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鬼王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三仙夜临
    推门回到房间,便困意上涌,这才发现已经夜半,不觉打算睡觉休息,却突然嗅到一阵熟悉的玫瑰花香水味,不禁心中一阵悸动,李苏?

    “我看老金本性爽直纯良,可交朋友。”不是李苏又是何人,只见李苏不知何时,已经坐在桌边的凳子上,手中闲端着一杯清茶,小口啜饮着,而桌子上,也为我沏了一杯。

    我愣了愣,率先反应过来,赶紧关上房门,虽然不知道李苏什么时候进来的,不过一个鬼王突然出现在三仙山之中,定然不怎么安全,要知道,每间客房只住了一人,若是突然被人看到我房间里莫名多了一个女人,凭空多出了什么事端,那是我万万不愿意的。

    “你还挺紧张,聊了这么久,快来喝杯茶,润润喉。”李苏微笑,却并没有起身。

    李苏今日一身紧身的高叉短旗袍,黑红相间,高耸的山峰与那蛮腰被旗袍勾勒出一条勾人心魄的线条,再加上此刻是坐着的关系,原本就短的旗袍根本包不住那白皙紧致的修长大腿,如同白玉一般耀眼,晃得我一阵眼花。

    不过好在和李苏相处这么久,这倾国倾城的妖精多少让我已经有些适应,很快反应过来,快走几步,将李苏揽入怀中坐下,望着怀中佳人身上诱人的沁香,那精致五官上的浓妆更显妖艳魅惑,定了定心神,这才问到:“你是怎么进来的?”

    李苏嘴角一勾,也没有拒绝我那不安分的双手,反而用手勾住我的脖子,凑得更近,气吐如兰:“你老婆我根本就没有离开啊。”

    我疑惑不解,一直没有离开?可是这几天不一直是我一个人么,也没见到过着妖精陪我说过一句话啊。

    李苏见我还是一脸疑惑,撒娇一般在我额头轻点,随即指了指我戴在手上的空间戒指。

    “你是说,你这几天一直在这戒指里?”我恍然大悟,这戒指不光有储物功能,本身就是一个空间,再加上戒指本就是九幽宫至宝,李苏进出当然没有难事,所以李苏便一直躲在这空间戒指当中,然后跟随着我安全穿过结界,进到这三仙山之中。

    “原来如此……那……”我刚想问更多,却看到李苏突然秀眉一皱,向门外方向望去。

    “有人来了!”李苏说完,便化为一阵黑烟,很快消失不见,而我戴在手上的戒指,也是没有什么反应。

    就在我一脸懵逼,不一会便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三仙山欧阳七玉与师兄弟前来,还望善人开门一见。”敲门声毕,门外一个老头儿的声音响起。我顿时一个趔趄,这李苏刚出现两分钟,这三仙山的掌门便找过来了?还带着师兄弟?

    顿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办才好,是李苏的行踪被他们发现了?还是说李苏残留的鬼气露出了什么端倪?就在我犹豫要不要推脱不见的时候,脑海里却听到李苏幽幽的说道:“放心,那三个臭道士发现不了你老婆我,你只管开门,看他们想干嘛。”

    既然李苏这样说,我也不再犹豫,毕竟自己是来拜师的,让“师傅”亲自前来,还在门外等了那么久,怎么都说不过去,随即开门迎客。

    门外站着三人,为首一个白发老者,虽说须发皆白,却精神焕发,一身道袍简装,眼神和蔼,一张笑脸的望着我,应该是刚才敲门的欧阳七玉,欧阳七玉身后站有两人,一人黑发短髯,精干异常,目光如炬,眼神凌厉,应当是那剑茗道人,朱剑茗,相传朱剑茗并无修为,但是一身剑法出神入化,以剑法便足以匹敌金仙,证得了这金紫道袍的地位,让人赞叹不已。另一人同样须发皆白,却不苟言笑,只是一脸冷峻的打量着我,脸上毫无表情,让人不禁有点又敬又畏,应当是山水道人,陈东留,长于阵法符篆,这三仙山名动天下的小诛仙阵,似乎便是出于他之手。

    我见三位掌门站在外面,不敢怠慢,连忙请进屋。

    “张善人方才有客人?”陈东留望了一眼我桌上留下的两杯茶,尚还温热,眉毛一挑,开口问道。

    他这一问,我亡魂大冒,李苏刚才喝茶的杯子,忘记收了,此刻不禁一滴冷汗划过,只能硬着头皮答道:“刚走,刚走。”

    “明日便是考核,张善人今晚早点休息才是,况且修道之人,讲究心境平和,初来三仙山,更应如此……”陈东留果然是三仙之中最教条,重规矩的一个,这就教训上了,不过即使对方忍不住开口说教,我还得嘴上答应,心中却满是不懈,让我早点休息,你们还这么晚来敲我的门,打扰我和我老婆之间的二人世界。

    “深夜贸然打扰善人,还是我等的不是……”欧阳七玉见自家兄弟一讲到规矩,便收不住,便轻咳提醒,随后问到:“我等收到龟兄为善人的举荐信,不敢怠慢,只是不知善人与龟兄如何认识的?”

    开门见山,原是这来核实那封信的啊。

    我这下心中了然,关于那推荐信的说辞,早已烂熟于胸,便随口编造了一个故事,也算是搪塞了过去,那三仙似乎也没有起疑,环顾了我下我屋内,又对我打量了一番,说道:“既有龟兄保举,明日善人便不用参与考核,立于一旁静候便是。”

    “好。”我学着做了一个稽,回应道,引得陈东留又多看了我一眼。

    就在我以为度过一关,喊了几声李苏,却不见回应,便草草睡下,却不知道三仙关于我的讨论,正起了争执。

    “我看这凡夫俗子无甚修为,资质也不佳,且并无出众品德,若是一般学徒,我三仙山定然不收。”陈东留说道。

    欧阳七玉叹了口气,倒是没有反对陈东留的话,而是想到了那推荐信,“可他毕竟有龟兄保举,我等也不好拒绝。”

    “我和剑茗师弟绝不收如此不成器的徒弟。”陈东留甩了甩袖子,自顾发话,倒是那朱剑茗也没有反对,算是默认。

    “也罢,让他在我那丹房历练一番,也算对龟兄有个交代。”欧阳七玉没有办法,只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