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鬼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鬼王归来
    当我被摘掉头套后,一道强光照射着我睁不开眼睛,显然有人用着极高瓦数的灯直射着我的眼睛,这让我颇为恼火,还没有反应是什么情况,随即听到金属滑动的声音,强光消失,这才勉强看清楚了自己身处的位置。

    审讯室。

    坐在我身前桌子后面的是一个凤眼剑眉的短发女人,英气逼人,颇有一些英姿飒爽的感觉,而那双丹凤眼中透露出的如鹰审视猎物一般的眼神让我不禁后背冒出一丝冷汗,此刻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精干的女人。

    女人背后还有两个膀大腰粗的大汉,即使经过这么多天的锻炼,我的身材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可是很显然,这两个大汉中的任意一个,光看体格,都可以很轻松的单手将我撂倒,看到这里,我不禁暗暗吞了吞口水。

    “姓名?”

    “张嘉文。”

    “性别?”

    “男。”

    “职业?”

    “赋闲在家。”

    “你为什么杀人?”

    “哈?”虽然一直都明白,眼前的短发女人终究会问到这个问题,可是我表面上还是装作露出惊叹的表情,心中却平静如水,因为我很清楚那七个龙虎山道士死亡的真相,其中有四个都是被浅尘召唤出的鬼武士秒杀。

    然后我的表现显然逃不过这样一个久经沙场的女人的眼睛。

    “你在说谎,我实在不想戳穿你那拙劣的演技,你的内心明明了然清楚,却装出疑问的样子,老实交代吧,你的杀人动机是什么?”短发女人看穿我的表演,而这似乎更加让她确定了一开始的结论,那四个道士都是我杀死的。

    “老实交代!”女人猛然拍了一下桌子,提高了声调,着实吓了我一跳,而我惊吓的动作,当然也逃不过女人的双眼,对方不禁眼睛一眯,似乎发现了什么破绽一般,死死盯着我,又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能说,那些都是被鬼杀掉的吗?”此刻的我有一些语无伦次,不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明明简单明白的事情,此刻的我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脑海中同时也浮现出浅尘召唤出的鬼武士挥刀秒杀四个道人的场景,而我明白,这样的解释,显然不会得到眼前这个一看就是坚定唯物主义者的认同。

    “少废话!你觉得,我会信吗?”随着金属滑动声音,女人再次将射灯照在我的脸上,逼迫我难受的闭上了双眼。

    “非要给你点苦头尝尝是嘛?”短发女人一脸怒容,随即朝身边两个大汉使了一个眼色,两个男人心领神会,开始冷漠的向我逐渐靠近,而我明白,接下来迎接我的恐怕便是上的痛苦了。

    审讯室外的,一阵轰鸣,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速度不减,一个漂亮的甩尾飘逸,稳稳停在不远处的车位中。车门打开,一双金色的尖头细高跟鞋踩出,逆天白皙的长腿上,黑色的紧身一步裙包裹住婀娜火爆的身材,及腰的栗色大波浪长发,金色的眼影下如秋水的眸子被遮在一副巨大的蛤蟆墨镜下,淡淡玫瑰花香水的味道,女人红唇微起:“请问你们负责人在哪里?”

    审讯室内,电话声响,短发女人一脸严肃的望了我一眼,示意正在向我靠近的两个大汉停下,恭敬的接起电话,而在电话中一阵模糊不清的说话声后,随即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不禁开口喊道:“那可是八条人命!”

    八条人命?可是我记得明明只有龙虎山七道士的尸体,哪里来的第八条人命?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在酒吧中,浅尘开口说的那句提醒,想必是她早已经发现阿飞在酒吧中提前杀死了一个人,食用陌生人的心脏,这才激将法让龙虎山七道士去送命的。

    短发女人似乎受到了什么强硬的命令,一脸的不服气,却仍然很职业的回答了“是!”似乎是接受了电话那端的命令。放下电话后,女人五味陈杂,一个人静静盯着黑色的墙壁发呆,而此刻她旁边两个大汉则摸不着头脑一般,一脸局促,却又不敢打扰短发女人思考的样子,只能安静的站在一边,等候命令。女人思考了良久,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冷冷望了我一眼重重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你可以走了。”

    之前我就明白,肯定会有人来救我出去,心中一直在暗暗猜测,想必就是浅尘他们。而当我走出大门的时候,远远闻到那淡淡玫瑰花香水的味道,突然心中狂喜,这是朝思暮想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水味道!

    “老婆!”当我看到身材曼妙踩着金色高跟鞋的李苏站在大厅等我的时候,激动的快要说不出来话,愣愣的站在原地。

    “傻站在那干嘛,呆子!”李苏看到我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禁温柔的提醒道,同时脸上露出如同春风一般的笑容,惹得周围几个值班的男人同样都看呆了。

    此刻我才注意到,李苏身后站在七叔和另一个高个子用帽子遮住脸的黑衣男子,想必就是黑鳞在人间的装扮,两人则恭敬的站在李苏的身后。

    “老公,开车!”李苏挽着我的胳膊,亲昵地走出审讯室,来到停车位,一脸撒娇的说道。而我则享受着李苏饱满的峰峦在我胳膊上有意无意的蹭着,听到李苏这样说,乖乖接过钥匙,坐在驾驶座,而李苏则顺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至于七叔和黑鳞,则上了另外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跟在我和李苏身后。

    “苏苏,你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李苏坐在车内,并没有说话,而是一直含情脉脉的望着我的侧脸,而我则忍不住先提问我心中最关心的问题。

    “一个电话就好了啊,九阴拍卖行在花城还算有一些势力的。”李苏轻笑,而我眼见李苏并没有继续回答的意思,也不勉强,随即开口继续问道:“冥界之门的事查清楚了?”

    “嗯,不用担心,只是一个神秘人救走了老杨,想要借老杨的手来对付你。”听到这里,我一阵冷汗,要知道,老杨败在黑鳞的手下,最后时刻,浅尘却出人意料的让黑鳞停手。

    “那老杨现在?”我忍不住问。

    李苏则一脸阴霾,说道:“老杨现在是地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