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五章 疑问
    听见袁绍此话,沮授此刻也是再一次感觉到了无力。自田丰入狱以来,身为至交好友的他也是屡次劝谏于袁绍,希望他能放过田丰。毕竟田丰又不是犯了什么大错,他无非就是在劝说袁绍的过程中语气有点激烈罢了。

    但是沮授的每次劝谏得到的永远只是日后再议这个回答,而且因为沮授帮田丰说话的缘故,袁绍连沮授也一起惦记上了。

    若非此次情况紧急,沮授估计袁绍是不会想起还有沮授这么一个人。所以当袁绍采纳了沮授的建议后,沮授也是丝毫不敢相信。

    如今沮授的建议取得很好的效果,他于是便想着利用这次机会来再一次劝谏袁绍,毕竟他也不清楚自己日后还能不能再在袁绍面前说上话。

    但是尽管沮授的想法很好,但是袁绍还是把一盆冷水浇在了沮授的头上。倍感失望的他只是孤零零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连众人议事,他都没有听进去。

    沮授有时也在想,袁绍为何就因为一点事情就把田丰逼到绝境?是因为田丰原先是韩馥手底下的人?事实恐怕不见得这么简单,毕竟同为韩馥手底下的沮授与张郃等人,袁绍对待的还是不错的。

    与沮授不同,这些素来看不惯田丰的众人在刚才听到沮授的话后,众人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他们那时也以为这个处处与自己作对的人又要出现了。

    但是袁绍的话对于沮授来说是冷水,但对于他们来说,这肯定是令人心悦的,少一个与自己作对之人自然是极好的。

    于是众人在接下来的商议过程中,也是讨论的异常激烈,尤其是当袁绍提出由谁断后之后,众人的争吵便达到了一个顶峰。

    由于前几天的效果,众人都认为这次断后根本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也就是说这次任务是一个白捡的功劳,这件事对于这些有着各自支持的人来说可是一定要拿到的。

    此情此景,此刻也都被沮授看在眼里,他也只能长叹一声了。如今危险尚还未完全解除,他们就又因为辅佐自己挑选的公子而争吵起来,让人看着真是唏嘘不已。

    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但是众人却依然没有得出一个定论,袁绍见此,便当下站起来说道:“此番由吾亲自断后!而且此举也可以迷惑曹操,让他误以为吾是故意来此,为得便是引他上当。”

    虽说以这几次的效果来看,断后的危险并不大,但这并不是说他没有危险,众人又怎会让袁绍亲自断后。但是,执拗的袁绍岂是众人说劝便劝,众人终究还是没有打消了袁绍这个想法。

    袁绍并非愚笨之人,他手底下是何情况他也自然十分清楚,众人为何争论,不就是因为自己还没定下人选。

    但是袁绍尽管心里十分清楚,但是他却依然没有赶快决定,反而是一拖再拖,究其原因,袁绍只不过认为现在没有定下便吵得这么凶,若是自己现在定下,岂不是亲自把三人送入火坑,要知道历史上兄弟相残之事不在少数。

    接下来的事情便都如往常一样,浩浩荡荡的袁绍大军直直的便冲向了曹军大营,在曹军抵抗力一会儿之后,高览便命令大军撤退了。

    在撤军的时候,每一支部队都在各自将军的带领下按照之前规划的那样撤退。

    刚开始曹操等人还以为袁绍又是像之前一样回营去了,但随着斥候的打探,袁绍的意图才真正暴露在曹操等人的面前。

    “好一个袁本初啊。”

    曹操站在高处,望着那井然有序的袁军,曹操也不由得感慨几句。

    “主公,我军还追不追?”

    曹操摇摇头,说道:“不追了,不追了,袁绍的军队如此有序,便可证明其是早有准备,而且你看,袁军由袁绍亲自断后,可见其不是胆大就是有着安排,我等追上去万了埋伏怎办?”

    “那我等便眼睁睁的看着袁绍离去吗?”

    “也只能如此了,”曹操笑道,“如今袁绍既退,便如虎入深山,要知道袁绍为了对付我等,可是做了不少事情。今后我等可是要有一场硬仗要打!”

    “如今已经入秋,袁绍此次退去,便有几月的时间可以休整,这对我等来说可是极为不利的。”

    “虽然如此,但我等也是束手无策。我军也与袁绍对抗大半年的时间,将士们也早已乏累,我军也可趁此机会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曹操说道,“接下来,我等便只能看耀邦与张燕等人的了。”

    经过大半个月的行军,张郃率领着队伍也是赶到了张燕所占据的城下。

    “传我命令,全军就地扎营。”

    就在全军扎营的时候,张郃一个人却并非像往常一样前去打探消息,而是一个人找了一个地方,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一路走来,张郃在每个地方也都停留了一会儿,但是他所看见的,却并非是自己在邺城的时候听人说的那样,各地百姓都在安居乐业。

    一路上,张郃见多了因为袁绍强征而失去劳动力的家庭,也见惯了因缺乏劳动力而无人耕种的土地。

    甚至有时在经过一些地方之后,张郃发现竟然有了当了逃兵!这可是张郃万万没有想到的。

    当张郃派人按照登记的名册去寻找时,将士们传回来的却是全家逃亡的消息,问邻居他们逃往何处,竟是没有一人回答,即使有说话的,说的也是自己也想如他们那样离去。

    这件事若是一件两件倒也算了,但是基本上都是这样就令人不得不深思了。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逃兵全家逃亡的发现不是什么深山老林,他们去的地方恰恰就是张郃现在面前的这座城池。即使这些人是为了避免逃兵的处罚而离开,但他们为何偏偏逃向这里。

    百思不得其解的张郃知道,自己干坐在这里是得不到答案的,或许只有自己亲自探查,才能弄清楚自己心里问题的答案。