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鬼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你就那么想进九幽宫?
    浅尘见我似乎也没有太担心的感觉,一脸心思落空的不满样子,撇了撇嘴还是耐心跟我解释道:“他身体是人类身体,可是身上阴煞之气太过浓郁,以至于天道、人道、鬼道皆所不容,虽然没有僵尸那种不死不灭的本领,倒也独树一帜。”

    独树一帜?我疑惑的看向浅尘,并不明白她说的这个词的意思。

    “三界六道,仙人鬼妖,却不仅仅只有这些,无时无刻不在出现着一些并未所知的力量,也在无时无刻不在消失着一些未曾露面的力量,就像人类科技对于自然的了解,无穷无尽,没有极限。”浅尘看着我疑惑的眼神,偷偷翻了一个白眼,叹了一口气,盯着不远处的战局,继续解释道。

    “所以这个半人半鬼的家伙,其实可以理解为另类?”我开口问道。

    “总算还有些智商。”

    “……”这浅尘和李苏真的是主仆关系嘛,我一阵脸黑。

    来不及做过多的思考,我只觉得不远处的空气急剧的波动,显然,终于有一方动手了。

    六道残影闪动,六把闪着寒光的长剑出鞘,转眼便形成一种诡异的阵法,眼见精瘦男子并未做出反应,西装男子嘴角冷笑,鹰眼一眯,踩着各种诡异的步法,在精瘦男子身边不远处不断闪躲,明眼人都可以很清晰的看出,西装男子一定是这阵法的指挥者。

    此刻精瘦男却仿佛处于一种冥想的状态,对于四散在自己身边的一道道剑气似乎无动于衷。

    “收!”西装男一声令下,四把利剑从四个方向,如同合缝的天罗地网,带着阵阵剑气,快速向中间聚拢,而剑气所指的方向,正是精瘦男子的位置。

    另外一个手持长剑的瘦小男子,则飞速的围绕的阵法外侧踏出步法,一双冒着精光的小眼睛死死盯着阵法中的猎物,只要猎物稍稍露出破绽,便可以在最出其不意的时刻发出致命一击。

    看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四人合击,即使可以抵挡,难免分心,一旦分心,便是那第五个道人的一击必杀,再加上最后出手的西装男,和灯泡道长原来扮演的角色,三重必杀,龙虎山七道士的阵法当真处处杀机。

    “噹噹噹……”四道银光一闪,只见精瘦男子刚才微闭的双眼猛然瞪大,眼中一道寒光闪过。四把飞刀迎着四个道士而去。

    “呵!”四个道士眼见飞刀袭来,只觉迎面而来的杀气,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实力远超自己,只能变化身法,变攻为守,勉强招架,这样一来,顿时阵型大乱。

    唉,看来这龙虎山道士功夫并未到家,如今碰见了强大的敌手,看来凶多吉少,我心中突然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不禁为龙虎山的道士担心起来。

    “王夫为那群臭道士担心?”浅尘在一旁戏谑,“王夫要知道,宫主可是鬼界鬼王,人鬼不两立。”

    “我自然知道,我一定不会做对不起自己妻子的事情,不过,我是我,不要因为我和鬼王相爱,便将我和鬼界的立场绑定在一起。”我心中突然有些波动,脱口而出,心中略微不快,成为附属,会让我心中极为不乐意,哪怕是自己心爱的女人,随即正色说道。

    浅尘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只是开口朝着六个道士喊到:“诸位并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早点收手,不然各位丢了龙虎山名声事小,连性命也丢了就得不偿失了。”

    我一个趔趄,望见浅尘樱唇微勾,这激将法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再看战局,四个道士将将躲开精瘦男子的飞刀,然而阵法已乱,精瘦男子趁机脚尖一点,身形如同一片落叶,飘飘然便远远躲开几人的威胁,站在大厅的一角,不等呼吸的时间,冷眼一横,眉微皱,脚未落地,又是数十把飞刀飞来。

    “噗噗噗……”剑与飞刀的撞击声中,夹杂着金属扎入身体的声音。

    “咳咚”又一个全身是血的道人直挺挺摔在地上,挣扎了一下,便没有了呼吸。

    西装男眼见阵法被破,且又被杀了一个道门兄弟,心中发怒,再加上浅尘在旁边不瘟不火的风凉话,怒不可遏,也不管其他,拔剑飞身,就与精瘦男子战在一起。

    精瘦男却只是躲闪防守,并不出手还击,即使如此,功法招式仍然如行龙游水,游刃有余,此刻终于看出来了,两人的实力并不在一个档次,哪怕是龙虎山七道士一起上,也不见得占的了便宜。

    “这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啊。”我小声嘟囔,却听到精瘦男子开口说话的声音。

    “不知若取了这龙虎山道士的狗头献上,九幽宫能否容在下栖身。”精瘦男子声音沉稳有力,可见他使出的功力恐怕不过五成。

    “那便要看你的实力了,九幽宫向来不收容弱者。”浅尘并没有料想到对方居然看出了自己来自九幽宫,不由微微正色,粉唇微启,开口说道。

    九幽宫?龙虎山的道士此刻才终于明白浅尘的身份,也不管得上双方修为的差距,热血翻涌,剩下的几个道士拔剑就朝浅尘刺来,然而此刻的情景,毫无疑问,他们是最弱的一方,此刻公然残阵挑战浅尘这个鬼仙,九幽鬼王的侍女,无疑以卵击石。

    “哼!不知死活!”浅尘身形站定,秀眉微皱,几道鬼气四散开来,直奔迎面而来的道士,鬼气在虚空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幻化成五个蒙面的黑衣武士。鬼武士刚刚与拔剑而来的龙虎山道士交手,便听到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即四颗人头带着浓厚的血腥味在空中划出抛物线,伴随着砸中地板的声音,四散的摔在地上。

    强者对弱者的出手,即是秒杀。

    此刻,精瘦男子也已经结束了战斗,一脸轻松的歪了歪头,手中提着西装男的头颅,站在不远处,望着浅尘。

    而身首异处的西装男子,血淋淋的头颅上,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显然临死之前,遭受到的攻击远超出自己的预料。

    “那么,我可以进九幽宫吗?”

    “你就那么想进九幽宫?”

    “那是我最好的归宿,至少目前来看,是的。”精瘦男子一脸无所谓的将西装男头颅扔到一边,走到西装男的尸体旁,手中幻化出一把手术刀。

    一扎,一划,一颗已经停止跳动的滴血心脏被挖出。

    张口,若无其事的放入嘴中,“咕噜!”

    我瞪大双眼,眼前出现的景象远远超出我的认知,一个人类,就这样将一颗心脏,伴着鲜血,整个吞下。

    似乎将心脏咽下,对他来说有一些困难,精瘦男子站起身来,拍了拍胸口,一脸被噎住的难受表情。

    随着他跳了几下,脸上终于又恢复到刚才正常的表情,显然,噎住他的东西,已经顺利被吞了下去。整个过程,就如同平常人偶尔吃饭被噎住一般正常。

    “原来你就是这样,难怪你身上的鬼气如此浓厚,你这个癖好还真是有意思。”浅尘并没有在意,抱着胳膊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