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任务之炮灰来逆袭 > 章节目录 第841章 流奴9
    总之不找点事做,此情此景就很尴尬了。

    任凭迎晓乱叫,全当听不见。

    实在是不敢惹啊,万一自己倒霉的再被这个疯女人揪住了。

    孟离把铁锁死死压在迎晓的头上,硌得痛,孟离问:

    “给我换不换?”

    “今日若你不换,你也别想好过。”

    迎晓是想要服软,可这还关乎尊严的,如果被孟离强迫做事,那以后在这几个人面前也抬不起头了。

    传出去也被人笑话一辈子。

    被流奴欺负了?

    笑死了人,都是她们欺负流奴好不好。

    孟离放开迎晓,心中真是发冷,到底做了多可恨的事情,值得这些人来欺凌她?

    无怨无仇,难道很好玩吗?

    孟离不想在这个府中呆了,先跑,等大少爷死了之后回来直接弄死二少爷就算完事。

    感觉这个任务就算完成。

    她把这个想法给6018说了,6018说道:

    “委托者不同意,她就想要用自己的身份折磨二少爷,要让二少爷尝试一下他心中卑贱的人也可以欺辱他的滋味。”

    “她说这样才爽快,才觉得解气。”

    孟离嘴唇动了动,最后什么话都没说。

    行吧,客户是上帝。

    此刻她这位上帝正在用上帝视角看着她,只要不过分到她孟离无法接受的地步,她都听上帝的。

    孟离把目光放在迎晓身上,最后用力一扯,竟然把迎晓的头发扯掉几缕,迎晓哀嚎出声,孟离站起身来,朝着迎晓的被子而去。

    一人拦住孟离:

    “你要干什么。”

    她的底气明显不足,瞄了眼还在地上痛得龇牙咧嘴的迎晓,还有地上的头发,这样硬生生的被扯下来,该有多痛啊。

    她竟然有些畏惧地看了眼孟离。

    孟离:

    “让开。”

    “不。”

    孟离伸出手,一把把这人拨开,孟离力气大,一把把这人都拨得身形几个跄踉。

    稳住身形之后,只是看着孟离。

    孟离到了迎晓的被子面前,直接徒手撕掉了迎晓的被子,这种布料本身就很容易撕开。

    然后孟离把剩下的絮扔在了地上,房间里面也有木马子,孟离直接把木马子里面的东西倒在了絮上面。

    虽然现在还未入睡,排的脏物还不算多,但是这已经足够恶心了,迎晓肯定是不能再用了。

    其余的人目瞪口呆看着孟离,愣是不敢上前阻止半分。

    迎晓也不敢说话了,瘫坐在地上,一直揉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地上被扯掉的头发,迎晓心疼的要死。

    在现代人看来,扯掉几缕头发似乎也没太大关系,但是这里的人非常在意头发,头发被人扯了,差不多就是结下大仇一般。

    在他们心中,孟离这个举动也是相当的狠。

    人越狠,他们反倒越不敢欺负。

    孟离记得昨天来的时候,柜子里面还有一床被子,她拿出来,放在自己身边,坐在床上,对着她们说道:

    “今日我平春在这里放下话来,如果还有谁不长眼的想要整我,我就是豁出这条命,也要先拉着她去死。”

    几个人浑身一震,看着孟离阴冷的眼神,忍不住把手攥紧,孟离又说道:

    “所以你们乖巧一点。”

    “睡了。”

    孟离起来把油灯给熄灭了,又躺了回去,几个人神奇地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再点灯,抹黑上床,一阵窸窸窣窣,都爬上床开始睡觉了。

    就是迎晓,也不敢多说话,跟别人挤一个被窝。

    孟离用精神力看迎晓,看自己的方向,眼神是怨恨中包含着畏惧。

    而且离自己最远了,离她最近的,其实也是尽量不往她这边挤了。

    像奴婢之间的争斗,只要不影响主家,主家都是不会管的。

    不然府中这么多奴婢,矛盾或多或少的,要是事事都管,主家一天啥也不干,光是处理这些琐碎事都怕要忙死。

    没有人给他们撑腰,如今被人欺负了,不也得选择忍。

    忍什么忍,要忍也是他们忍,孟离感觉自己被这些人影响的心中都充斥着戾气。

    孟离觉得不痛快,听着她们渐渐入睡的声音,然后给她们造了噩梦。

    全是她们被自己欺负的情景,要她们真正的害怕自己,日子才能清净。

    果然第二天早上起来,她们看孟离的眼神添了几分畏惧,也不敢多说话,默默做完自己的事情,就出门打算去吃饭。

    孟离扫了一眼地上两床被子,没人收拾,她自然也不会收拾的。

    迎晓注意到孟离在看被子,浑身抖了一下,生害怕孟离又为难她,连呼吸声都减小了,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看着孟离踏出了房间,迎晓才松了一口气。

    “你就别招惹她了吧,这是个不要命的东西。”旁边人对迎晓说道。

    迎晓不甘心地说:

    “难道我就被流奴这样欺负?”

    女子无奈:

    “不然还能怎么办,真惹急了,拉着你去死,你划得来吗?”

    “像昨晚的事,咱们也没地方讲理,如果告诉主家,惹得主家心烦,主家可能一起把我们给罚了,哎。”

    迎晓不甘心,女子又道:

    “她力气好大。”

    迎晓跺了跺脚,各种不甘心,但也知道身边人说的在理。

    按照惯例应该去吃饭,孟离一方面不想吃,一方面不想看到小菊。

    索性也不去了,直接去干活。

    王大娘年纪大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人给她送饭,她此刻正在吃馒头,牙口不好,她把馒头掰开泡在水里吃。

    看到孟离,她问道:

    “丫头,吃了吗?”

    孟离说道:

    “吃了。”

    王大娘拿了一个馒头朝着孟离递了递,孟离笑着摇摇头拒绝了。

    然后就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陆陆续续送了木马子过来,来得匆匆,走得也匆匆,谁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

    秋月也依旧来了,她一来,孟离就冲她扬起手中的刷子,这让秋月话都不敢多说,忙不跌的跑了。

    从前委托者就是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忍,所以别人越来越起劲。

    当然,也不是怪委托者包子,而是委托者那种情况,不忍好像也没有办法。

    委托者也不会武功,真要打起来,和别人单挑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