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医道狂兵 > 章节目录 第372章 何雨霏的心机
    一个多月之前的事情早就已经被赵凡抛到了脑后,如今有了林诗琪,那段不堪回首的恋情也已经变得淡然。

    只是他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何雨霏,而这个女人看向他的目光,会有着如此之浓的怨毒。

    她穿着的依然是一件深v领的肉色晚礼服,将她姣好的身材完全展现了出来,到了京城之后应该也算是见了世面,妆容倒是比起之前精致了许多,妥妥的一张网红脸。

    赵凡只扫了一眼而已,目光也只是稍微在她胳膊上几道淡淡的红色疤痕上多停留了一瞬,随即就收回了目光,将手机放在了口袋里,转身准备上楼。

    “站住!”

    在看到赵凡的时候,何雨霏也是愣了一瞬,本以为已经忘记的屈辱在一瞬间遍布心头,才发现心中对赵凡的恨意早已经刻骨铭心。

    如果不是你,我都已经和余文轩订婚了,又怎么会被他抛弃?

    如果不是你,我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疤痕,几乎花光了积蓄,也无法恢复之前的容颜?

    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被余文轩赶出西陵市,孤身一人跑到举目无亲的京城?

    她忘记了自己对赵凡所做的一切,却是将自己所有的遭遇,都归结在了赵凡的身上,好像这样的结果,都是赵凡害的一样。

    一声冷喝之后,她粗暴的从赵凡身旁走过,神色怨毒的站到了他的面前,嘴角带着满是寒意的冷笑,狠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敢到京城来!”

    “怎么?到京城来不需要办卡吧?难道你又攀上了什么高枝,想要在我面前秀优越,想要喊保安把我赶出去?”

    赵凡本来是没心思和这个女人再多说一句话的,不过看到她这幅气势汹汹的怨毒模样,心里也是有些厌恶,随口就冷冷的说了两句。

    “赵凡,你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到京城来的。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何雨霏吗?你以为这里是西陵市那个乡下地方吗?”

    “我日思夜想的,就是要把你施加在我身上的屈辱都找回来,没想到老天有眼,居然让你就这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知道你很能打,在西陵市也攀上了方文正的关系,可是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里是京城。像你这样的乡巴佬,应该没有见过这样的世面吧?到这里来吃饭,是想感受一下上等人的生活吗?”

    “很好,我会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上等人的!”

    何雨霏语气怨毒,声音却并不大,冷冷的说完,目光就转向了身旁的餐桌上。

    这一桌客人已经吃完买单走人了,只是酒店生意不错,服务生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桌上除了一些残羹剩菜之外,还有几倍没喝完的鲜榨饮料。

    就在赵凡莫名其妙的转身要走的时候,她身后就端起了一个玻璃杯,抬手就把杯子里剩余的饮料倒在了自己的脸上。

    鲜榨的果汁被她泼的满脸都是,顺着脸颊流淌着滴落在她那身晚礼服上,瞬间就已经是满是污渍。

    干什么?自虐吗?

    赵凡有些莫名奇妙的嘀咕了一句,正想扒开她走人,就见她伸手在身上的晚礼服上使劲的撕扯了几下,又把手中的玻璃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同时嘴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非礼啊!老彭,救命啊!有人非礼我啊!”

    砰的一声脆响响起的同时,背对着大厅方向的何雨霏脸上满是怨毒的冷笑,嘴里却是发出了一声无比凄厉的尖叫,大厅里进餐的客人瞬间就被吸引的目光,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这里。

    “我去,这是有多饥渴啊?大庭广众之下就敢调戏妇女?”

    “这是从哪里来的土包子,酒店的保安怎么回事,怎么把这种人都放进来了?”

    “一看他那身装束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胆子还真大。”

    “天哪,他不会一直守在洗手间门口吧,我刚才还去过洗手间的,不会被这个色狼偷看了吧!”

    上次买的衣服太多了,赵凡也就没有再去买,反正他对装束也没什么追求。所以身上穿的,依然还是在沐氏工厂旁边那个小集市上买的t恤和短裤。

    虽然看起来还算干净整洁,但是在海上皇宫这种豪华大酒店里,就显得有些扎眼了。

    大厅里那些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相信了何雨霏的话,指责的声音此起彼伏,所有人看向赵凡的目光都是厌恶和不屑。

    “何雨霏,我自问没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真不知道你对我是从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恨意!你要演戏的话,就自己继续演,我没有兴趣陪你闹下去!”

    赵凡神色冷冽的淡淡扫了何雨霏一眼,也懒得和她纠缠,转身就准备走。

    “从哪里来的小畜生,连我的女人也敢碰,你他妈找死吗?”

    一声大吼从人群中传来,很快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头发稀稀落落,至少有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老公,我上洗手间的时候,他就跟过来了,我一开始也没有注意。没想到他一直就守在门口,还对我动手动脚,问我多少钱一晚。我刚刚骂了他几句,他就打我,还把我弄成了这个样子!”

    何雨霏此刻脸上哪里还有什么怨毒的样子,无比柔弱的扑在那个老男人的怀里,抽抽噎噎的大哭着,指着赵凡就是一阵大声的控诉。

    “那个不是彭总吗?这小子只怕要倒大霉了,居然动了彭总的女人?”

    “彭家可是和姜家有着合作关系的,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家族,但是对付这种乡巴佬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想找女人在哪里找不到,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耍流氓,这人不仅仅是个乡巴佬,我看脑子也有问题吧!”

    这个姓彭的老男人好像还有点名气,周围很多食客都认出了他来,看向赵凡的目光之中更是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我不想惹事,所以你们也别招惹我!”

    赵凡冷冷的看了何雨霏一眼,而对那个老男人完全是视而不见,抬步就准备离开这里。

    “不知死活的狗东西,动了我彭怀远的女人,你以为你还走的了吗?”

    名叫彭怀远的老男人看到赵凡居然如此的无视他,瞬间怒火冲天的就冲到了他的面前,身高不够的他用力跳了起来,挥手一个耳光就朝着赵凡脸上抽了过去。

    “滚!”

    这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赵凡甚至都不用伸手,身上的内气微微鼓动,就把这人远远的推了出去。

    一旁的餐桌被他撞倒了好几张,杯盘碗盏掉在地上,发出一阵哗啦啦的脆响,周围那些人很快就尖叫着跳到了一盘。

    “太过分了,这人怎么能嚣张成这样,调戏了人家的女人也就算了,居然还动手打人?”

    “这样的无耻之徒一定要好好收拾一顿,保安,保安都死光了吗?没看到这里有人行凶吗?”

    “先打一顿,再报警把他抓起来,这样的狗东西,直接交给警察,也太便宜他了!”

    周围“见义勇为”的人很多,部分人伸手把地上的彭怀远扶了起来,还有部分人挽着袖子就想朝赵凡动手。

    “老公,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我们放他走吧!这个人完全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畜生,我受点委屈也没什么,千万不能让你被这种人伤到了啊!”

    何雨霏哭的是梨花带雨,一边伸手紧紧的扶着彭怀远,一边无比凄苦的把他往外拉。

    “宝贝别怕,既然欺负到了你的头上,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何老三,你们都死了吗?没看到我被打了?还不赶紧把这个狗东西的只手给我砍下来!”

    听到彭怀远愤怒至极的咆哮声,何雨霏埋在他怀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快意的冷笑,她这招以退为进,对这个老男人简直是太管用了。

    如果她坚持要彭怀远对付赵凡,这人刚刚吓了一次,恐怕还会有所犹豫。但是她这么一说,众目睽睽之下,只要是个男人就不会认怂。

    门外一辆奔驰车里坐着的两个保镖早就已经注意到了酒店里的纷乱,此刻听到彭怀远的咆哮声,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进来。

    目光一扫,就大概弄清楚了现在的情况,大步冲到了赵凡的面前,冷冽的目光齐齐的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两个保镖膀大腰圆,满脸都是横肉,带着一股凶厉之气,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这两个人的出现,让喧闹的大厅都短暂的安静了片刻。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居然刚在我们海上皇宫闹事,不想活了吗?”

    又是一声大吼从人群后方响起,一个穿着西装带着工牌的中年男人沉着一张脸快步走了过来,指着赵凡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喝问。

    跟着这人一起来的,还有十几个保安,这些人手里都拿着半米长的橡胶辊,也不需要什么人指挥,顷刻之间就已经把赵凡的周围围的密不透风。

    “彭总,对不起,是我们的疏忽,让您这次用餐这么不愉快!”

    感觉赵凡已经被控制住,这个酒店经理赶紧走到了彭怀远的面前,不停的点头哈腰的道歉。

    “这件事情,你们需要给我一个交代。这个狗东西敢动我的女人,我的要求也不高,刚刚是用哪只手动的,就给我把哪只手砍下来!”

    彭怀远目光凶狠的看着赵凡的方向,冷冷的对着酒店经理吼道。

    “你们都是聋子吗?没听到彭总的话?给我先把他手脚打断了,也不用问是动的那只手了,直接都给我砍了!”

    酒店经理微微迟疑了一下,在赵凡那身地摊货上扫了一眼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凶狠,对着一群保安狠狠的挥了挥手吼道。

    “宝贝,别怕,他既然敢欺负到你头上,就该付出这样的代价,我绝不会让我的女人受一丁点的委屈!”

    彭怀远感觉到怀里的何雨霏正在不住的颤抖着,还以为她是被这种血腥的事情吓到了,开口不住的安慰着。

    何雨霏再次把头使劲的埋在了她的怀里,脸上却满是快意的冷笑。

    她哪里会怕?

    她之所以颤抖,是因为兴奋,是因为激动和快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