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任务之炮灰来逆袭 > 章节目录 第680章 异世界恋爱12
    他不能忍受用别人的身体。

    觉得很膈应,比如用别人的肉身跟女生发生关系,如果女生怀孕了,这个孩子算不算是他的都是一个严肃又诡异的问题。

    再加上周阳的身体会一直得到各种东西的改善,会慢慢接近一个完美的体质,宿主不能太垃圾了,总得成长吧,系统也索性带着周阳的肉身穿越。

    孟离一路上没耽搁,骑着马找周阳,中间写了一封信给金夫人,说自己在外面玩,还不想回去。

    看到信的金夫人冷笑。

    自己这个女儿倒越发直接,以前还会编织各种理由,现在直接说自己想在外面玩。

    没给孟离回信,孟离就当金夫人默认了,药宗也在南方,孟离索性顺道去了一趟药宗,问药宗的人讨要了几味药,加上之前委托者给金南薇弄的药材,让在药宗呆着的明月门弟子给金南薇捎带回去。

    明月门的弟子让孟离跟着一起回去,孟离说自己已经跟金夫人请示过了。

    既然说了,门主也就不会责怪他们没把少门主带回去,随了孟离去。

    但是找周阳很不容易,因为6018很难感应到那个系统的能量波动了,时有时无,都比较微弱,应该是周阳在给系统兑换东西产生的能量波动。

    孟离搜寻剧情中有哪些被周阳攻略的女生在南方,最后想到了天山派的那个圣女。

    周阳肯定是要做任务的,这次刚好顺路。

    加上南方又离皇城所在的北方要远,在这边应该也不容易被皇帝的人抓到。

    就是没有具体周阳攻略人家的细节,孟离不知道他们如何相遇的,索性就朝着天山派附近去了。

    打听了下天山派最近也没啥活动举行的。

    天山派都是女子,周阳总不能混进去吧,孟离干脆卸掉了易容,以明月门少门主的身份去拜见天山派掌门。

    天山派掌门跟金夫人的关系勉勉强强,天山派的女人不嫁人,对男人有偏见,而金夫人对男人的感觉也没好到哪里去。

    两人之间这一点能产生一些共鸣,所以至少不是仇人。

    孟离觉得金夫人一定有一段伤心的过去,关于委托者的生父的。

    不过孟离来得巧也不巧,天山派掌门昨日就闭关了。

    是圣女出来招待孟离的,圣女戴着幕离,白色轻纱,一身白衣,孟离勉强只看见了圣女的轮廓。

    “慕双,你能来看我真是太惊喜了。”圣女柔声说道。

    孟离笑着说道:

    “刚好路过,所以顺便来看看你。”

    “那你一定要多玩几天,我们至少有几年没见了。”圣女声音有些追忆。

    孟离点头:

    “上次见面还是几年前武林大会呢,那时候我们都还是个小孩子呢。”

    两人开始有一句每一句的聊上了,其实委托者跟这个圣女,最多也就是见过两面,其中有一面还可能是不记事的时候见的,自然也没说过两句话,但她们都是一个势力的继承人,表面上的热络不能免俗。

    孟离感觉此行也有些唐突,不过为了找周阳也没办法。

    她给圣女还有天山派掌门都带了礼物,圣女见了礼物直说太珍贵了,一番推辞之后还是收下了。

    孟离感觉圣女更热情了,应该礼物很合圣女心意才是。

    如此也让孟离心里的负担少了一些。

    然后圣女带着孟离参观天山派,天山派的人似乎钟爱白色,每个弟子穿得都是一身白衣,各种布置也是能用白色就用白色。

    看着倒是有几分意境。

    孟离问6018有没有感应到那个系统的能量波动,6018说没有,孟离还是决定在天山派住几天,如果周阳在这里应该有机会感应到的。

    想必周阳真在这,大概也只能遮掩着,天山派门规不允许有男人在天山派住下。

    带着孟离转悠完天山派,圣女又陪孟离吃了个饭,给孟离安排了一个地方住下,约好第二早一起切磋切磋,圣女便走了。

    孟离乖巧呆在房中修炼。

    圣女一回到自己房间,看着床上躺着的人,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冷声问道:

    “你什么时候走。”

    周阳睁开眼,看着圣女说道:

    “美人,我伤好了就走。”

    圣女:

    “信不信我杀了你。”

    周阳:“美人,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你就不怕别人知道你房中有个男人,到时候你有嘴也说不清。”

    圣女柳眉一竖:

    “你威胁我?”

    周阳从床上起来,跑到圣女身边:

    “怎么可能,只是救命之恩难以为报,不如让在下以身相许?”

    圣女被周阳的厚脸皮给气笑了,果然师父说得没错,男人都是无耻之徒。

    她要打周阳,奈何周阳左躲躲,右躲躲,圣女气得脸都红了,又不敢把动静闹得太大,打不到周阳。

    然后周阳晚上很惨,他只能在一个角落里面呆着,默默看着圣女盘膝修炼内功。

    第二日一早伺候圣女的人敲响圣女的门,圣女看向周阳,周阳就连忙滚到了圣女的床下。

    圣女这才起身开门,有人端着铜盆进来给圣女擦脸梳洗,来人还说:

    “明月门的少门主说昨日与圣女约好在后山切磋,她让奴婢给圣女带话,说她已经先行后山等候了。”

    圣女淡淡地说:

    “知道了。”

    周阳在床底下听得一清二楚,明月门?

    少门主?

    就是金慕双啊。

    还有她怎么到这里来了?

    而且上次是怎么消失在行宫的?

    对于孟离当时为何消失了,皇帝可没心思去给周阳说这些,周阳的系统也没留意孟离,导致周阳还不知道真相。

    周阳满脑子疑问。

    等伺候圣女梳洗的人退出了房间,周阳特意笨拙地从床底下滚了出来,还冲着圣女挤眉弄眼的,圣女一瞬间觉得有些好笑,瞬间想到这是个男人,脸立马就冷了下来。

    还伸出脚用力踢了周阳一脚。

    周阳的刻意卖萌没奏效不说,反而还被踢了一脚,是不由叫苦,不是说古代的女子性情单纯,不如现代女子那般身经百战,为何他感觉这些女人却比现代的女人难对付多了。

    还是现代好,现代的女人甚至可以用几句甜言蜜语,一束玫瑰花轻松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