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鬼王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喝醉的鬼王
    “降头术!”听到这三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只感觉全身的毛孔都炸了起来一般,一股冰冷的电流从脚底升起,如同扫描一般,扫过全身。

    “你怎么了?”李苏看到我愣在原地,这才似乎想起来什么,也停下脚步,一脸小心的问到。

    “我感觉,降头术这种东西真的蛮恐怖的,大概我上辈子就是被下降头而死的吧。”我自嘲。

    “……”李苏无言。

    而我也不再想说话,安静的牵着自己的老婆,慢慢在海浪的声音下,漫步在沙滩上。

    随着沙滩到尽头,一片乡镇的水泥公路出现在我们眼前,李苏面无表情的从空间戒指中拎出一双运动鞋,熟练的套在脚上。

    我:“……”

    “怎么了?”李苏一脸正经的抬头。

    “你不是说,行李要托运吗?”我一家懵逼,望了望自己沾满沙子的脚。

    “对啊,可是哪个女的空间戒指里不堆满鞋子包包和衣服呢。”李苏恍然,看了看一脸尴尬的我,噗嗤一声笑出声。

    “哈哈哈,老公,你的空间戒指里都是什么,我要看看!哈哈哈,我的小老公真的是太可爱了。”

    结果表示,泰国乡下的某条小路上,一个高挑的绝色女郎一蹦一跳在前面开心的跑跳,一个一脸生无可恋的男人拖着一双明显小好几个码数的女式拖鞋跟在后面。

    泰国,曼谷,湄公河岸边是游客不息的泰国大皇宫,而在已成为景点日日喧闹的大皇宫不远处,还有一片华丽的宫殿,那便是真正的泰国国王拉玛十三世居住的住处,隐秘在一片并不醒目的树林之内的集拉达宫,只是今天,集拉达宫外多了几层守卫,俨然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要知道,泰国如今是和平时期,王室也一直没什么风雨,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一丝危机的气息呢?

    集拉达宫内,数千名身着袈裟的和尚整齐划一的盘腿打坐在广场之上,统一敲着木鱼,一阵阵喃喃的佛语如同朗诵一般,整齐的回荡在广场之上,

    而在数千名朗诵佛法的和尚中间,一名胡须和眉毛全白的老和尚,身着紫金色袈裟,坐在广场的正中间,旁边数十名同样眉毛和胡须全白高僧模样的和尚围成一个奇怪的阵法,将老和尚保卫在最中间,而如果从高空俯瞰,这几十个和尚围成的阵法,正是一个大大的汉字佛字。

    老和尚嘴唇已经略微有一些干裂,显然正是长久朗诵佛法的结果,而这数千名和尚,坐在广场上,除了阵阵佛音在空气中回荡,更有泰国雨季过后的烈阳,要知道普通人在这样的阳光下根本坚持不了几个小时,更何况还要不间断的朗诵佛法,即使是得道高僧,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而大多数的僧人,后背已经汗湿。

    “陛下,主持和众师兄弟已经同这邪术相抗三天三夜!”一个约模四五十岁的僧人满头是汗,站在一行人间,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唉”一个身着金色长袍的老者站在期间,正是泰国的国王拉玛十三世。拉玛也是满脸愁容,望了望这碧空万里的天空,只能无奈的叹气。

    普通人可能并没有觉得什么,可是略有修为的人便会发现,一个礼拜之前,泰国的太空之中,隐隐散发着一丝鬼气,鬼气伴随着阳光,一点一点如同慢性毒药一般,渗透进人们的皮肤,随即消失不见。

    而在集拉达宫的广场上,伴随着阵阵佛音的回荡,一道道肉眼不可见的金色佛法从一个又一个和尚口中被吐出,升入天空,一些消失在天空中,与阳光下的鬼气冲击相抵消,还有一些则在集拉达宫外形成了一层看不见的保护罩,保护着鬼气并不会落入保护罩内的人身体上。

    “这九黎族的禁术,尸咒,乃是上古秘术,邪恶至极,也不知道被何人催动出来,如今我佛门弟子,以佛法相抗,却只能解燃眉之急,只是,十天,若不能击败施法的咒眼,泰国全境,浩劫!”拉玛十三世旁边另外一位佛门老者,虽然不像自己的师弟那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却也是满脸愁容。

    十天已经过去五天,不知道知云师弟如今进展如何了。

    要知道全泰国真正有佛法的高僧都在皇宫之内了,若没有整个泰国佛门全力抗衡,尸咒在第三天就已经肆虐全国,如今只能寄希望知云尽快找到邪术的咒眼,破坏之了。毕竟,整个泰国佛门,知云算是战力最为强悍的佛人了。

    泰国南部,夜市。灯红酒绿的街道上,一家接着一家的酒吧内各种动感劲爆的音乐下,是无数跟随者dj音乐随心张扬自己的年轻人,这里,舞池没有边界,整个街道,整个小镇就是一个大大的舞池,狂热的音乐,美酒,美金,泰铢,各种穿着的美女,人妖,还有那各个国家,各种肤色的世界游客,都混杂在这长长的街道。

    而在街道的人流上,一个身材壮硕,全身肌肉充满线条感的男人穿着拖鞋短裤,一件黑色的宽松短袖上衣上是一张典型东方人的脸型,而就在这东方男人的身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跟在身后,女子身着着过膝的碎花长裙,长发随意的披在脑后,脸上立体而精致的五官即使在昏暗闪耀不停地灯光下,是吸引着周围男性的目光。

    “老公!我们去找个地方喝一杯吧!”虽然在街道上,可是周围到处都是重金属音乐的夜店,李苏必须伸着脖子凑到我的耳朵边,才能让我听清楚她说的话。

    “又喝?”我走路已经有点飘……从前没有发现李苏看见那些酒也会两眼放光的,刚才那长长的酒单,让侍者不知道是惊讶还是开心。

    要知道,李苏刚才是被我强拉出来的,不然今晚可能就要睡在那个街头的酒吧了。

    “怕什么!跟老娘一起喝!”李苏满面红光,不知道是受了酒精的刺激,还是这周围环境的熏陶。

    显然,李苏有点喝醉了。

    而就在不远处的人群中,一个戴着帽子的壮硕男子,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我和李苏的方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