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医道狂兵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134章 步法的秘密
    “呵呵,出了这种事情,你到我这里来有什么用?你应该去找警察呀!”

    赵凡既然已经找到了这里,余文轩怎么会不知道上官冽已经把他卖了?此刻他干笑出声,说出的话只怕连他自己就觉得苍白无力。

    “你还打算继续装下去吗?就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

    赵凡身体猛然坐直,冰寒刺骨的目光落在余文轩身上,沉声喝了一句。

    在他动的瞬间,余文轩身体猛然一抖,一步就退到了房间门口的衣帽间旁边。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张嘴就准备大喊,随即一只大手就捏在了他的脖子上,这一声大喊就被硬生生的掐断在了喉咙里。

    呼吸不畅的余文轩剧烈奋力的挣扎着,双手抓着赵凡如同铁钳一样的手指想要挣脱。却发现这只手越捏越紧,片刻之后脸上就一片青紫,双眼不停的翻白,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召唤。

    难闻的恶臭弥漫在装修豪华的卧室,滴滴答答的声音不断从地板上传来,赵凡抬手把已经半死的余文轩丢在了地上。

    还没等这人缓过神来,他的手就抓在了他的手腕上,微微一用力,一声脆响中,这人的小臂就已经被他折断。

    钻心的疼痛刺激之下,几近昏迷的余文轩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张嘴就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一次,我断了你一只手。”

    “如果我再发现你像疯狗一样的逮着我咬,我会直接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

    “你知道的,我可以做到!”

    赵凡的语气很平静,却有着一种深入骨髓的冷意。

    他的语速一点都不快,每一句话都说的清晰无比,似乎根本就不担心被抓住一样。

    弯腰附在余文轩的耳边轻声说完这些话之后,再没看他一眼,转身打开窗户,身形如同青烟一般的飘然而出。

    “文轩!”

    外面传来好几个急促的脚步声,余文轩听到了他父亲余志远的声音,却早在赵凡那句话说完的时候忘记了惨叫。他的身体筛糠一样不停的颤抖着,紧紧的缩在墙角,已经吓到麻木而呆滞。

    他真正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如果刚才赵凡再迟一秒钟放手的话,恐怕他真的就已经死了。

    直到房间的门被推开,屋里的灯光亮起,他才感觉从地狱爬回了人世间。抱着疼到钻心的手臂大口贪婪的呼吸着,直到肺部火烧一样的疼痛,然后剧烈的咳嗽,也没有停下。

    能够呼吸,原来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神奇,太神奇了!”

    “这个步法这么厉害,老头子怎么不早点教给我?这就尴尬了,要是二级升三级真要练一万次,我到底是练还是不练呢?”

    一品江山小区西北角的院墙边,赵凡跳的无比的欢实。

    脚下以古怪的脚步迈出两步,一股气息聚集在双腿上,然后轻轻一蹬,他就凌空越过了足有两三米高的院墙和防盗铁丝网,直接到了小区里面。

    落地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的停留,再次故技重施,然后他就又轻飘飘的跳到了院墙外面。

    三米什么概念?一般楼房的层高也就三米三四的样子,他这么一跳就能直接跨了过去,相当于从直接跃过了一层楼。

    刚刚他是想着助跑上墙,然后从铁丝网上翻进去的。谁知道助跑的时候无意间用上了颛顼驭骏步,这个力量凭空出现,一步越过院墙的他直接就摔了个嘴啃泥。

    也知道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个步法还蕴藏着这样的秘密。

    虽然他很想再探索一下这个步法的秘密,但是这个时候小区里面已经是一片灯火通明,他也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有些惋惜的快步跑到了停在山下的车子旁边,有些乐此不疲了,连这段不算远的路程,都是连蹦带跳从山坡上跃下来的。

    颛顼驭骏步 1级 18/100

    看到系统面板上的数据,这个步法一级升二级已经完成了五分之一,他满心都是期待。发动车子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练习步法,看看升到二级之后到底有什么变化。

    就在车子发动的时候,他看到了有些耀眼的车灯,照亮了略显昏暗的马路。随意在后视镜上扫了一眼,就看到了一辆有些眼熟的面包车。

    神情微动,探查术随即也就开启了。

    坐在驾驶位上的,还真是卢欣妍。

    这丫头依然画着一个烟熏妆,乌黑的眼圈看起来像没睡醒一样。

    她穿的是一件紧身的黑色吊带,露出胸口大片的雪白,事实证明这丫头从小到大没缺过营养,不然发育的也不会这么好。

    扶在方向盘上的手上指甲涂着各种颜色,手指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香烟,整个车厢里都是烟雾缭绕。

    “倒是把她给搞忘了,卢庆辉进了戒毒所。这丫头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上学,虽然已经成年了,一看就不是省心的料子,放着不管只怕还真不行!”

    赵凡苦笑着拍了拍额头,轻笑了一声。

    卢沛昂临死的时候把妹妹托付给了他,其实他也没当多大个事。毕竟那个时候他觉得卢家这么有钱,而且卢欣妍也已经是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只要没病没灾,哪里需要他来帮忙照顾?

    潜意识里的这种心态,让本来就算不上有细心的赵凡不知不觉就忽略了这个丫头。直到这个时候再次看到她,才想起来,现在这丫头基本上算是一个大龄孤儿了,还是个问题少女。

    还没来得及下车打招呼,身后就传来阵阵发动机炸街的轰鸣声,一辆黄色的迈凯轮转瞬即至。一晃就到了卢欣妍开着的面包车前面,随即就是一个漂亮的漂移,把车头对准了面包车的方向。

    “给老娘去死!”

    面包车上的卢欣妍猛抽了一口烟,嘴里喷着烟雾,不仅没有减速,反而是猛踩了一脚油门。老旧的面包车发出一声苍老的嘶吼,速度提升的几分,朝着正前方的迈凯轮直直的撞了过去。

    “好怕好怕哦,妍姐发飙啰!”

    迈凯轮悠闲的朝后倒退,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是一个年龄和卢欣妍相差无几的少女,她起身朝面包车方向比着中指,嘴里大声的叫喊着,开车的短发小年轻同样发出一声声的怪笑,挑衅意味十足。

    “p,狗日的卢庆辉,要不是你把家里那些车败光了,老娘怎么会受这种气?”

    面包车上正着走都赶不上人家的迈凯轮倒退,车上的卢欣妍气的咬牙启齿,双手在方向盘上一阵乱捶,嘴里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阵乱骂。

    p?

    狗日的卢庆辉?

    赵凡看着她的口型,读懂了她这句话之后,满头都是黑线。

    那是你爹你娘好不好?这么骂难道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吗?

    “妍姐,你快点哦。我们先走一步了,咱们龙盘山见啰!你要是怕的话,也可以不来。”

    迈凯轮车上的女人尖声叫喊了一声,轰鸣声阵阵的迈凯轮再次一个漂亮的漂移,掉头之后绝尘而去。

    “敢和老娘赛车,老娘要让你们输的裤子都穿不起!”

    卢欣妍随手将抽完的烟屁股丢到了窗外,顺手就又点起了一根烟,面包车嘶吼着朝远处而去。

    “赛车?家里都搞成这样了,这丫头居然还有心情玩这些?”

    赵凡摇头发动了车子,慢悠悠的跟在面包车后面,并没有急着和卢欣妍打招呼。

    他还是有点怕麻烦啊,也有那么点侥幸心理,希望卢欣妍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不让他操心。真要让他去管着这个问题少女,这种事情想想就是一阵阵的头大。

    ……

    赵凡记得读大学那会儿,有一次上马哲课,老师在前面提问:“同学们,你们第一次接触到哲理,是在什么时候啊?”

    下面有个学生大声的答道:“春晚!”

    老师不解的问他:“春晚?怎么会是春晚?”

    那傻逼表情严肃地开口唱起:“哲理地山路十八弯…,哲理地水路九连环…”

    十八弯,或许在别的地方不是那么常见,但是在属于丘陵地带的西陵市,简直太过习以为常了。

    江水冲积而成的三角洲,总算是让西陵市市区有了一片不算太平的平地,但是周边几乎到处都是这种带着十八弯,甚至是二十八弯、三十八弯的盘山公路。

    想要找一个这样的地方玩玩赛车,再简单不过了。甚至这种路上连测速监控都没有,随便怎么玩都没有人找你麻烦。

    因为没谁会嫌命长,在这种路上超速。

    如果敢的话,前提就是,你伸着脖子往那一眼看不到底的山崖下面望的时候,腿不会抖。而且你还要有必死的决心,因为只要掉下去,来的人只会说来收尸,而不是来搜救。

    大家都知道,下去了,就是死了。

    赵凡远远的跟在卢欣妍那辆破面包车后面,顺着龙盘山几乎折叠成三十度角的弯道上来回盘旋,眉头也是越皱越紧。

    这一路,他见到的最多的就是凸面镜了,几乎每个弯道上都有。如果没有这东西,除了疯狂鸣笛,谁也不知道山壁后面的弯道背后,会不会突然冲出一辆车。

    “还真是不拿小命当回事,专业车手如果对这种路不熟悉只怕都得吃瘪,更何况你们这种小屁孩?”

    嘴里嘟囔了一句,赵凡踩了一脚油门,准备拦住卢欣妍。好歹卢沛昂把这个妹妹托付给了她,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找死吧?

    只是等他的车子拐弯,看到上弯道后面的景象之后,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弯道背后,已经到了山顶,这里矗立着一座占地广阔的农家院子,院子门口水泥的道场上,并排放着八辆跑车。

    刚才见过的那辆黄色迈凯轮也在,还有一辆保时捷911,一辆法拉利488……

    居然全部都是豪车,这些车市价基本都在五百万左右。

    赵凡这辆劳斯莱斯魅影,在这些车面前,逼气好像都没那么足了。

    “一群白痴!”

    赵凡看到这些车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给了一个中肯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