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变身之星虫崛起 > 正文卷 第135章 筛选暂停
    由冰原领主所率领的第二批候选者还算比较争气,绝大多数都非常顺利地通过了东方领主的突击审查,即便是其中一些比较差的最后也还是有惊无险地跟上了冰原领主的脚步;不过凡事最怕的就是相互比较,第三批以及最后一批候选者的成绩就相当让东方领主不忍直视了!明明经过第一轮淘汰之后还应该剩下一千名候选者才对,可随着东方领主这一突击审查下来同时具备实力、勇气以及决心的候选者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哪怕加上第一批中的那一百名左右的候选者最终留下来的也不过堪堪将近五百之数,而且这不足五百名的候选者之中还存在着不少的轻、重伤员。

    “居然会淘汰掉这么多名候选者……哼,看来咱们翁尔虫族果然有些倦怠过头了呢!”东方领主虽然嘴上冷笑着但事实上她的心中正在不断地滴着血,翁尔虫族未来的女王陛下就要从这不到四百名候选者之中选出来,这与她和南方领主早先商定好的计划相差得实在是太大了,这样的候选者数量应出现在第三轮或者第四轮筛选之后才对。

    “别这么严格嘛,能够留在这里的候选者可都是相当具有潜力呢,不过其中一些恐怕需要进行恢复治疗才行。”话毕便有成百上千条看起来滑腻腻的触手从南方领主的背后钻了出来,而这些触手的目标正是南方领主身前的这四百余名候选者。

    “等等!这……这是要做什么?我可没有受伤啊!”一名身上没有半点伤痕的翁尔虫族拼命地挣扎着,可是她根本就无法挣脱那些缠在她身上的触手。

    同一时间旁边的一名浑身血污的候选者紧咬着嘴角道:“难道说第二轮筛选已经开始了吗?可恶,要不是之前被那些卑鄙的家伙暗算了我的话我一定能够坚持到最后的!”

    “我跳!我跳!我……哎呀!”一名浑身长满斑点的翁尔虫族企图利用她那灵活的身手躲过触手们的捕捉,但她却因为脚下突然打滑而被两条出手紧紧地勒住了躯干和颈部,别说继续跳跃了,就连想要落回到地面都成了一种奢望,因为所有的候选者都正在被拖向南方领主那张开的大嘴中。

    “喂!你想要做什么?同时对这么多候选者进行恢复治疗会严重影响解析工作的。”『无线电』里东方领主不解地问道,但她在问话的过程中并没有出手阻止南方领主的这种行为。

    对于东方领主所提出的问题南方领主早就想好了答案,所以解释起来也并不怎么困难;不足五百名的候选者之中有一多半是轻、重伤员,如果直接开始第二轮筛选的话对于这些轻、重伤员可是相当不公平的,可如果只对这些轻、重伤员进行恢复治疗就会对那些没有受伤的候选者有显得有些不公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对所有的候选者都进行恢复治疗,而这样做也就没有谁会对她们仲裁者的公平性产生质疑了,只不过南方领主选择这么做其实还有存着一些她自己的小心思。

    “解析进度完全不必担心,我会优先将资源倾分配给六六殿下那边的,候选者们的康复治疗会在解析工作完成之后结束。”南方领主这最后一句话彻底将其背负的锅给甩了出去,将候选者们的康复时间刻意延长至解析工作结束,而其所给出的理由也非常的叫人难以反驳;同时对将近五百名翁尔虫族进行恢复治疗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庞杂的工作了,因此导致的治疗效率下降无论是谁也说不出来什么,只不过正所谓世事无绝对,南方领主哪怕是身为仲裁者也不可能做到算无遗策、毫无破绽,例如还有这么几位候选者非常的强大,以至于南方领主的触手根本就奈何不了她们。

    “这些触手真是烦人,好想把它们全都斩断啊!”西方小领主不断地在半空之中左突右闪,而紧追在她身后的那些触手却总是抓不到她,甚至连一点边都摸不到。

    这时旁边的南方沼泽领主一个闪身来到了西方小领主的跟前道:“别那么做,你难道没有看到那些都是仲裁者大人的触手吗?”

    唰唰唰!“有什么不能做的?”南方沼泽领主的话音刚落便惨遭打脸,距离她们稍远一些的西方领主毫不客气地将那些想要绑住她的触手尽数斩落了下来,甚至其中一条触手还是被西方领主亲口咬断的。

    啪!啪!啪!南方沼泽领主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另一边的冰原领主也做出了选择,而且还是与西方领主同样的选择,不过冰原领主可不仅仅是将那些缠在她身上的触手逐一扯断,她甚至还将那些被她扯下来的触手塞进了嘴巴里大嚼起来道:“很有弹性呢,而且精华的含量非常的高。”

    “快住手!那可是仲裁者大人的触手……哎呀!”南方沼泽领主刚想继续劝说冰原领主几句便被一条触手偷偷地缠住了脚腕,以至于收势不及的南方沼泽领主不得不以一种非常难看的姿势摔了个大马趴。

    哗啦!哗啦!跌倒在地的南方藻泽领主就如同其他的候选者那样被触手在地上拖行了一路,不过南方沼泽领主并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性格,否则她早就跟其他的候选者一样被触手给拖进南方领主的大嘴里了。在‘温和’的反抗方式无果之后南方沼泽领主就如同西方领主她们预料中的那样采取了‘粗暴’的反抗方式,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南方领主又接连损失了数条灵活的触手。

    “嘿嘿!刚刚还在劝我们,你现在不也是将仲裁者的触手给扯断了吗?啊哈哈哈哈!”身形娇小的西方领主肆无忌惮地狂笑着,而在这期间那些试图偷偷缠住她的触手无一例外全都凭空爆裂了开来,乍看之下就仿佛是突然爆开的气球一般,而且那些本该掉落在地上的触手残片却不知为何迅速地腐朽并最终化为了灰烬。

    不过就在西方领主狂笑不已的时候一个非常突兀的声音却在她的身后响起道:“你还是这么容易被情绪控制啊,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