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鬼王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后山
    三仙刚离开不久,我呼唤了几次李苏,都未得到回应,便早早睡下。

    却不知此时三仙宫后山,夜色中,一抹金黑色的浓郁鬼气无声落下,消散,随即出现一个身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冷艳女子,正是九幽鬼王李苏,原来李苏见三仙都来到东阁,这调虎离山的好机会,不能白白浪费,便悄然潜入后山,希望探一探这三仙山的全貌,尽早找出有些端倪,找到那密室的入口。

    而在这后山一中,一条小道弯弯曲曲向山顶的方向延伸而去,小道所在的位置看上去人迹罕至,极为偏僻,可是却又似乎经常有人打理的样子,道路之上并无杂草,且路旁三五十米一个精致的石灯,烛火在石灯中照明,作为路引,路旁的石灯倒也错落有致,映衬在头顶皎白明月的月光下,在阵阵海浪声里,在这寂静的后山夜色中,反而显得清幽别致。小路匍匐在悬崖之上,被沙沙作响的竹林半掩,如若不是熟悉地形的人,怕是很难发现,普通人乍一眼根本看不清小路具体通向哪里,只知道是向三仙山山顶的方向,而欧阳七玉所住的不老居,正在那个方向。

    李苏望了望那小路,秀美微皱,落地化为实体,轻轻走了过去。

    李苏倒不是害怕这竹林中的盘山小路有什么蹊跷,毕竟以自己鬼王的修为,不说只身屠灭这三仙山,不过在这三仙山之上,怕是没有可以拦住自己的人的存在,除了那小诛仙阵,而且尚未试手那阵法,还并不知道小诛仙阵是否真的如传说中那般莫测,也就无从判断,那阵法是否真的可以拦住自己。

    只是,这夜深人静的深夜,小道之上,竹林深处,此刻有着两个道人的气息,引起了李苏的注意,那是一男一女,两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紊乱无常,李苏心中了然,这一男一女,深夜在此处,必然是在做那男女之事,道门中人,虽说讲究清修,却不像佛家那样对男女之事管教严苛,况且年轻道人的生活,男女之间,毕竟无法做到脱尘,李苏原本并没有当一回事,想要越过二人,可是心中却不知为何,突然想到如今深处那东阁之中,自己心爱的男人,又想到前几日晚,和自己爱人说的那些话,心中却不自然心中一动,脸色微红,不自觉下竟然鬼使神差的向那一对男女走去,想要看一看究竟。

    李苏并不需要走近,而是迈出几步,稍近之后,站在原地,神识已经可以探查到竹林后那一对男女的举动,只见一块乱石之后,男女衣服四散在地上,而乱石之中,伴随男人阵阵低吼,两人已经完全不着寸缕。

    “东哥……东哥……你爱我吗。”

    “爱……莲妹,你是我的……我的公主……我……爱”

    “东哥,那你能为我去死吗?”

    “能……能……能……莲妹……你要我做什么都可……”男人显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被冲昏了头脑,口中喃喃自语。

    “啊!!莲妹!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苏神色一紧,神识之中,便听到男子一声惨叫,随后便没有了声音,就在犹豫是否要上前查看的时候,忽然一股稍有阴沉的气息从山顶方向快速而来,转眼便落在乱石后面那三仙山男子的尸首附近。

    “大师兄,又一个!嘿嘿!”女子娇笑,却并不急于穿好衣服,赤条条的裸身想要靠在新来男子的身上

    那男子眉毛轻轻皱起,往后退了一步,倒是也没有完全躲让,女子为自己做事,自己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于决绝,最后还是半推半就的任凭女子靠在自己身上。

    “莲儿辛苦,快些将衣服喘气,我先行将这倒霉鬼炼化……”男子找了一个借口开脱,说完,最终轻推开赤子,祭出了一个铜鼎一般的法器,口中念动咒语,便见那男子尸身之中,一股颇有怨念的黑色鬼气飘出,如同被吸引一般,在空中飘了一圈,便被吸入铜鼎之中。

    “恭喜大师兄,尸咒,又可以上了一层修炼。”莲儿将衣服已穿好,看了一眼那铜鼎,一脸欣喜。

    尸咒?李苏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心中一惊,这不是泰南九黎族德蒙所掌握的九黎禁术吗,怎么会被这两个小喽啰得到?

    大师兄轻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暗自感叹,自己的修为还是太过于浅薄,刚才的炼化,颇废了自己一番精力,此刻身体极度虚弱,以后还要勤加练习才可以。

    大师兄望一眼莲儿,眼中满是疲惫,却又不杂任何感情,只是淡淡的说道:“多谢师妹,师妹先行回去,这里就交给师兄善后……”

    莲儿神色怔了一怔,愣了一下,脸上一闪而过一丝阴霾,随后正身冲大师兄做了一个揖,转身便熟练的消失在竹林之中。

    没想到这三仙山真的是有意思。黑暗中,李苏嘴角一勾,一脸戏虐,每个势力背后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个道理,掌管九幽宫的李苏自然再清楚不过,而作为定律,三仙山自然不例外,这尸咒、炼鬼,怕便是这秘密之一吧,只是自己的目标只是那社稷图残片,并无意过分插手别人的“家事”,只要别惹到自己就行,这也是李苏的行事手段。

    李苏转身向东阁的方向走去,随即化为一阵金黑色的鬼气,消失在黑色的夜色中。今晚窥探到了这三仙山这不大不小的黑暗面,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看了这么一出戏,今晚兴致已尽,那小路,过几日再找机会去探探吧。

    第二日清晨,天还未亮,我便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惺忪着睡眼开门,便看到一个小道士冲我做稽:“师傅说了,请张师弟即刻去清心斋,入门仪式就免了,自由师兄教授张师弟戒律规条。”说完也不管我愣在原地,一阵小跑,便消失了人影。

    我还没反应过来,却听到身后屋内李苏的声音响起:“愣什么吖呆子,不过考核,直接入门,多好,还不快去。”

    这,关系户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