先。”陆离回道。

    满眼泪痕的姜绎心带着哭腔道:“以前裴太爷爷跟我说过要多多照顾陆离你,你放心以后你来草原玩,我一定叫阿爹给你戴蓝哈达,吃手把肉,借我的飞雪给你骑!”

    陆离无奈道:“行,有机会先。”心里却在苦笑,裴悯老人嘱咐你们照顾的正主叫陆黎,黎明的“黎”,不是别离的“离”。这小姑娘伤心得哭傻了。

    他方才与那个一身蓝袍的陆黎打过照面,发现他们的确长得有几分相像,不过他长得比较糙,那个陆黎长得比较灵秀。他也就明白为何温家姐弟千里迢迢费力把他蒙来这里,也就能解释送到他们陆院长小院的那张画像为何能把他们院长引到这里来。原来不过搞了个乌龙,他一个山坳里出来的少年,资质平平,怎么可能会是名震天下,一身正气的康乐大将军的遗孤?

    温琬琰几人又在寂静灰墙前拜了几拜,起步离开。毕竟绿城元气大伤,天亮后还有一篓筐的安抚整顿要做,剩下的黄沙蛇还要除尽,各州来的援军还要整肃。悲伤总是不能留太久,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

    一边哈欠连天的守朴对着离去的黑隐背影道:“黑隐,有空一起喝茶呀!随便帮我一帮,送我回家!”

    黑隐只留给他一个坚定离去的背影。

    “嘿,这人,真是多年冥顽不化,一直是这副爱搭不理的样子,真是让人头疼哟!”守朴抓了抓他翻飞的凌乱头发。

    陆离赶忙走近道:“守朴大哥,你要回家,不嫌弃的话,我可以送你回去!”

    “咦?是你啊,山楂小弟!”守朴兴奋道,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道,“你恐怕不行,我家有很多恶犬,会伤了你。而且现在还不到时候。”

    陆离干笑了两声道:“那守朴大哥你有何打算?继续游荡?”

    守朴并不急着回答,背过身跨开步,头也不回向他扬起右手,挥舞着,慵懒的声音传来:“天地即是我的归宿,山川河流即是我的游乐园,四季即是我的衣裳。山楂小弟,我们缘分未尽,会再见的!”

    陆离苦笑着目送他离去,心道这守朴大哥真是豁达潇洒,活的那么神秘,又那么自我。

    陆池霧也走了。

    陆离愣站了一会后,走到石安歌边上,斟酌开口道:“安歌姑娘,我……你救了我那么多次,我明白你现在心情悲痛难抑,毕竟是你师父,又是看着你长大的……我……哎,我也不懂说些什么。你节哀罢。”

    石安歌的眼睛不离灰墙,低沉开口道:“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奈何陆离靠的不是很近,只看见她双唇翕动,听不清楚她讲了些什么。

    他忙问道:“什么?”

    这回陆离听清楚她说的了,她说的是:“你也给他磕几个头罢。”

    “嗯,好。”陆离跪下,踏踏实实磕了几个头。

    “去找你朋友罢,我心里有数。”

    “嗯,好。”

    陆离转身离开。石安歌依旧直挺挺跪着,背影如松,眼神清澈。

    一个时辰后,天光大亮。朝阳依旧如昨日灿烂光辉。可绿城却大不如昔:一片废墟里,瘸瘸拐拐的老者赤着双脚,衣衫褴褛,双目无神,嘴巴一动一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满头大汗的中年汉子徒劳地挖着倒塌的碎石,直挖得手指甲翻飞;幸存的人在抱头痛哭,眼泪鼻涕作一堆;不见双亲的小孩儿号啕大哭,哭的气都要背过去,却哭不见爹娘……

    士兵们或是在御气探索碎石块下有没有幸存者,或是在协助医护人员担送伤员,或者御出气之象把黄沙蛇的残骸聚到一起,让火属性气师炼化烧毁,预防瘟疫。

    那些本开在砖楼阳台上五颜六色的花儿,欣欣向荣的草儿,还有那木架上还在抽枝散叶的葡萄藤儿,全都没了生气。一片葳蕤变成满地枯黄,满目疮痍,满城萧瑟。

    杜若正在给受了外伤的百姓包扎,木属性、火属性的气师在一旁协助。陆离则给她递送用具药品。

    “你是说莺莺跟舒志被你敲晕后,到现在还没醒来?你小子下手可够重的啊!舒志皮糙肉厚的说得过去,但人莺莺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你也下这么重手,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你!而且你确定当时仅凭你们学院那块小小的玉牌可以挡住黄沙蛇?”杜若坐下喝水歇息的间当也不忘对陆离进行“亨亨教诲”。

    陆离被她说得有点惭愧,脸上有点过不去,他闷声道:“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没想那么多,完全是凭着脑中所想来行事。现在想来是有些莽撞了。”

    杜若道:“你还小,还有机会犯误改正,以后行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嗯,我知道了!”陆离道。

    “好了,我要继续我的工作,你该干嘛干嘛去!”

    陆离站了起来,仿佛又听见久违的五轮玄晶车运作的声响,他摇了摇头,笑自己最近怎么老是出现幻觉。

    却听见有士兵说道:“坤灵国的各州援军和方與国的中央军到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杀到黄沙蛇老巢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