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鬼王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鬼王侍女
    拉玛十三世听见我将话挑明,脸色大变,颇为尴尬,显然并没有想到我会如此直接的将话挑明,现在不管是否回答,都会不太合适,如果承认了臣服,不光自己心中不乐意,说严重点,丢失了国家的主权,更多的是在场的诸多势力也难以协调,若是不承认,便是言而无信,戏弄鬼王的代价,自己还需要掂量掂量,毕竟九幽鬼王就在现场,自己虽然做了诸多准备,可是仍然没有一战而胜之的绝对把握。

    “啪嗒……啪嗒……”此时李苏起身,踩着高跟鞋,向拉玛十三世走来,媚态十足的身影却散发着无形的威严,一种死亡的气息,拉玛十三世不禁愣住,忍不住一滴冷汗出现在额角。

    “怎么,国王陛下第一次见本王吗?盯着本王看的那么入神?可是,本王已经有了夫君啊,怎么办呢……”李苏娇笑,轻声说道,却能让周围的人都听到,不禁周围的人一片哗然。

    如今众人才完全明白,这个姿色倾城的红衣女子,居然就是九幽鬼王。

    只是,鬼王在调戏国王?

    拉玛十三世眼见躲不过去,怯生生的说道:“今日国宴,只……只庆功,不谈……不谈其他。”

    “呵,陛下打的好算盘,这是打算和稀泥?”

    “放肆!敢对国王不敬?”国王身旁的侍者开口。

    李苏并没有在意侍者的话,毕竟在她看来,一个蝼蚁的申诉没有丝毫令自己在意的价值,而是来到拉玛十三世的身边,消失了刚才脸上的笑容与轻薄,一脸冷漠的望着眼前的这个老头儿:“既然你们答应臣服于我,以后便是我九幽宫的子民,之后一律称我为宫主,至于九幽宫的规矩条例,会有人来教你们。”

    李苏的意思很明显,如今摆在拉玛十三世的面前只有一条路,那便是臣服于九幽,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毕竟李苏作为鬼王,并不是什么神话中的善人,普度众生,要的也不过是为了九幽宫的利益。

    李苏说完,转头冷冷扫视在场众人,一股无形的压力外放,空气中的温渡骤降。

    “还有谁有问题?”

    “阁下虽然贵为九幽鬼王,可是如今这是泰国,阁下对我国王不敬,是不是太过分了。”那蝉轻声开口,我在一旁好笑,之前对这个老和尚颇有好感。没想到这才一天的时间,便翻脸不认人,这么快便站队在了拉玛十三世那边。

    “怎么?国王陛下这是要反悔?”李苏依然笑颜如花,只是笑容中更多是讥讽的味道:“这天下,还未有人敢戏弄本王的,你是第一个!”

    李苏说完,一边转身回到座位上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这里交给你了,微微,本王懒得烦心,不听话的,也没必要留了。”

    “遵命,宫主!”虚空中话音刚落,一个全身紫衣的女子凭空出现在花园的正中央,半跪在地上,向李苏行李。

    而蛊婆,苦行三僧,那蝉等均神色凝重的皱眉望着这个新出现的紫衣女鬼。

    虽然十分好奇,不过我还是先回到了座位,随后伸长脖子望着花园中的情景,这个微微之前从来没有听到李苏提起过,还真的是凭空冒出来的。

    “各位初入九幽宫,不知道规矩,也不必叨扰宫主,有谁不服的,上来,过得了我这关,便可随意……”微微站起身来,冷冷的望着四周诸人,面容冷清,凤眼红唇,剑眉微皱,一把长剑出现在手中,如同一个清新脱俗的仙女一般。

    人群皆哗然,突然出现的微微本就让众人疑惑,而其中蛊婆、那蝉等高手想要试图了解微微的修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诸位不用疑虑了,这是本王的一个侍女,鬼仙修为,若是没有问题了,之后泰国上下,皆以微微为尊。”李苏起身,拉着我的胳膊,说完便转身想走,这样的场合,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鬼仙?一个鬼仙就敢来这里撒野,还说什么以她为尊,当真以为我泰南无人?”蛊婆这时候走了出来,既然已经扯破了脸皮,就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

    李苏权当没听见,拉着我想要离开,却被我扯住,:“我想看一看……”我突来好奇,微微究竟有怎么样的实力,其实更是有一点担心,毕竟今天这里可是汇集了整个国家实力最强的一批人,微微究竟能不能镇得住他们,再不济,还有李苏可以出手帮上一帮。

    李苏看出我的意思,一脸温柔的微笑:“既然如此,那好,就陪老公看一出戏。”

    李苏话音刚落,一道紫色身影直奔蛊婆,快!太快了!看速度,甚至不逊于李苏太多。

    蛊婆瞳孔猛然一瞪,似乎也是早就准备,一把白色的骨笛祭出,砰地一声挡住微微近身一招,双脚一踩,身形猛动,一个腾身,退出了数十米之外,随后三道绿色的瘴气猛然从骨笛中喷出,在空气中划过,直接砸向了手持长剑的微微。

    “不愧为蛊婆……”李苏轻喃,既然李苏都这么说,看来这瘴气非同凡响,我不禁替微微捏了一把汗,不过看到李苏仍然面色轻松,便稍微安心下来。

    只见微微也不闪躲,快速祭出三道黑色鬼符,手诀翻动,三道黑色鬼气与三道绿色瘴气迎面而撞,随后如同棉花一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微微的鬼气便将瘴气吞噬,而且速度不减,直奔蛊婆而去。

    蛊婆脸色一变,自己的瘴气居然被吞噬,而且无声无息,不敢托大,双脚如同装了弹簧,一下子高高跃起。

    “蠢货……”李苏叹气,虽然我疑惑,可是很快便明白了李苏所说的蠢货是谁。

    只见蛊婆跃起,虽然躲开了鬼气,脸上却露出了绝望的表情,原来,不知何时,微微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长剑劈下,蛊婆身形两半,鲜血四散而下,如同下雨一般。

    就在我以为蛊婆这么轻易的被杀死,微微却一脸玩味的盯着落在地上,被劈成两半的蛊婆的尸体,白衣已经被鲜血浸的鲜红,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其中的一半尸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眼看一个完整的人形出现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