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道观养成系统 > 章节目录 第491章 一个说法【万更求订阅】
    凌晨四点。

    陈阳放下手里的木鱼,他忽然感觉脑袋一阵眩晕,脚下有些虚浮不定,前后踉跄着走了几步,顿时感到天旋地转。

    整个世界都在眼中颠倒旋转了起来。

    迷迷糊糊之间,他看见山上的孤魂野鬼们,冲着自己鞠躬感谢,而后转身,在一道金光铺就的道路上,愈行愈远。

    “好困啊~”

    陈阳呢喃了一句,世界的色彩从眼中消失。

    ……

    陈阳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左右看了看,确定自己是在柴房里。

    他从床上坐起来,顿时感觉脑袋十分的沉重,好似里面灌了铅水。

    柴房里空无一人,外面有些动静。

    陈阳去摸身上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系统,几点了?”

    他撑着脑袋问道。

    “三点。”

    “三点?我睡了这么久?”

    “我怎么感觉头这么疼?念个经而已,脑袋都要爆炸了。”

    系统道:“地官显圣,聚集百万游魂信仰之力,护佑陵山百年平安,你作为个中载体,承受了超出你所能承受范围的压力,只是头疼而已,脑子还在已经很不错了。”

    陈阳有点发懵:“百万游魂?这么多?等等,不是地官祈福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上次陵山湖湖神显灵,已经把他折腾的够呛了。

    现在祈福整个陵山市,那种信仰之力,非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他下床走了两步,愈发觉得自己此刻的虚弱。

    “这得吃多少灵米才补的回来。”

    陈阳咬咬牙齿,道:“系统,你事先也不和我说明白,要知道消耗这么大,我……”

    “你就不做吗?”

    “做!但你也得出点血。”

    系统道:“你完成任务了,有奖励的。”

    “那也是我应得的。”

    陈阳走到门前,扶着门框喘了两口气,说道:“有没有十全大补丸什么的?给我来两颗。”

    “并没有。”

    “行,我记住你了。”

    陈阳推开门,阳光明媚,甚至有些刺眼。

    他眯起眼睛,几秒后逐渐适应。

    没了前段时间的阴霾,这种天气让人感觉舒服极了。

    “人呢?”

    左右看了一圈,没见到人。

    老黑和大灰也不在。

    他刚刚明明听见有动静。

    哎,想找个人做点吃的都难。

    他走进厨房绕了一圈,啥吃的都没有。

    平常都是吃多少烧多少。

    不对,应该是烧多少都能吃的掉。

    他只好跑去菜园,随手拽了一根黄瓜先啃着。

    黄瓜一下肚,顿时就感觉到了力量。

    又跑去果树那边,摘一颗吃一颗。

    吃着吃着,忽然一拍脑袋:“我今天没请假!”

    之前请假,刚好到昨天。

    今天是开观第一天啊。

    系统道:“已经帮你请假了。”

    “那就好。”

    陈阳放下心来,坐在地上大口的吃。

    十分钟不到,他已经吃了十斤的水果。

    身上虽然有力气了,但脑子还是有点晕乎乎的。

    “谁敢拦?全部抓起来!”

    一声爆喝,从道观门外的方向响起。

    陈阳嘴巴鼓着,朝着那边看去。

    “什么情况?”

    ……

    道观的门口站着许多人。

    地上也躺着许多人。

    另外还有十几个人,面对着道观门口的众人,脸色冷厉而严肃。

    刚刚那一声怒喝,就是为首一个男人喊出来的。

    “嗷呜!”

    “嘶嘶嘶~”

    老黑和大灰,一左一右站在道观两侧,冲着他们呲牙咧嘴。

    地上躺着的十几个人,刚刚就是被它们制服的。

    纯狐双夫妇,严浩与陈咏,站在它们的身后。

    刘元基则是坐在门槛上,嗑着瓜子看热闹。

    “畜生,我知道你们能听懂人话,现在给我让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男人盯着它们两个,说道。

    大灰打着响鼻,人形站起,指了指纯狐双,又指了指自己。

    那意思,你要抓她,就先过我这一关。

    老黑肢体语言就比较单调,只能扭来扭去。

    男人拧着眉头,问一旁的人:“它们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年轻人专门研究兽语,此刻盯着大灰和老黑,说道:“那头狼的意思是,你要抓她,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那条蛇……它先是扭成s形,又扭成了b形,我知道了!”

    年轻人道:“这黑蛇骂你是煞笔。”

    男人一头黑线:“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畜生还懂英文?”

    年轻人挠头道:“从它的表现分析,它的确是在骂你是煞笔啊。”

    “你特么才是煞笔!”

    男人骂了一句,道:“让不让开?”

    这次大灰和老黑的表现就比较通俗易懂了。

    它们直接摇头。

    “不让是吧?”

    男人点点头,抬手招了招:“去,把那狐妖给我抓过来,谁拦着,不用客气,直接打残。”

    “是。”

    身后十几个人一起走上来。

    他们准备的很充分,手里拿着伸缩甩棍,或是绳索,或是特质的短刀短剑,迅速的将他们围了起来。

    大灰和老黑的身上有一些伤势,大灰鼻子处有伤口,老黑的身上也有几道伤口。

    都是刚刚动手的时候留下来的。

    它们不敢下手太狠,否则就凭这些人,大灰一个就能把他们干翻。

    “嗷呜!”

    大灰后腿微微屈下,两只前爪握成拳头,摆出一副出拳的起手式。

    他们不敢小觑。

    地上躺着的这群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喂,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刘元基喊了一声。

    “97号办事,无关人等速速退避。”男人呵斥一句。

    刘元基哟呵一声,站了起来,指着自己问道:“跟我用这种语气,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男人问:“你是谁?”

    “听好了,我就是江湖人称怒佛金刚的刘元基!”刘元基一脸嘚瑟。

    男人还是那副冷漠表情:“什么玩意儿?没听过,滚一边去。影响97号部门办事,把你也带回去。”

    刘元基有点生气,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他就是单纯想装个逼,结果这群人居然不认识自己。

    不认识就算了。

    97号部门,他还真惹不起。

    “我提醒你们一句啊,这里是陵山道观,你们要抓纯狐双,最好通知陈玄阳一句。陈玄阳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你们这么乱来,容易惹祸上身。”

    “而且,他的两个徒弟都被打伤了,啧啧,我有预感,你们摊上大事了。”

    刘元基好心的说道。

    男人阴着脸道:“闭上你的嘴,再多说一个字,立刻把你带回去!”

    刘元基切了一声:“这里是你家?我说话犯法了?你动我一下试试?97号部门了不起啊?我没人权的啊?”

    男人脸皮抽了一下,重哼一声,直接无视他。

    转而看着纯狐双,抬手指着大灰和老黑:“你若是老老实实跟我们离开,它们不会有任何危险。你如果不愿意跟我们走,或者胆敢反抗,它们也会因为你受伤。”

    “你也不要指望陈玄阳能帮你什么,97号部门办事,任何人说话都不好使。”

    男人盯着纯狐双,用言语压迫她。

    他看见,纯狐双眼神在晃动。

    已经明显动摇了。

    这说明,自己刚刚说的话,有效。

    男人道:“我们当然不会杀了这两只畜生,但打断它们的爪子,拔了它们的牙齿,还是可以的。只要不死,陈玄阳也不会闹。纯狐双,我给你一分钟,然后给我一个答复。”

    “双儿,不要去。”张远桥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对着男人吼道:“我老婆什么都没有做,你们凭什么抓她?她做过那么多的好事,善事,你们难道看不见吗?”

    “还有三十秒。”

    男人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冷冰冰的说道。

    纯狐双看着那些人手里的短刀短剑,听着男人口中不断倒数的数字,忽然闭上眼睛:“我跟你们走。”

    “嗷呜!”

    大灰忽然怒吼一声,直接的扑了上去。

    一人甩出手里的甩棍,抽向大灰右爪。

    大灰锋利的五爪,在空中划过一道寒光,眼看就要抓住这人的手腕,却是忽然停顿了一下,爪子也收入了肉掌之中。

    “啪!”

    甩棍击中大灰的爪关节,就见大灰身子向后跌倒,连着滚了十几圈。

    抓着甩棍的男人,惊讶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甩棍,喃喃道:“我这么强的吗?”

    看见这一幕,纯狐双大声道:“我跟你们走,不要伤害它们!”

    “嗖~”

    忽然,大黑的尾巴横抽了过来。

    还是拿甩棍的男人,他大声道:“都别动,让我来!”

    他丢掉甩棍,主动迎上,双手抱住大灰的尾巴,大喊一声,双臂发力,将大黑给甩出了好几米远。

    “我靠,小李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牛叉!”

    小李谦虚的笑道:“一般般,一般般。”

    男人满意的点头:“不错。”

    “我已经同意跟你们走,为什么还要伤害它?”纯狐双气愤道。

    男人道:“是它主动攻击,我的人只是保护自己。”

    而后拿出一张符纸,说道:“不要乱动。”

    抬手,将符纸贴向纯狐双的肩膀。

    却在这时,一道破风声响起。

    一颗石头飞射而来,穿过男人手中符纸,符纸被撕烂。

    男人脸色阴沉,慢慢的转头。

    一个声音,与此同时,从道观左侧的墙边传来。

    “陵山道观不是行凶之地,各位打伤贫道的弟子,是不是需要给贫道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