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鬼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又来送死的
    李苏不想和对方废话,似笑非笑的也不应答,在鬼王眼中,一个小小的道士,虽是紫白道袍,却也不过如同蝼蚁,实在懒得再开口。

    九幽鬼王只是冷冷的望着对方,再看,断魂剑已经出现在手中。

    莫清子终于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随着李苏杀意的越发浓烈,越发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不知何时而出的阵阵冷汗,却已经湿透了自己的道袍,就连额头,也是一阵汗珠,手中的金钱剑也忍不住的颤抖。

    要知道面对鬼王,就算龙虎山掌门张道陵出关,也未必敢说有一战之力,毕竟龙虎山并无修为过千年的大能,之所以能够号令道门,无非中间力量基数强大,再加上龙虎山积极入世,与凡人官方交往最密切,关系最好,再加上有三清的鼎力支持,又以正道自居,其他道门分支多少给些面子。

    因为要想要一对一面对鬼王级,还不落下风,除非三清出手,毕竟鬼王已经是鬼界无解一般的存在,如同三清在道门的地位一般。

    只是,拼个人战力,个人修为,一对一道门没有胜算,可是,如果道门人数量众多,那就不一样了,毕竟道门引以为豪的核心道法无非两种,一是符咒,二是阵法,如是召唤龙虎山数量众多的师兄弟,用龙虎山的秘术阵法,小周天星斗阵,面对鬼王,未必不能诛灭之。

    想到这里,莫清子心中燃起一丝希望。

    “听天音!”金符化作一道流光,飞一般消失在天际。

    李苏红唇一勾,这老道士莫不是老年痴呆了?他能撑得住一秒钟再说吧。李苏自然不会真的留时间等龙虎山帮手来,毕竟道门的阵法,千奇万变,自己也摸不清所有阵法的底细,再说,今晚本就是要来杀鸡儆猴,没必要和一对几千几万的和对方硬钢。

    就在流光消失那最后一瞬,几道身形已经出现在远远的天边,快速向这边飞来,显然正是莫清子的救兵,然而莫清子脸上却没有笑容。因为他能否挺得住救兵到来,自己也没有把握,果然,伴随着身边虚空中气浪的翻滚,风中夹杂着阵阵杀意,莫清子只感觉自己的丹田中如同刮起十二级的台风,且不说根本无法驱动周身的修为,就连身体,被周围气浪卷起的狂风也吹的无法动弹,只能眼看着李苏手中的断魂剑直逼自己的脖颈。

    关键时刻,莫清子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出,稍稍挣脱李苏禁锢,一个翻身险险躲开奔着心窝的断魂剑,左边胳膊却无法躲开,随着自由落体,左边胳膊如同被削泥一般生生削下。

    “啊!”莫清子惨叫,原本咬破舌尖,尽失精血的自己就已经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如今痛失左臂,剧烈的疼痛让他青筋暴露,忍不住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血水混着泪水让整个道袍显得污浊无比。

    “莫伤我师兄!”随着一声凄厉鸢鸣,最先一个同样身着紫白道袍的道人已近不远的夜空中。

    “哼!又来一个,正好,本王今天心情不好,你们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李苏对刚才莫清子居然躲开自己的断魂剑似乎并不意外,更是一番戏谑,也不抬眼看空中,权当没有听见刚才那声鸢的叫声。

    而我却只觉得那鸟叫声就如同什么超声波一般,直钻入耳朵,心神一荡,只觉得胃中翻江倒海,差点没有扶好,跌下楼顶。

    李苏见状,秀眉一皱,如葱的手指信手一挥,一个透着淡淡黑色鬼气的保护罩直奔我而来,将我罩住。

    趁着李苏分神护住我的时机,莫清子再次启动秘术,也不管其他,手中沾着自己鲜血的金钱剑一声“嗡嗡”的声音,黯然失色,随即破碎成一堆金色的渣滓,然而就在渣滓中,一道金光飞出,形成一个金色的保护罩,护在莫清子周身。

    金钱剑碎,莫清子一连两次启动秘法护身,终于油尽灯枯,身体如同干枯的老树,头发与胡须瞬间变得惨白,面如金纸,仿佛苍老了几百岁一般,再无一开始的神采。

    “哼!雕虫小技!”李苏那原本酒红色的指甲瞬间张长,化为鬼爪,直拍莫清子面门。

    “天乾护我!降三世明王!”莫清子无比忌惮鬼爪的威力,不顾身体极限,又是一道金符祭出,护在自己身体周围的金光大盛,如同一个小小的太阳,将黑夜照成白昼,刺的我睁不开眼。

    “轰!”鬼爪拍在金光之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天崩地裂,只是一声低沉的闷响,随即金光如同海水被吸进漩涡一般,消失在空气中。

    而李苏的鬼爪,已经捏住莫清子的头顶,只见莫清子一脸悲怆,自己面对鬼王,连祭三道本命秘法,却在鬼王手下过不了两招。

    “噗!”什么碎裂的声音。

    李苏收回鬼爪,用莫清子已满是裂纹的拂尘擦了擦手,看也不看脚下,随即抬起长腿,迈过尸体,居高临下,站在两个男女鬼将的身前。

    “自回九幽,令黑鳞与浅尘速来人间。”

    “遵王命!”

    李苏刚说完,身后一个身影刚刚落下,正是那骑着鸢的道人,那道人看着失去一只胳膊的莫清子尸体,睚眦欲裂。

    “誓杀汝!”

    “又来一个送死的?”李苏转身用眼角撇了一眼,轻叹一口气。

    这个骑鸢的道士虽说也是紫白道袍,身体灵气修为却远远不及刚才的莫清子,此刻不过气血上涌,脑海中只有愤怒,不管其他,单手捏诀,一道紫色符咒出现在身前,淡淡的紫色萦绕。

    紫符是道门常用符咒的最高级符咒了,仅次金符,紫符之下还有黄符一种。驱动金符,相当于秘法,相当损伤身体,因此寻常道人,不到油尽灯枯的最后时刻,不会轻易催动金符,如今这个骑鸢的道人,祭出紫符,已是全力一击。

    “天雷护我!荡鬼除魔!”一道炸雷响起,紫符飞向李苏。

    “哼!”李苏不也不管其他,不退反进,单手一巴掌拍飞紫符。

    “这?!”自己的紫符被一巴掌拍飞,不等道人张大嘴巴吃惊,眼前突然出现一只黑色的尖头细高跟鞋。

    “嘭!”李苏的高跟鞋准确命中道人的鼻梁,一阵鲜血飞溅,道人被踢进了墙里,转眼就没有了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