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第169章 你能请动哪路大神?_极品医道狂兵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医道狂兵 > 章节目录 第169章 你能请动哪路大神?

章节目录 第169章 你能请动哪路大神?

 热门推荐:
    当韩晋鹏在身后几个穿着黑色紧身短袖的保镖陪同之下进了门之后,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没起身的赵凡。

    看着赵凡脸上那意味难明的笑容,韩晋鹏本能的就有些发虚,低头掩盖着眼中闪过那一丝恨意,抬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他干笑着说道“早知道赵先生也在这里,我就不用这么急匆匆的赶过来了。有您在,我哪还用担心诗琪的安全啊!”

    “既然不用担心了,那就多谢了你的好意,你可以走了!”

    赵凡嘴角带着轻笑,淡淡的说道。

    “赵先生好像还没看明白现在的局势啊,您的身手的确很厉害,可是今天这个事情,可不是能打就能解决的。外面那些泥腿子,是来要工钱的,做工拿钱,可是天经地义。外面还有几十个警察看着呢,您难道打算把他们都打了?”

    “林叔叔也是的,怎么就把资金链搞断了呢?一个劳务公司,最重要的就是工人,现在连工钱都发不下去了,这公司以后还怎么开?”

    说话的时候,韩晋鹏已经找到了底气,大大咧咧的走到赵凡对面的沙发上,悠闲的坐了下来。

    虽然林诗琪自始至终都没有答应嫁给他,但是在韩晋鹏看来,赵凡和他也算是有着夺妻之恨了。平白丢了一百多万,又抢走了林诗琪这个内定的老婆,他怎么不对赵凡恨到了骨子里?

    特别是后来略微调查了一下,就发现赵凡除了能打一点,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能耐,她的父母也只是即将倒闭的化工厂职工而已,就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

    能打有怎么样?我们韩家有钱有地位,随便发句话就能逼到你们走投无路。

    林天宇这个人太想发财了,韩家只是略施手段,他就上了钩,还一天天高兴的忘乎所以,以为他的公司马上就要起飞了。

    像这种劳务工程,像林天宇这种规模的公司,一年下来接到两三个工地的业务就已经是欢天喜地了。这家伙短短四五天的时间就签了七八个合同,完全就没意识到这是个大坑,也不管自己吃不吃的下去。

    “你的意思是来帮诗琪他们家解决资金问题的?这怎么好意思?我刚才看了一下,楼下的工人只怕有上百人,没来的还不算。这笔工钱可不是个小数目,怎么能让你这么破费呢?”

    赵凡知道这家伙来肯定是不安好心的,也不点破他,顺着他的话题“难为情”的说道。

    “这点小钱倒是无所谓,赵先生到底没有做咱们这一行,还是不知道其中最大的危险啊。我听说林叔叔最近签的合同可不少,保证金都交了一千多万,既然已经签了合同,那可是要履行的。”

    “他手下的这些工人,都是西陵本地农村的农民工。现在工资都发不下来,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哪里还会有工人给他做事?合同如果不能履行,保证金拿不回来就算了,到时候还要赔偿一大笔的保证金,那可就不是这点工人工资了。”

    韩晋鹏慵懒的靠在了沙发上,抬手轻轻的摆了摆,悠悠的说道。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也知道了林叔叔这一次为什么没有结到工程款。林叔叔手下的工人,居然连图纸都看不懂,好好的一栋大楼,愣是给弄成了一个四不像。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本来还想帮着说两句好话的,最后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我都不知道林叔叔的公司是怎么生存了这么多年的,还好这次出了问题,要是他刚刚接手的几个项目上马之后再出了问题,光是赔偿恐怕都是个天文数字。”

    说完这些话,韩晋鹏拿出一包九五至尊给自己点了一根,再抽出一根朝着赵凡抬了抬手。还没等赵凡有任何的反应,又插回了烟盒,戏弄的意味十分明显,抱着手站在他身后的几个保镖很配合的发出一声嗤笑。

    赵凡神色淡然,并没有被韩晋鹏这种幼稚的羞辱激怒,平静的说道“还真是有点不好搞定呢,按照你这么一说,林家岂不是死定了?”

    “暂时的问题只是这些泥腿子的工钱问题,还有那边施工赔偿的问题,以后就有点说不清楚了。希望林叔叔吉人天相,能够遇到贵人相助吧!”

    韩晋鹏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嘴里吐着烟雾,微微昂头,目光悠悠的看向了林诗琪。

    这个屋子里,除了他,还有谁是他口中的“贵人”?他把话说到了这里,意思已经很明确,就是等着林诗琪亲自开口求他。

    林诗琪脸色十分的难看,她知道韩晋鹏说的都是真的,这也是她早就想到了可能出现的局面。如果只是工人工资的问题,赵凡借一笔钱给她,她倒是有底气还上。

    但是韩晋鹏说的这些问题,已经不是一点小钱能够解决的了。真要出现最坏的结果,林天宇的公司没了不算,还得欠下巨额债务,到时候可以说是万劫不复。

    “韩晋鹏,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不用装模作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心里都清楚,这么演下去有意思吗?”

    林诗琪冷冷的看了韩晋鹏一眼,强压着怒气沉声说道。

    “诗琪,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来帮你了,我装什么了?既然你这么不欢迎我,那我走好啦。”

    “唉,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咯,本来还想让我爸出面帮林叔叔说几句好话的,既然你这么不领情,我也没办法了。”

    “林叔叔也真是倒霉,公司出了问题也就算了,还摊上了一个不懂事的女儿,真是可悲呀!”

    韩晋鹏脸色一黑,直接就站了起来,一边朝着门口走,一边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息着。

    “你等一下!”

    看到他要走,林诗琪双手紧紧握拳,咬咬牙促的朝着韩晋鹏的背影喊了一声。

    “怎么了?你还想说什么?觉得骂我骂的还不够?”

    韩晋鹏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转身看着林诗琪故作疑惑的问道。

    “你真的有办法帮我爸?”

    林诗琪深吸一口气,压着心头的怒火问道。

    “帮是可以帮的,不过以我的能力肯定是做不到了,得我爸出手才行。你也知道,我爸做生意做了这么多年,赔本的买卖是不会做的。具体能不能请动他老人家出手,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韩晋鹏又点了一根烟,悠闲的吐着烟圈,若有所指的说道。

    “你想要什么?”

    林诗琪有些无力的抬手挡开了赵凡拉向她的手,冷声问道。

    “行了,还和他啰嗦什么?一个破建筑公司而已,还能翻了天了?他想要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要不就是你的人,要不就是你们林家的钱,还能是什么?”

    “你坐下,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赵凡听了这么久,也就想知道韩家的底牌是什么而已,对于韩晋鹏的企图,根本就没有兴趣知道。霸道的起身把林诗琪按在了沙发上,掏出了电话翻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唉哟,赵先生要出手了吗?难道我韩晋鹏看走了眼,没认出这里还有这么一尊大神?”

    “让我猜猜,你能给谁打电话呢?方董吗?那天在一品轩的时候,我看方董好像很看中你呢。不过可惜了,方董的公司做的业务和咱们这个不沾边啊。”

    “这么大个窟窿,就算是你救了方董一次,应该也不至于对你这么大方吧?谁的钱可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韩晋鹏听到赵凡的话,微微一愣,随即满脸都是不屑的冷笑,悠悠的奚落道。

    “如果你再不闭嘴,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

    赵凡目光冷冽的扫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韩晋鹏身后几个保镖看到了赵凡冷冽的目光,身体猛然一阵紧绷,下意识的就挡在了他的身前。而韩晋鹏更是打了个哆嗦,不知不觉的就朝后退了几步。

    “能打就了不起吗?像你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穷鬼肯定理解不了,有钱才能鬼推磨。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把牢底都坐穿。给你一点面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对于自己的反应,韩晋鹏有些恼羞成怒,一张脸都已经成了猪肝色,咬牙切齿的冷哼了一声。

    “是我,能不能给我帮个忙?”

    听到略显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赵凡沉默了一秒,开口说道。

    ……

    “哈哈,你就继续装吧,搞垮我们韩家的建筑公司?你还真敢说。诗琪,我真是替你不值,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只会招摇撞骗的小瘪三。”

    “行,我等着,我倒想看看,你请动了哪一路大神,敢放话说搞垮我们韩家。还真当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白痴吗?在西陵市,能搞垮我韩家的人不是没有,但绝不是你这种小瘪三能够请的动的!”

    听到赵凡打电话的内容,韩晋鹏稍微错愕了一下,很快就和身后几个保镖一起放肆的大笑了起来,看着赵凡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白痴。

    赵凡这时候有些发懵。

    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之后,沐清雅给他的回答很干脆,也只有两个字“稍等!”

    稍等?

    他说的是搞垮一家公司啊,沐清雅居然要他稍等?

    沐氏企业的能量有这么大的吗?

    稍等是几个意思?等一分钟?等一个小时?

    ……

    “老韩啊,那个林天宇这次除了给你低头认错,绝对不会再有任何办法了。你这个家伙还真是老谋深算,把他了收到旗下,以后西陵市的建筑业,可就真是一家独大了,到时候可别忘了我这个老兄弟。”

    西陵广场旁边的大唐宫酒店,韩晋鹏的父亲韩云超正在和一个肥头大耳的秃顶男人推盘换盏,诺大的包间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大圆桌上却是满满一桌子菜。

    “林天宇这个人,还是有些能耐的。本来我还想和他结个亲家的,既然他这么不识抬举,总得让他吃点苦头才行。”韩云超一边冷笑着,一边随意的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