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主播女装真可爱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被毁的原创曲谱
    他数着乐器,只觉这些东西如果全部搬出去卖的话,估计能卖二十几万回来。</p>

    宁易朦看着这些陌生又熟悉的乐器,突然想起之前系统明说自己数值时,那两个让他疑惑但没有发问的词。</p>

    乐感、器敏……他很想知道这两个词是什么意思,之前的舞蹈他知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可这两个他就不知道应该怎么理解了。</p>

    宁易朦坐在钢琴椅上,正准备唤出系统的时候,它就主动出现了。</p>

    “乐感是宿主你对音乐的天赋,音准、创作、唱歌声脉、技巧,都计算在里面,这些总和起来的就是你的乐感。”</p>

    宁易朦点头表示明白,系统继续道:“器敏就是你对乐器的掌握程度,这个数据不管你学会多少乐器,只有精通多少乐器,才能够提高数字。”</p>

    他听着也算明白了,正准备再点头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这两个技能的感人数字,莫名有点怀疑这系统计算分数的标准了。</p>

    “你们算我的分值是17?我怎么说也练了这么多年乐器,怎么才这么点分?”</p>

    面对宁易朦的不服气,系统很淡定且很高冷的反问他,“请问宿主的钢琴技术能完整演奏肖邦作品十和作品十五的练习曲吗?”</p>

    宁易朦不说话,却想反驳。</p>

    “宿主的吉他可以完整弹奏《二十四号随想曲》吗?”</p>

    宁易朦开始沉默了,那状态如霜打茄子一般有些焉。</p>

    “宿主的小提琴可以……”系统没感觉到宁易朦的异样,继续若无其事的放箭。</p>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那十七分我认还不行吗!?”宁易朦见系统还想继续打击自己,他连忙打住系统接下来还要继续的话。</p>

    就刚那两首曲子,都是最难搞的曲子,就他这种凭着兴趣爱好支撑下去的人,肯定过不去啊!再加上系统这么一说,他突然觉得自己那十七分,好像还赚了……</p>

    果然,人还是不能拿出来做对比的,被系统这么一说,他的想法瞬间就不一样了。</p>

    跟系统了解一些情况之后,宁易朦也开始正视这些乐器了,音乐室很大,右边是乐器,左边摆着和漫画房一样的柜子,走过一看,发现柜子上有明标着名字,有他宁易朦的名字,也有妹妹的名字。</p>

    “宁希晴……”宁易朦读了下上面的名字,他拿出妹妹名字下的书,是古筝的教学书,上面有主人标注的字,每一行都写得很仔细。</p>

    他再拿出几本,发现里面都是关于古典乐器的书籍和乐谱,宁易朦想起今早宁希晴出门背的乐器好像是琵琶,他就有些惊讶了,再想起刚刚那把古筝被擦得崭新如初,可见主人的爱惜程度。</p>

    再往下翻就都是琵琶的乐谱和深造书,宁易朦没想到她居然还有精力顾两个乐器练习,也是厉害了。</p>

    这个书柜翻过去,宁希晴在他心里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想起刚刚系统说的任务,推理下来,宁希晴应该是音乐天赋很高的吧?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精力两头顾。</p>

    宁易朦往右边走一步,书柜上写的是自己的名字,相对比宁希晴的两项兼顾,原身兼顾的好像就更多了,书柜上都是乐器书,吉他、钢琴、小提琴都在上面,倒是和他以前是同样一个爱好了。</p>

    就是不知道原身最后是不是也专注吉他了。</p>

    宁易朦心里想着,突然注意到书柜最顶格的东西,上面整齐摆着的不是一本本书,而且整齐的纸张,有些甚至开始发黄,纸角也卷起来,有些甚至被塑料包起来。</p>

    宁易朦踮起脚拿下一沓来看,被纸上的东西惊住了,纸摸起来有些砂,感觉有放了很久,纸面不是整洁的,正中央被凌乱的黑色笔迹给遮盖住,可宁易朦还是能从一些没被划到的地方看出红蓝水笔的颜色。</p>

    宁易朦也是学乐理的,自然看出这张纸是原身写的乐谱,也可以看出上面标注的符号很多,可现在却被黑色水笔给盖住了,根本不能看完一整篇乐谱。</p>

    原创曲一般都是作者的心血,原身为什么要这样?</p>

    宁易朦心里疑惑着,以为那些都是废弃的稿,他继续抽出几张,发现那些写满纸面的乐谱基本都没有一张能幸免,全都是被黑笔划过痕迹了,而其他用做草稿的纸却完好无损。</p>

    宁易朦不明白这些乐谱是怎么回事,他坐在地上左右对比,脑海突然灵光一闪,原身想毁掉这些原创曲谱!?</p>

    想到这里,宁易朦瞬间觉得自己手里的乐谱变得沉甸起来,这原身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把这些心血给毁掉?</p>

    宁易朦不明白,毕竟像他这种没有多少天赋,只能后天靠努力来的……未红歌手来说,这些原创歌曲就是面子!而且乐谱上还有歌词,这原身简直就是创作型选手啊!</p>

    宁易朦想到这里,手上抓纸的动作都紧了,他绝对不能让原身这些原稿都废了啊!他得抓起来!</p>

    他心里念着,感觉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动力,瞬间忘记自己来这个房间是做什么的了,在柜子里找到一支笔和白纸,拿过音乐室里的吉他,开始用自己的理解,开始磕磕绊绊的拼起了歌。</p>

    遮阳的纱幔和落地窗一起打开,微风轻启,吹起纱幔,吹进音乐室里,而屋里一个抱着吉他直坐在地上的人则坐在阳光旁边,正低头咬笔的写东西,有时用吉他弹几个不成调调的音节也能让他琢磨很久。</p>

    这就是宁希晴进来时看到的画面,她想起上星期还处于黑暗处的哥哥,再看看现在已经正坐在阳光旁的哥哥,眼眶瞬间堆积起眼泪。</p>

    宁易朦听到门口的动静迅速转头看去,警惕道:“谁?”</p>

    宁希晴揉了揉眼睛,语气不同早上的清冷,有些软软的开口道:“哥,是我。”</p>

    见是她回来,宁易朦笑着站起来,“你回来啦!”他正愁着这段音过不去,宁希晴就回来了,正好可以帮他解答!只是……“希晴你怎么了?”</p>

    “哥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吗?”</p>

    宁易朦疑惑,“我心情不错啊。”</p>

    宁希晴大喜,放下琵琶走到宁易朦旁边坐下,亲昵道:“那就好,你现在别想这么多最好了,我和爸妈永远站在你这一边!”</p>

    宁易朦:???</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