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遥远的南边 > 第四卷 南岛环游 第149章 绿石弥勒吊坠
    出去转了半个来月,几人也没了再往外跑的心思,不过相比其他人的惬意,袁毅却是没得休息,手头是还有好几个雕刻业务要忙,虽然人家没对时间有所要求,但将心比心的去想,总归是越早拿到越好。

    袁毅理了理顺序,首先是盖瑞要送给妻子的弥勒佛吊坠,这可是要拿来作为求婚礼物的,关系到人家的终身大事,必须得放在第一位考虑。

    然后就是以杰夫的塞蒙雕的摆件,虽然接单顺序是排在最后,但霍基蒂卡劳伦斯那边可是长期合作,需要雕刻的玉器也不是一件两件,自然得放到最后。

    手头没有翡翠料子,袁毅只能用绿石做雕刻材料,虽然比不上翡翠的名贵,但好在这边人都认可绿色,用做求婚礼物倒也拿得出手,至于以后能弄到翡翠原石,袁毅倒也不介意再帮他们重新雕过一件。

    楼下的回廊上被袁毅临时搭建出了一个工作台,实际上就是搞了个不锈钢的水槽。原本他是打算去超市买了个来,谁知道在专门堆放丢弃物的地方翻了翻,还真被他找到了一个。拿回来擦拭检查后绝对还不错,配了条排水管架在个长条桌上一切搞定。

    工作台上方再倒吊了一只空油瓶,用打吊针的管子引流下来滴滴水流。别看这玩意有点土还low,但作为雕刻这可是必须的设备,刀具、磨具在电动手柄的带动下对玉石进行切割打磨,那瞬间产生的热量非常之高,没有时刻的水滴下来降温,估计没几分钟那磨头就直接报销了。

    雕刻工具并不复杂,电机、手柄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磨头就是一套称手的工具,正好这次刘云过来,袁毅委托她把自己留在家里的那些设备都带了过来,再加上淘宝买的磨头,保守估计能用个一年半载了,就是打磨抛光设备太大了些,只能等待两、三个月后运达了。

    一年多没摸雕刻工具,袁毅特意找了块边角料试了试手,还行,虽然不像以前那般对着料子就动手的熟络,但随着雕刻磨头在石料上的滑动,那久违的熟悉感再次传来。

    适应好了就赶紧开工,袁毅用黑色记号笔在一块大小适合的绿色上开始勾勒。这弥勒佛讲究的就是喜气,再者就是要一眼看着就慈眉善目,弥勒佛雕的好不好,完全就靠这脸上的功夫。

    线稿勾完,这一步得尽量准确,人物造型可不像花鸟虫鱼那般的随意,三庭五眼什么的必须要严格遵循。接着就是用压铊磨头将外轮廓的多余料子去掉,在这一步骤得时刻谨记多留余料,一步到位是绝对不提倡的,要知道雕刻做的就是减法,一不小心多磨掉了些则是面临无法弥补的遗憾!

    雕出大致的弥勒佛造型后就是用枣核磨头把脸部磨成椭圆形,以便接下来开脸,另外要把画面层次和空间感分出来,等做完这步后整块石料上肯定是面目全非,原先勾画的线稿早已看不清楚,必须再一次勾画轮廓,要画的更具体更细致。

    接着还是用枣核磨头沿着勾勒的线条大胆刻画,以刀代笔,保持快、准、狠的手速使线条流畅,刀法自然。等整个脸型出来后再接着交代一下层次和周边元素即可。

    接下来就是最为重要的修光开脸了,弥勒佛的神韵、寓意全集中在开脸上,在形意的刻画上要尽量体现弥勒佛的慈悲、忍辱、宽容、乐观的精神,形体尽量圆润饱满。

    这里用的是圆球磨头,首先开出眉弓、眼脸、鼻子等五官,再强调一下面部层次,这就把笑容提出了。然后用三角尖针磨头将五官细节刻画出来,整个作品关键就在于精雕刻五官。

    “尖针开眼要想笑眼角翘。”

    袁毅嘴里念念叨叨着,手下动作却是丝毫不停,很快弥勒佛的双眼皮被刻出。然后是再一次的精修:鼻翼、鼻孔、嘴皮、嘴角,牙齿,舌头,耳朵待这些部位精修得差不多后,再整体修饰一下就基本可以收工了。

    这块石料是袁毅特意挑出来的,造型饱满不说,色泽上绿中带黄却又泾渭分明。

    整体头脸部分为纯绿色泽,不带丝毫杂点。而下半部分则是绿中夹杂着大量黄斑,被袁毅雕刻处理为弥勒佛的衣物,活脱脱一件洒满金粉的法袍袈裟。

    最让人叫绝的是左侧下边的那一大团黄斑,被袁毅安排为弥勒佛掌心所托的宝珠,端的是金光闪闪、福气坨坨。再看一眼弥勒佛那喜笑眉开的模样,绝对是一看就从心底里泛出喜气。

    最后是打磨抛光及调整阶段,虽然说抛光机还远在北半球,但为了给雕刻作品有一定的光滑度和饱满度,袁毅打算用全手工抛光的方式来加工。

    相比机器抛光只要将雕刻好的物件放进抛光桶,让它们和抛光剂一起震上两三天的便捷,手工抛光可以说是最为考验耐性的一道工序。

    袁毅按照砂纸的目数分几步开始打磨。先是用320目的水砂纸,裁剪成两厘米的条状夹在夹杆上成卷,这样就可以使用电动手柄进行抛光,也算是手工抛光里面唯一借用到机器之处。

    一般来说,第一遍的粗抛就能把物件的棱角给修平整,虽然不可避免的还有些较为明显的划痕,但只要等上了800目的砂纸后,就已经显露出足够的细腻了。

    有了一定细腻度的物件就可以进行精细度上的修饰了,一些隐藏在粗胚里的不到之处也竞相显露,比如嘴角翻起的角度差了些,耳垂圆润度少了些

    好在现在雕刻的是硬度不算太高的绿石,在砂纸卷的摩擦下倒也能有些效果。等1500目、2000目的砂纸依次类推,慢慢打磨后,弥勒佛全身已经显露出了不错的光泽。

    “嗯,还不错。”

    袁毅对这弥勒佛的效果表示认可,虽然没有那犹如玻璃一样的反光度,但如今这样幽幽的光泽不正好合了佛家隐晦、大度的精气神莫。而且随着佩戴时与肌肤的摩挲,待皮肤分泌的油脂慢慢渗透,相信这尊弥勒佛必定会愈加出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