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鬼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半人半鬼
    “慢着,道友既然认得我等兄弟,不知道友师从何处?”西装男这才反应过来,往前轻迈一步,半挡住我和浅尘的路,却谨慎而恭谨的问道,脸上全然没有了刚才猥琐的目光。

    “我的身份?你们还不够资格,怕就算是你师傅辈过来,也不见得敢问我的来历,你们还是抓紧去除鬼卫道吧,你这说话间,这酒吧可又死了一个人。”浅尘也不介意,站定身姿,如藕一般的玉臂抱在胸前,也不管对方中几个人疑惑的目光,无所顾忌的淡然说道。

    “好大口气!辱我师兄!”篮球服听闻大喝一声,青筋暴起,挥拳就要冲上来,却被西装男抬手阻拦住,此时西装男脸色明显也不好,不过他懂的,浅尘既然可以一眼看出几人的身份,身份绝不简单,不自觉心中也有了几分忌惮。

    日后经过李苏的解释我才明白,人间道门分为三清,太上老君门下太清宗,主要在鹤鸣山,灵宝天尊门下上清宗,主要在峨眉山,元始天尊门下玉清宗,主要在昆仑山,三人早已成仙,且都有着仙帝的修为,实力对比鬼王只强不弱,而太上老君的弟子之一名叫张道陵,人称张天师,在龙虎山创建太清宗下的正一道,正一道也是人间道教的大门派,除魔卫道总是冲在最前面,因此在人间卫道士中,龙虎山天一道威望极高,众多道门高手也以加入龙虎山为荣,故而久而久之,龙虎山成为人间道门的主力。

    酒吧内,眼见篮球服暴怒,就要上手,却被西装男子阻拦住,浅尘也不介意,嘴角微勾,依旧不急不慢却提高了声调说道:“龙虎山弟子也不过如此,打架不敢打架,卫道不敢卫道,不知太上老君在那蜀山之中,知道自己的门下弟子如此不成器,作何感想。”

    听到这里我心中大汗,浅尘这是裸的挑衅啊,这丫头该不会真的想在这里打一架吧,虽然我知道鬼界同人间卫道士从来都是水火不容,不过这里毕竟是人间,想到这里,我轻轻拉了拉浅尘的胳膊,却被她一个白眼反瞪回来。

    “道友说我龙虎山弟子不敢除鬼卫道,此番言论怕也是要辱没道友师门吧,人间正道众所周知,龙虎山弟子以除鬼卫道为本份,道鬼不两立,道友却在此处说我龙虎山弟子不敢除鬼,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此时七人中又有一肌肉发达的肌肉男站了出来,全身的肌肉在衬衫中棱角分明,没有头发的光头在霓虹灯下不时反射着光芒,如同一个灯泡,而这肌肉发达的外表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闪烁着精亮的光芒。

    “这位道长说话也还算硬气,小女子浅尘,不知道长可否告知道名?”浅尘露出笑脸。

    “贫道稽首,见过浅尘姑娘,贫道灯一,道友戏称贫道为灯泡,再加上贫道俗家张姓,姑娘可称呼在下张灯泡。”“灯泡道长,除鬼卫道,却当真感受不到这酒吧二层转角处的鬼气?”浅尘美眸微眯,一道杀气隐现。听到这里,我也不自觉抬眼望去,正好看到一个穿着灰色衬衫的精瘦少年正蹲在楼梯的转角偷偷望着我们,眼见我的目光,少年转身就跑。“哪里跑!”我只听见身前有人一声爆呵,一阵风朝我掀过来,随即一个人影闪过,正是张灯泡,灯泡道长此刻似乎也看出了少年的不对劲,一个腾身,便上到楼梯,转眼已到少年的背后。

    “半人半鬼?孽畜!收了你!”楼梯上灯泡道长又是一声轻呵,欺身上前,拳头已到少年的面门。少年脚下生风,往后狂退,胳膊微微抖动,似乎有几分力道在衬衫的长袖中波动。

    好快的速度!我心中惊叹,而我此刻却只注意到道人,因为这道人的功法,似乎在哪里见过,等我再细看眼前景象,这龙虎山的灯泡道长张灯泡,怕也是炼体的身法,那一瞬间的爆发力我曾经看见过七叔演示,虽未至七叔的火候,但是实力着实已经不弱。

    同一时间只听“嗡”的一声,几十道寒光从精瘦少年的袖口射出,道道直奔灯泡道长要害之处。我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感觉一道破空的感觉从身旁擦过,如同利箭划破空气的感觉,接着听见“叮叮叮”几道声音,七八把明晃晃如同手术刀一般大小的飞刀横七竖八扎在楼梯不远处我身后的墙上,显然是射偏了。

    而刚才一声爆呵的灯泡道长此刻却没有了声音,仔细一看,灯泡道长浑身上下扎满了数十把飞刀,如同筛子一样,直挺挺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伴随着了无生气的大滩鲜血,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这?”我此刻完全懵了,死了?灯泡道长张灯泡死了?却心中又有一丝庆幸,幸亏刚才那些飞刀没有射向我,要不然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哼,自己没有瓷器活儿,非要揽这金刚钻。”浅尘倒是没有太多介意,毕竟按照她鬼仙的修为,怕早已经看破那精瘦男子和灯泡道长之间修为的差距,却没有提醒,而是用激将法引那几个道人出手,我心中一阵冷汗,这丫头的腹黑程度怕是超出我的想象。

    此刻酒吧内的人群伴随着阵阵尖叫,骚动与混乱的人潮疯了一样往出口涌去,阵阵踩踏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而混乱与惨叫的画面中,几个人却如同逆流中的勇者,毫无顾忌,站定死死望着楼梯上那个同样冷漠望着下方的精瘦男子,两个阵营如同遭遇战一般,龙虎山的道士第一阵大意轻敌,灯泡道长被万剑穿心,此刻双方都对对方有所忌惮,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似乎冥冥之中两股气势势均力敌,只等有一方露出破绽。

    在不远处的拐角,浅尘拉着我避开人群,一脸津津有味的望着剩下的龙虎山六道士同那个神秘的精瘦少年之间的对决,还不时洋洋得意的解释:“王夫可知,这男子半人半鬼,是何来历?”望着双方的对峙,浅尘轻轻挑眉问道。

    “不知道,不过好像很厉害。”浅尘胸有成竹的样子,我明白,眼前这个被称为半人半鬼的精瘦男子应当不是浅尘对手,只是目前情况,浅尘并没有出手的必要,毕竟对于鬼界来说,并不存在什么替天行道的正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